新时代的大国旧思维与新威胁

王陶陶 王陶陶 2016-07-14

近年来,中美两大国围绕着南海和朝鲜半岛进行着激烈的竞争;美俄两大国在乌克兰、高加索和叙利亚进行着激烈的争夺。实际上,这种旧的对抗思维并不符合新时代的大国利益,也难以应对新时代下的大国新威胁。

本文所要阐述的,便是前所未有的大国新思维。

大国新时代

二战以后,伴随着军事技术的飞跃和全球化经济程度的加深,大国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一方面,核武技术和弹道导弹技术的迅速发展,使得大国间军事达到了相互毁灭的核平衡。这时候,战争往往意味着彼此的彻底毁灭。

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肯尼迪和赫鲁晓夫的手指分别按向毁灭地球的核按钮

从战争的参与者和受害者来看:一次世界大战以前的国与国战争不过是军队与军队之间的战争,普通百姓受到影响甚少;一次世界大战则是全民战争,需要动员民众参战,但后方民众不会成为战争受害者;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杀戮则不再区分前线后方——毕竟,技术的发展使得对敌方普通民众的无差别屠杀成为消灭敌方有生力量的高明手段。比如:

1943年7月,汉堡大轰炸杀死德国平民 6万人;

1945年2月,德累斯顿大轰炸杀死德国平民 2.5万~10万人,失踪30万人;

1945年3月,东京大轰炸杀死日本平民10万人以上;

盟军德累斯顿大轰炸中碳化的德国妇女受害者

盟军轰炸后的日本东京街头

不过,随着核技术的提升,战争对敌后平民的杀戮能力迅速提升。早在1961年,苏俄研发的沙皇氢弹,杀伤半价就已经超过170公里,一次打击即可彻底毁灭一个中型国家或者杀死上千万的平民。因此,核武技术的发展让大国具备了相互毁灭的能力,虽然各国的核武威慑力略有差别,但对一个国家来说,被毁灭一次与被毁灭十次不会有多大不同。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大国的平民(单指有行为负责能力的成年人)和政客,都无法承受大国战争带来的可怕代价,也使得其成为大国战争的坚定反对者。

核武的出现,使得现代大国实际成为军事上不可能战胜的国家

一战爆发时,欧洲各国民众纷纷鼓动国家参战的原因,不是因为民众多么爱国,也不是因为民众多么勇敢,而是民众根据过去的经验,误认为战争只是军队之间的事情,持续时间也很短,不会影响到他们自身的生命和利益,更不会逼迫他们走向战场(1914年,德国民众向开赴战场的军队献花)。

另一方面,苏联解体后,伴随着全球化贸易程度的进一步加深,全球各大国实际上已经成为利益共同体。

对于中国来说,欧美的市场对于其国内的经济和就业至关重要,因为欧美一旦陷入萧条或者混乱,普通中国人就会收入锐减、失业,而中国经济甚至会面临崩溃的风险;对于美国来说,中国的市场对于其国内经济和就业同样重要,中国一旦动荡,普通美国人同样会收入锐减、失业,美国经济也会萧条;欧洲与中国、俄罗斯与中国、中国与日本、俄罗斯与欧洲的关系同样类似。

因此,从自身利益考虑,中国肯定希望日本、美国、欧洲、俄罗斯、东盟平稳发展,美国、俄罗斯、欧洲、日本的自身利益同样与其他大国稳定的息息相关。全球化经济的发展,实际上已经使得各个大国成为了互利共生的利益共同体——任何制造别国混乱和动荡的外交举措本质上都是在伤害自身的国家利益——就像西方愚蠢地发动的“阿拉伯之春”一样。


经济全球化,使得大国对抗成为违背大国自身实际利益的蠢行

所以,大国战争的毁灭性后果与彼此经济全球化的互利共生,使得大国之间的任何战争都沦为不折不扣的自杀,这也从根本上消弭了大国战争的动机。而历史上大国之间惊心动魄的军事对抗,也逐渐从赤裸裸的现实威胁演变为政客忽悠民众选票的政治游戏。


大国新威胁

虽然核武的出现和经济互利使得大国战争成为不可能,更使得传统军事入侵的威胁得以消弭,但是,大国并非高枕无忧,她依然面临着严峻的新威胁。


以苏联为例,尽管苏联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军队,但她依然在1991年无可奈何地崩溃了。实际上,苏联的分崩离析的根源并非因为苏共的垮台,而是苏联人口族群结构的变化。1917年,布尔什维克刚刚夺取俄国统治权的时候,俄罗斯民族的人口占苏联87%以上,但是,布尔什维克出于左翼国际主义反对“大俄罗斯民族主义”(这往往是俄国反布尔什维克的民族主义政治家邓尼金、高尔察克的主张)的目的,不断通过制造加盟共和国实体和新民族的方式分割缩减俄罗斯族的人口,到了1991年,俄罗斯民族的人口已经下降到不足49%。


1988年2月阿塞拜疆的阿斯克兰民族骚乱中被叛乱者奸淫而死的苏联女人——实际上,早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前夕,随着人口结构的迅速变迁,苏联已经丧失了对部分边疆地区的实际控制能力——苏联最终解体不过是俄罗斯族人口崩溃后的必然后果。

从欧美的角度来看,尽管欧洲、美国的边境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拱卫,但依然无法避免新威胁的渗透。

