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光环下的误导,斯蒂格利茨错在哪里之三——“基尼系数”

迈爸 张是之 2015-07-24


文/迈 爸


“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的思想,不论正确与否,都要比人们通常所理解的力量大。”——凯恩斯


按:《不平等的代价》一书大概是去年购入,看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也就放下了。前几天偶然看到《财新周刊》总编胡舒立对斯蒂格利茨的专访,算是找到看不了下去的原因。视频看后不吐不快,又细看了一下这本著作,写了约有八千字的评论,算作书评,太长,分四次发出,这是第三篇。


基尼系数(The Gini coefficient ,also known as the Gini index or Gini ratio),是意大利统计学家和社会学家基尼(Corrado Gini)在1912年提出关于收入分配不平均的一种衡量办法。


其具体含义是指,在全部居民收入中,用于进行不平均分配的那部分收入所占的比例。基尼系数最大为“1”,最小等于“0”。前者表示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绝对不平均,即100%的收入被一个单位的人全部占有了;而后者则表示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绝对平均,即人与人之间收入完全平等,没有任何差异。但这两种情况只是在理论上的绝对化形式,在实际生活中一般不会出现。因此,基尼系数的实际数值只能介于0~1之间,基尼系数越小收入分配越平均,基尼系数越大收入分配越不平均。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大于这一数值容易出现社会动荡。(百度百科)


讨论不平等的问题,毫无疑问,“基尼系数”是被引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汇,各种文章和场合都可以看到作为基尼系数出现的一个小数,用以对比佐证不平等问题的严重性——“你看人家国家的基尼系数才零点几,中国的基尼系数都超过国际公认的警戒线了,社会越来越不公平了,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了。”基尼系数被刻画成了一支精确的“温度计”,社会问题一测便知。


《不平等的代价》一书也提到了“基尼系数”的问题。“测量不平等的一种标准方法是基尼系数。假如收入是与人口成比例分享的——底层的10%群体大约得到收入的10%,底层的20%群体大约得到收入的20%,以此类推,那么基尼系数就会是零。也就是没有不平等。另一方面,假如所有的收入都集中到最上层的一个人手中,那么基尼系数就会是1,在某种意义上达到了‘完全’不平等。”(《不平等的代价》 斯蒂格利茨 著 张子源 译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3年版 p.21)


基尼系数的误导,首先是建立在错误的理论基础之上,认为收入和财富是一个“分配”的过程和结果。前文所述,乔布斯的财富来自于全球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姚明财富的一部分来自乔布斯,建筑工人财富的一部分来自姚明。这个财富的流动过程并不是一个“分配”行为,而是一个自愿的互惠互利的交易行为,是一个交易的过程。


基尼系数第二个误导,是对不平等(不公平)问题原因的忽略。用一个统计数据意义上的样本空间作为计算收入的主体,完全忽略掉了导致收入差距巨大的各种可能因素。乔布斯、姚明和建筑工人,在身体、智力,以及努力程度上的差异,在基尼系数这里完全抹掉不存在了。对比度量出他们的财富差距,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因为他们的收入都已经在自己的“能力圈”范围之内最大化了。


基尼系数是一种算法,解决的是如何度量分配的不平均程度,作为计算方法的基尼系数,本身并不包含任何对人的行为的因果关系的定律、假设或推测。也就是说,它仅仅可以作为一个计算方法和工具,计算结果本身无法得出进一步的推论。深入分析实际问题本身,需要借助其他理论对计算结果的分析。


周其仁教授指出基尼系数的两个问题,其一是以现金收入为基础的收入测度,离实际的收入和分配状况尚有不小的距离,其二是即使得到公认的准确度量,“收入差距”与“分配不公”也不是一回事。基尼系数本身并不能指证分配问题的症结究竟何在,没有理由把基尼系数作为研究分配问题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世事胜棋局》周其仁 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7年版 p126.)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收入分配课题组,利用国家统计局城乡入户调查的资料,坚持研究我国收入分配问题。在1988、1995和2002年3次组织样本入户调查,分别估得这3年全国基尼系数为0.38、0.45和0.46。中国国家统计局基尼公布基尼系数2014年为0.469,2013年为0.473,2012年为0.474 ,2010年为0.481。(百度百科)



(图片来自互动百科,1978年的基尼系数很难实测,0.18应为估算值)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Nothing! 假如姚明生活在改革开放以前,他成不了球星,那时候也没有建筑工人,大家收入相对平等(其实仅仅是看上去相对平等,这是另外一个问题),普遍贫穷都没钱。但这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吗?是我们想要生活的年代吗?显然不是,我们想要的是住在建筑工人盖好的舒适的房子里,用着乔布斯的产品,看姚明打球!


改革开放以降,收入差距的确越来越大,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生活质量较之以前大幅提高了。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自由地寻找和发挥自己的“能力圈”,利用自己的智慧和才华创造财富,同时利用市场交易来满足自己各种多样化的消费需求,而市场则是财富能够得以交换互利的保证。这才是关键,基尼系数本身并不重要。


(以下为斯蒂格利茨接受财新的专访视频,时长25分钟,请在WiFi下观看)



个人微信,交流读书以及经济学相关问题。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迈妈的微店选购儿童用品和书籍。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张是之 热门文章:

教你赚钱    阅读/点赞 : 5046/133

谋全局者谋一隅    阅读/点赞 : 4219/122

别人的平庸与你无关    阅读/点赞 : 4121/136

看得见的正义,看不见的成本    阅读/点赞 : 4066/126

谁剥削谁?    阅读/点赞 : 3923/120

没有失业这回事    阅读/点赞 : 3760/125

换个罪受    阅读/点赞 : 3549/197

凡是过去,皆为序幕    阅读/点赞 : 2911/141

不要吝惜你的鼓励    阅读/点赞 : 1911/187

张是之 微信二维码

张是之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