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 美国地缘思维的愚蠢

王陶陶 王陶陶 2016-07-13

712日,常设仲裁法院的南海仲裁结果公之于众。

这份裁决书,不但将中国传统九段线的法理依据予以否决,而且连太平岛和黄岩岛经济专属区的合理性也被视为非法。

这样的仲裁结果,不但使得菲律宾、越南等南海争议国欣喜万分,也似乎完美契合了美国建制派政治家打压中国的地缘思维。

菲越民众为仲裁结果欣喜若狂

事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科尔比积极评价了仲裁结果,“朝向和平解决南中国海纠纷的共同目标作出了重要贡献。”并认为中菲作为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裁决结果对两国都具有最终法律约束力。同时,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对仲裁结果也表示欢迎,他宣称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规定,裁决应为最终结果,对当事国具有法律约束,当事国必须接受裁决。

从表面上看,南海仲裁结果严厉打压中国诉求的同时,似乎维护了美日等国的地缘利益。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中国鹰派和激进民族主义的抬头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样的仲裁结果,将使得中国通过国际规则和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南海权益变得极为困难,并很可能在此基础上深远影响甚至彻底改变中国的外交思维。

一方面,这次国际仲裁结果将极大程度地刺激中国国内的鹰派力量抬头。在这次仲裁事件中,受损最大的绝非中国的国家利益(因为中国的实控海域绝不会因仲裁而丢失),而是中国国内倾向融入国际秩序、通过与西方大国谈判来维护国家利益的鸽派。南海仲裁结果,从根基上破坏了中国对于国际规则的信任,并严重削弱了鸽派外交的权威。

在这种情况下,大陆决策者无论是为了维护政治地位,还是为了保障国家利益,都很可能在外交政策上做出更加强势的转变,甚至摒弃以往相对和缓的外交政策。

另一方面,这次仲裁结果将深远的改变中国国内的民意基础。长久以来,中国国内部分人群,对于欧美等西方大国存在着不切实际的信任。此次事件中西方大国的态度,无疑会让这些人产生幻灭感,并进一步刺激国内民族主义思维的崛起,从而使得这种思维变得愈发难以驾驭。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未来中美围绕着南海主权等诸多问题的争执继续延烧,那么,美日等国将很可能面对一个愈发强势,且更加倾向于军事手段解决领土纠纷的民族主义中国。


1999
年的南联盟大使馆事件使得89之后中国青年人对西方的普遍美好期盼幻灭了,并深远地改变了中国民众的世界观——也促使西方“和平演变”的战略破产

大国挣脱与国际规则的崩溃

残酷的地缘政治历史表明,任何稳定的国际规则,都不应该完全忽视一个13亿人口超级强国的诉求。如果国际规则将大国的诉求空间彻底锁死,并完全封闭大国通过和平手段维护自身利益的渠道,那么大国将不得不挣脱国际规则的约束,通过武力甚至战争来保障自身权益。

1815年的英、俄、普鲁士、奥地利组成协调欧洲秩序的神圣同盟体系,由于该体系难以保障英国的利益,最终迫使英国退出欧洲秩序协调,成为欧洲秩序的破坏者;1919年英法主导的《凡尔赛合约》体系完全压制了德国作为一个欧洲大国的基本权利,使得德国国内主张和平外交的力量始终被动疲弱,并最终培育了纳粹上台的土壤;1922年的《华盛顿公约》基本无视日本在远东的巨大政治经济利益,迫使日本接受中国的门户开放和利益均沾,并严格限制日本的海洋力量,这使日本国内温和外交的政治力量陷于道德困境,最终制造了激进军国主义壮大的政治氛围;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西方通过北约地不断东扩,吸纳毗邻圣彼得堡的波罗的海三国入盟、支持车臣恐怖主义、诱使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与俄国对抗,肆意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最终迫使俄国的亲西方政治力量(如前总理涅姆佐夫)彻底瓦解,促成了敌视西方的俄罗斯民族主义力量抬头。

然而,真正可悲的就是,一旦破坏规则的大国在民族主义情绪地鼓动下被迫决心用武力攫取利益时,维护现有规则的大国实际上将面临难以承担的地缘后果。因为,随着技术的发展和社会组织动员能力的提升,即便不考虑核武器,大国战争的后果依然是毁灭性的。所以,无论胜利与否,大国战争的参与者都将面临无比惨痛的损失(二次大战中坐收渔翁之利的美国除外)。

