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我生命中那些珍贵的美丽花朵

出潼关 爆三样 2016-09-10

音乐资源加载中...

文 | 出潼关

   

郭德纲与曹云金还在互撕着,第32个教师节到来了。


按照惯例,这一天,你的朋友圈会被“亲爱的老师”刷屏,关键词包括:园丁、灵魂工程师、无私奉献。


一个人历经十年寒窗,要先后跟随数十位老师。如果说人生是一次漫长的旅行,生命中的每个人都只能陪你一段时期,老师们一年一年的陪伴,实在是珍贵的。


早上出门的时候,广播里响起朴树的《那些花儿》。这首歌或许是吟唱歌者生命中的女孩,却让我想起几位多年未见的老师。他们是我生命中美丽的花朵,幸运的是我曾陪他们开放。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女儿刚上二年级,开学第一天,她回家后很沮丧地说:李老师不教我们了,我很喜欢她。


这是她第一次失去一位老师的陪伴,很是不舍。难得的是,她喜欢这位老师。对一个学生来说,喜欢老师就是最好的学习兴趣吧。


我在农村老家上三年级的时候,熊老师出现在我们的讲台上。她是学校唯一的女老师,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衣着干净,像城里的人。  熊老师在学校有名的严厉,是一位冷美人。


那一年,我却喜欢上她的语文课。仿佛脑洞一下子大开,熊老师提出的任何问题我都觉得简单,常常在在课堂上得意忘形。有次,熊老师读完一道判断题,问:对还是错?我当时已经兴奋得头上冒汗,连声喊:算它对吧!熊老师只说:立青,你看看,算它对能行吗?


我想,我一定是熊老师喜欢的学生,她从来不曾对我训斥,我在语文课上总有自由的想象。我们刚开始学写作文,题目是《第一次做饭》。我写的却是《第二次做饭》,不过是开头这样写:昨天我刚学会了做饭,今天妈妈下地了,我决定再做一次饭……熊老师点评的时候说:除了立青的妈妈下地干活去了,你们的妈妈都是上班去了,你们谁的妈妈是上班的?


熊老师的丈夫是我的本家叔叔,课堂之外我却从不敢跟她说话。她的婆婆就住在我家前面,有一次熊老师在门口叫我,让我帮她解下系在树上的绳子。我往树上爬,她在下面摁住我的腿,我竟紧张得不敢看她一眼。


熊老师多次跟我母亲说,我是个懂事、学习又好的孩子,让母亲极是得意。我上大学后,母亲告诉我见了熊老师要叫婶子,我于是改口。后来我觉得很后悔,熊老师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我应该永远叫她“老师”才对。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大一的时候,教我们高等数学的张老师很漂亮。她中等身材,五官匀称,皮肤光洁,下唇生有一颗可爱的黑痣。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演员陈数,就想起同样端庄的张老师。


每次高数课上,我总是凝视着老师听讲的学生,脑子却总也跟不上老师的节奏。我能看着例题大概做出作业,却搞不懂什么道理。第一次高数考试,全班及格的只有四五人,张君一枝独秀,居然得了90多分。


张君也喜欢张老师,与我不同的是,他也喜欢张老师教的高等数学。下课的时候,张君常常在张老师要离开教室的时候追上去,问一些发散性的问题。张君居然有一次难倒了张老师,我分明听到张老师对他说:这个问题很好,你按照你的思路写篇论文,我来帮你修改。


那篇论文居然发表了,张君与张老师联合署名的,我觉得非常嫉妒,甚至抓狂。有次我在课堂上与同学说话,张老师让我站起来,问我在说什么。我愣了一下,说:我说您很漂亮。教室里一阵大笑,张老师说:我知道。张君在前排回过头,向我投来愤怒的目光。


张老师刚刚结婚,与丈夫两地分居。每天放学,她要走过校门口的天桥,回对面的公寓去。我和张君有几次早早在天桥上等着,张老师过来了,我们同时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尔后,我就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张君却能上去聊几句高数及高数之外的话题,直到将张老师送下天桥。


张君得意地跟我说:张老师说话非常温柔。我说:张老师的背影也很美。

我最终没有喜欢上高等数学,却渴望张老师永远站在我眼前的讲台上。那一年的经历却告诉我,喜欢一个人,要有与之匹配的资本。


他们都老了吗?他们还在开吗?


我上高一的时候,语文老师岳先生已将近五十岁了。他的表情通常是严肃的,讲话一字一顿,像私塾里的先生。岳老师的书法很美,讲课时在黑板上楷书写得工工整整,如果时间充裕,他也写隶书或其它字体。语文课上,岳老师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写出的每一个笔画,我都看得专注。


我们的第一篇作文,题目是《XX揽胜》。岳老师第一次表扬了我,他说:这篇作文是这次写得最好的,不但文章好,字写得也很漂亮。在以后的日子里,也有一些人夸奖过我的书法和文章,多数时候并不能让我产生自豪情绪,唯独岳老师的那句话让我心里甜蜜到现在。

我对年轻的数学老师颇有意见,认为他的教学方法不对头,于是在一张纸上用毛笔写下“误人子弟”四个字,贴在座位旁的墙上。语文课上,岳老师走过来问是谁写的,我抬头小声说了声“我”,他说,“写得不错,特别是‘人’字的这一捺。”我低着头没作声,心里却很是高兴。岳老师又问:“有所指么?”我摇头。

到了高二,各科都换了新的老师,我从此于是很少见到岳老师。我们拍毕业照的时候,我忽然很想念岳老师。当时他的女儿就在我们班上,我很想向岳老师求一幅字,就将这个意思写在纸条上,从最后一排传到岳老师女儿的手里。三四天后,一个中午放学时间,岳老师出现在我们教室门口,他问我在不在这个班,我便起身,他就走到门外去了。


岳老师将一幅装裱了的《独坐敬亭山》递给我,说:“写得不好,请你原谅。”我万没想到,岳老师居然对我说“请你原谅”,慌忙中没说出“谢谢”,却说了句:“麻烦您了。”这是我跟岳老师的最后一次接触。


有一年春节过后,我在网上和岳老师的女儿聊天,跟她说起一直很喜欢她的爸爸,她竟说春节期间他们还聊到我,岳老师还夸奖了我的书法和文章,那一刻,我心底的温暖无法名状。 

 

转眼间,我已经大步奔四。很多老师早已经失去了联系,甚至今生再不能见面,他们都老了吧,他们的生活还像花儿一样开放吗?


⬇️点击标题阅读


【周末】蓝天蓝

【周末】泡面,潜藏在时光里的味道

【周末】八十八个琴键的唯美与忧伤

【周末】这个人来人往的世界会好吗?

“爆三样”已建“三样之家”粉丝微信群,您可以留言,样哥会把您加入到粉丝群里。入群可以与样哥样妹近距离讨论热点话题,提供爆料线索,还可以分享福利,结识新朋友。欢迎大家回家!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