法国的马赛已经成为一座被伊斯兰移民征服的城市,大量法国本地居民大量逃亡——这只是法国一些大城市现实状况的缩影;比利时的莫伦贝克成为移民聚居区后,阿訇和清真寺取代了当地的警察和政府,成为该地区当之无愧的管理者;英国罗瑟勒姆镇早已被宗教移民所支配,征服者甚至可以肆意享用当地的白人少女。类似的情况,在现今的欧洲屡见不鲜。移民凭借宗教组织动员力,通过恫吓和压迫挤走当地土著白人后,建立了文化、种族、宗教、法律甚至语言都完全不同于当地的社区——最终实现对城镇的占领,这实质上无异于入侵——如同西晋崩溃前夕五胡在中原腹地的蕃息、安史之乱前夕河北幽州的胡化、罗马帝国灭亡前蛮族对当地原住民的族群替换、拜占庭帝国安纳托利亚的逐步伊斯兰化,以及苏联大帝国俄罗斯族人口锐减后边疆形势的坍塌。

美国同样类似:无数通过非法渗透进入该国的拉丁裔移民,以惊人的速度在美国境内建立了大量完全不同于美国文化背景的西班牙语社区甚至城市,并彻底改变了当地的族群结构——这种效果与外来文明的征服并无区别;黑人在底特律和巴尔迪摩对当地白人的挤出效应则类似于穆斯林在车臣、科索沃和新疆取得的成功。

俄国外高加索、喀山地区的人口形势同样不能乐观;中国新疆地区的人口结构形势正在迅速滑向不可挽回的深渊,并将危及整个大西北的稳定(自从汉武帝开拓边疆以来,中国文明第一次面临着彻底失去西北的危机)。

《华尔街日报》报纸援引最新一次人口普查的结果称,全美36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370个县非拉丁裔白人人口不到全国总人口的一半。这些地区包括德克萨斯州沃思堡和奥斯汀市、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特市、佐治亚州的萨凡纳市、加利福尼亚州的萨克拉门托市等大型城市。《华尔街日报》消息称:“新一代美国人是美国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一代。”如果55岁以上美国人中有3/4为白人,那么在18至34岁美国人中白人仅占56%,在未成年中甚至低于50%。

2016年3月11日芝加哥反特朗普游行中,拉丁族裔抗议者高举墨西哥国旗并践踏美国国旗,标榜对母国的忠诚和美国的否定。实际上,美国从来就不是主张宽容的"民族大熔炉"。种族灭绝印第安人、公开蓄奴、歧视华人、对天主教极不宽容的美国文明在西方国家之中一直是异类,她本质上是一个对异文明极为严厉国家——直到70年代,第二共产国际的左翼文化从校园影响并征服了美国和西方

回顾历史上那些在横扫外敌超级强国:五胡乱华前的西晋曾经威服四夷、吞并东吴,安史之乱前的盛唐曾经荡平边塞、威震大漠,阿德里安堡战役(从此,罗马蛮族不可控)前的罗马帝国曾经蹂躏了莱茵河,安纳托利亚的伊斯兰化灾难前的拜占庭帝国曾经征服屠戮保加利亚人,解体前的苏联也曾经不可一世。

这些曾经看似无敌的国家,醉心于万国来朝的虚荣时,却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常识:征服土地的本质是征服土地上人民——当西晋、盛唐、罗马、拜占庭、苏联称兵于外、扬威异域的时候,却不知自身的心腹之地正面临着真正的入侵和征服——异文明的移民通过低烈度暴力挤走本文明的民众,将一座村庄或者社区据为己有的时候,实质上就已经完成了对这片土地的征服——这种征服刚开始不见杀戮、不见烽烟,却远比单纯的军事征服来得有效,直到一切为时已晚。

超级大国西晋的灭亡,来源于五胡内迁导致的中原族群结构变迁



超级大国拜占庭帝国的毁灭是源于安纳托利亚族群的伊斯兰化


可惜,自以为是的人类从未在历史中吸取过任何教训。

就像欧洲人和美国人误认为苏联的崩溃是因为苏联不够民主——实际上苏联末期远比斯大林时期民主;如同中国人自认为苏联的崩溃是因为苏联抛弃了布尔什维克——实际上沙俄时期的俄国统一远比苏联稳固。

幸运的后死者为了自己的意识形态,肆意曲解历史的残酷。殊不知,真正的残酷只是尚未到来,没有人能够幸免。

达拉斯的黑人狙击警察事件,本质上是美国族群矛盾激化的结果,而“blacklivesmatter”这样的激进政治运动得以在选举中顺势而起

2011年新疆汉族人口38%,新生婴儿不足11%——这一数据忽略了瞒报的少数民族和大量东迁的汉族人口


后记

犹然记得大政治家王猛对前秦(氐族国家)君主苻坚的遗言:"陛下威烈八方,四海畏服,敌国早已不足为虑,然境内鲜卑、羌、丁零、匈奴诸部落,分散京畿,广遍国内,旦夕必为巨祸,陛下宜早下决断,切不可姑息。"

结果,苻坚不听,结果身死国灭,氐族也被杀光,这个民族也永远消失在历史的血河之中。至此,我不得不钦佩先贤的遗智。

今日之大国,何不如是也!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王陶陶 热门文章:

特朗普对华外交 真正的流氓来了    阅读/点赞 : 25658/233

中国最可怕的祸患在于新疆    阅读/点赞 : 16946/228

无论谁当选 伟大的美国都将滑向衰亡    阅读/点赞 : 15970/207

僵化的道德 走向灭亡的西方文明    阅读/点赞 : 11988/342

中美大变局 特朗普或支持台湾独立?    阅读/点赞 : 10621/225

韩国部署萨德 失控的死亡螺旋    阅读/点赞 : 8562/186

特朗普会因“穆斯林禁令”蹩脚吗?    阅读/点赞 : 7689/228

谁制造了欧洲的难民恐袭浪潮?    阅读/点赞 : 6792/184

历史的纪念:河山重振赖邓公!    阅读/点赞 : 6559/250

王陶陶:五毛?美分?匪谍?    阅读/点赞 : 371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