在一战中,法国伤亡超过500万,平均每四个男性公民就有一个在战争中残废或者死亡;二次大战中,俄国人口死亡超过2300万,占俄国总人口的14%,男性公民的死亡比例则超过25%,伤亡人口超过4000万,占俄国总人口的26%,男性公民的伤亡比例则超过40%。如此骇人的伤亡比例,对大国的伤害是毁灭性的,无论是法兰西民族,还是俄罗斯民族,其人口结构至今未能从两次世界大战的重创中恢复过来,更不用提战争带来的经济和财政灾难了。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那些维护规则的大国来说,几乎不可能为了别国的利益,去冒着毁灭自身的风险,轻易陷入大国间的战争冲突——因为,战争一旦开始,局势就很可能完全失控(在现代的全民战争中,选择屈服的政治家将面临政治毁灭)

“无论我们对一个强邻压境下的小国抱有多大的同情,都不能成为将整个大英帝国卷入一场毁灭性战争中的理由”——1938年,内维尔 张伯伦在苏台德问题上的讲话


“法国绝不能为了捷克斯洛伐克的领土,再次承受500万年轻男人的毁灭。”——1938年法国甘默林元帅否决了内阁关于因苏台德问题对德开战的计划

就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一旦魏玛政权崩溃,新的纳粹德国完全抛弃了对现有国际规则的尊重,直接动用武力解决领土纠纷的时候,英法作为现有秩序的维护者,尽管拥有强于德国的实力,却因为无法承受战争的后果,不得不默认德国的武力征服所得——在德国入侵莱茵、吞并奥地利、侵占苏台德、吞并捷克的过程中,英法的不干涉政策,皆是因为干涉代价远远超过干涉所得而致;1931年,日本发动对中国入侵,粗暴践踏西方大国在中国的商业利益,在这个过程中,英法美的观望态度同样类似于此;2008年之后,当俄罗斯放弃对国际规则的信任,俄国的军队践踏格鲁吉亚、入侵乌克兰的时候,西方同样只能漠然视之。

历史表明,一旦被压迫的大国采取激进手段破坏规则的时候,现有秩序的维护者实际上将很难采取措施(1939年,德军吞并捷克,英法只能抗议)

今天南海的情况类似。中国的民族主义者永远不可能接受南海300万平方公里的海疆被现有国际规则视为无物。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中国在民族主义情绪的逼迫下放弃对国际规则的尊重,断然采取激进军事手段解决南海问题,那么,美国作为现有秩序维护者,将面临一个可怕的两难抉择:她要么违背对盟友承诺,心甘情愿地做一个胆小鬼,放弃自己在东亚的霸权;她要么为了菲律宾的几块岛礁,与中国进行一场谁也输不起、只可能是玉石俱焚的毁灭性战争。

这样的灾难结果,才是美国国家利益未来的真正风险。可惜的是,美国的建制派政治家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如同二战前夕不断压迫德国的英法政治家一样,他们在国际冲突中装腔作势捞取国内资本的同时,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肆无忌惮行为的真正后果。

殊不知,一个完全不尊重现有实力基础的国际规则,是不可能稳定的,一个无情压迫现有强国的国际秩序,是注定会崩溃的。这是二战6000万条人命写就的历史教训,也将是今天的我们留给后人的教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王陶陶 热门文章:

特朗普对华外交 真正的流氓来了    阅读/点赞 : 25658/233

中国最可怕的祸患在于新疆    阅读/点赞 : 16946/228

无论谁当选 伟大的美国都将滑向衰亡    阅读/点赞 : 15970/207

僵化的道德 走向灭亡的西方文明    阅读/点赞 : 11988/342

中美大变局 特朗普或支持台湾独立?    阅读/点赞 : 10621/225

韩国部署萨德 失控的死亡螺旋    阅读/点赞 : 8562/186

特朗普会因“穆斯林禁令”蹩脚吗?    阅读/点赞 : 7689/228

谁制造了欧洲的难民恐袭浪潮?    阅读/点赞 : 6792/184

历史的纪念:河山重振赖邓公!    阅读/点赞 : 6559/250

王陶陶:五毛?美分?匪谍?    阅读/点赞 : 3710/345

王陶陶 微信二维码

王陶陶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