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之言| 新媒体连接平台的建设应上升为国家战略!

微主编:温静 传媒内参 2016-11-02



传媒内参导读媒体融合发展不能受大的商业利益集团左右,更不能完全寄居在商业互联网连接平台上,与群众的血肉联系任何时候不能被“替代”,这点需要更为清醒的认知。


作者:夏威(新媒体资深研究者,就职于湖北广播电视台)

 

新媒体融合发展是新一轮“赶考”的先手棋,其本质是“媒体重返用户”。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传统媒体必须非常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丢掉用户、远离人民,被迫关停并转,不只涉及单位的职业荣辱,而是有负为党和国家做好拱卫力量的核心使命,这将会危及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

 


眼下商业互联网公司暂具市场垄断优势,拥有强大社会动员力量,相比之下,传统媒体的“互联网+”存在大量改革空间。当前“新媒体怎么做”在现实执行中仍面临理论、思维和路径三大挑战,迫切需要胸怀全局,面向党和国家战略需求,网聚用户、服务人民,推动媒体结构性的改革。

 

一、连接平台的建设应上升为国家战略

 

业界和学界针对传统媒体境况的研究,将原因归结为新技术的快速发展造成的,而我的理解是“与用户的远离”造成的。互联网刚进入中国初期,传统媒体就启用新技术建设网站,因为“与用户的远离”,所以一次次被对手超越。新媒体融合发展工作中,如果不能清晰地看到这一点,就容易历史重演,形成误判的市场预期,产生“南辕北辙”的结果,背离中央精神和期望。

 

当前新媒体融合发展最大的障碍不是竞争激烈而是思维陈旧,“媒体本位”主导,“用户思维”缺失,造成融合进展大大滞后于预期。新媒体竞争的本质是“用户之战”,传统媒体要主动研判大势,保持战略清醒,将“与用户的连接”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尤其是要坚持以大的历史视野看媒体责任,不能有“懒政”、“应付”思想,从党和国家战略层面设计路径,改变“重内容、轻连接”、“重依赖、轻自主”、“重模仿、轻创新”的三种错误发展观念,将主攻路径定位在与用户连接创新上,把“海量用户争夺过来”,摆脱“被动跟跑”的不利局面。

 


从政治层面上来看。互联网时代“连接是生命”,谁做强了社群社交、通讯应用等场景连接平台,谁就能网聚海量用户,掌握定义互联网秩序和规则的主导权,目前传统媒体普遍缺失的就是这极为重要的场景连接功能。媒体是党和政府与群众的连接桥梁,丢掉用户其实就是远离人民。在互联网上丧失与网民的连接,轻者是媒体作用会被替代出局,严重的是党和政府的声音无法有效传达。媒体融合发展不能受大的商业利益集团左右,更不能完全寄居在商业互联网连接平台上,与群众的血肉联系任何时候不能被“替代”,这点需要更为清醒的认知。

 

从经济层面上来看。传统媒体盈利能力不断下降,广告客户是“用户的最敏感者和追随者”,纷纷流向了人群更加聚集的网络载体。新媒体作为一个完全竞争市场,日益需要自谋生路,如果仅靠行政力量出手相助,只会治标不治本。新媒体的商业模式依赖于其对用户的影响力,没有海量黏性用户就难以有财务数据企稳向好迹象,甚至会被竞争对手的潮水淹没。重塑商业模式,只有是“用户赢家”才能是“经营赢家”。当前新媒体经营规模还无法弥补媒体经济下滑留下的缺口,如果再缺失场景应用,没有良好体验,摆脱经济低迷的难度不小。

 

二、改革的关键是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

 

媒体所处的战略性作用对于国家长治久安至关重要,如何理解和应对新媒体变革,攸关大局。尽管面临各种挑战和冲击,但是新媒体融合发展依旧大有可为,互联网并不是铁板一块,暂时的局面并不可怕。中国媒体走到今天,深化改革势在必行,无论是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还是自下而上的创新实践,核心在于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才能建立牢牢可靠的互联网新秩序。

 

随着市场竞争生态的改变,应充分意识到“媒体设置”的顶层再设计十分必要。传统媒体是属于行政区域和行业分割管理的,这就决定了央媒、地方媒体还是行业媒体谁也不会轻易动自己的奶酪,很难不被局部利益所限制,真正做到“大局思考”。因此重新规划媒体设置格局,必须依靠顶层设计的力量推进。能有效避免广电、纸媒在互联网同一个阵地上资源重复建设,打破自成体系、各自为战的局面。进一步整合优势资源谋求转型,实质性推动组建大的新媒体集团,才能发挥好互联网“主场”优势。

 

新媒体领域的创新基本都是投资大、周期长、风险高,短期难有回报,如果媒体决策者没有足够的政治担当和战略远见,要想前瞻性推动确实不易。尤其是面临经营吃紧、缺少强大资金流的情况,投资积极性会更低,容易造成“改革空转”。亟待国家战略引导,设立新媒体融合发展的国家战略投资基金,承担天使投资功能,对重点连接平台项目进行靶向支持和兜底扶持,推动媒体克服一时短期利益而去追求长期目标,服务于国家整体宏观战略。

 

从实践看,媒体的传统强项和优势是内容生产,互联网技术优势不突出,单靠媒体个体力量承担互联网颠覆性技术变革的使命有难度,超出一些媒体当下可支配能力。国家科研资源和力量要向新媒体领域倾斜,着力推动“媒体+科研机构”协同创新,从经费配套、项目申报、成果奖励、平台建设等方面综合引导。坚持以市场为导向,以为“社交、通信、分发、视频、管理”等领域为重点,推动新媒体融合发展技术从点的突破向系统能力提升。

 

新媒体竞争的核心是用户场景应用的争夺,在坚持正确导向的前提下,必须尊重互联网市场的客观规律,精准地辨识有效需求,足够的市场化,否则用户会用脚投票。互联网每个成功产品的背后都是群体需求的集中解答,即围绕需求和痛点切入,建立需求解决方案和价值提供平台。新媒体也要供给侧改革,让市场成为决定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力量,减少行政干预,聆听市场呼吸,发展贴近性、前瞻性应用模式,确保商业可行性,否则生产资源和有效需求就容易错配。

 


发挥好国有资本的基础支撑、战略引领作用,提升在互联网尤其是新媒体领域的控制力、引导力。随着境外资本的不断渗入,网络舆情风险性不断增加,压挤效应异常明显,损害系统稳定性。非常有必要鼓励、支持国有资本从能源、交通、地产等领域转移,对信息通讯、社交平台、资讯分发、安全技术、视频内容、直播平台、大数据挖掘等方向,采取入股、控股、收购等多种形式进行深度布局。在进一步推动互联网经济繁荣的同时,让“国家队”的战略投资成为保障国家信息安全的“压舱石”。

 

以上观点是个人从业务研究层面的浅显思考,无论互联网技术和模式怎么改变,新媒体的导向功能必须始终不变,服务用户、贴近群众的“初心”永远在路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新媒体融合发展工作就是当代媒体人的“长征路”,发扬长征精神就是要锐意创新、做强载体,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强保障。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