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陈勇:语言是歌曲的灵魂

赵世民 音乐周报 2016-11-19

陈勇



文 | 赵世民



10月27日,国家大剧院的小剧场《永远的信天游——陕北民歌音乐会》现场,我见到西安音乐学院声乐系主任陈勇。他说“你还真如约而来了!我们这也是在探索,陕北民歌到底该怎么传承与发展。”陈勇是这台音乐会的策划。一个半月前,9月14日,我在西安采访陈勇时,他就告诉我:“西安音乐学院地处陕西,有那么厚重的音乐历史传统,又有那么丰富的民歌资源,我们一定要把握这个大势。我们专门成立了陕北民歌专业,聘请了陕北民歌大师来做学生的导师。12年过去了,效果还行。杜朋朋就是陕北民歌专业出来的。”

    

10月27日晚,我听了杜朋朋唱的两首歌《一对对鸳鸯水上漂》和《船工号子》。感觉陕北味道很足,但山野风弱了,宫廷化了。我琢磨陈勇跟我说的话:“我们办陕北民歌专业,是要源于原生态,高于原生态,否则,原生态的歌手唱得好好的,西安音乐学院为什么要专业培养原生态歌手?而且从原生态审美标准看,我们未必比得过土生土长的原生态。”

  

整场音乐会看完,见识了十五位歌手的演唱,我突然悟出,陈勇“源于原生态,高于原生态”的话。空气云雾原生态歌手在山野里唱,由于空间的辽阔,会将歌手的毛刺尖刺打磨掉,所以在远距离听他的歌声是润耳触心的。而在“宫廷”里(剧场)这样唱,由于空间的缩小,空气来不及打磨那些尖刺毛刺,声音几乎直接触到人的耳膜,所以听众觉得没有在山野里听到的悦耳。陈勇说的“高于原生态”就是“一条嗓子,两种唱法”。在山野唱,就回到原生态,保有粗刺和毛刺,在室内唱,就更精细化。陈勇说:“陕北味关键是陕北方言与音乐水乳般融为一体。”



词唱准 歌就是剑

    


陈勇认为歌唱艺术的核心就是语言,他说:“我们和器乐怎么区别呢?仅有音乐旋律,那歌唱艺术根本就不能独立出来。天下的语言又都是千差万别,有极强的地域性,这就造就了不同民族、地域歌唱风格的独特性。所以我们陕北民歌,一定要保持地道的陕北方言。”

  

9月14日下午,我在陈勇的琴房观摩陈勇给“吉利声乐比赛”的选手上课,在选手唱贝里尼的一首作品《怜悯我吧》时,他又强调了语言的准确性。他对选手说:“你把词唱准了,这歌就是剑,一下就扎进听众的心脏。如果没唱准,那就成了盾,阻挡歌曲的灵魂进入听众的心。你唱的意大利歌剧咏叹调,词唱不准,意大利味从何谈起来呢?”

  

我记起2001年,我请陈勇到中央音乐学院给学生上课,他说:“唱意大利歌剧咏叹调,不仅音要发准,知道整句的意思,还要清楚地知道每个单词的意思,这样你的情感才对。”他范唱了歌剧《托斯卡》中的“奇妙的和谐”咏叹调。最后那个词唱得渐弱,不像有的歌唱家唱得很强。陈勇说:“这个单词的意思是爱你,你要通过个这单词把爱的柔情甜蜜唱出来,而不能唱成‘杀你’的感觉。有些歌唱家或许仅知道整句的意思,不知道这个单词的意思,所以唱得很重。”



从零学法语 上台唱主角


    

2001年,我在清华大学意大利戏剧男高音契拉罗大师班上认识了陈勇,他顶着一个娃娃脸,我以为是个大一大二的本科生,一问才知道,陈勇已经在西安音乐学院当了五六年声乐教师。我见他上课,总是问题最多,大师有时想进度快点,陈勇就故意唱不准词,好让契拉罗纠正,这时他拿录音机,将大师标准的意大利语歌词全部录下来,回去反复练习。在那次大师班短短的二十多天,陈勇进步算最快的。除了意大利歌剧的味道他能唱得地道,关键他的高音也解决了。在汇报音乐会上,他还唱了《冰凉的小手》。陈勇当时跟我讲:“契拉罗确实是大师,表面上,他不给你讲唱高音的方法,但他教你的意大利语歌词,你只要唱准了,高音自然就出来了,神奇得很。”

  

费拉罗大师班结束,我带陈勇去了黄越峰家,黄越峰当时任中央歌剧院歌剧团团长,我很想让越峰听听陈勇,将来表演歌剧没准能给他派个角儿。陈勇唱了几首咏叹调,越峰很满意。

  

2012年,陈勇在五一劳动节晚会演唱完,准备下午乘火车回西安。在地铁里,接到了越峰的电话:“在哪呢?”陈勇答:“在北京。”越峰说:“歌剧院要跟法国合排歌剧《霍夫曼的故事》,正选演员,你赶紧过来。”陈勇说:“我都没听过这部完整的歌剧。”越峰说:“那你唱首法文歌。”

  

陈勇匆匆赶到排练厅,唱了《卡门》里的“花之歌”。唱完又坐地铁,赶回西安的火车,刚过了两站,接到钟鸣达的电话:“法方的导演定了你唱霍夫曼,赶紧回来,填表格、艺术履历什么的。”于是他找了外语学院的教师学法语,从零开始学习音标,每天用复读机一个字一个字地模仿,用很短的时间拿下了《霍夫曼的故事》。歌剧在保利剧院首演时,我在现场,陈勇出色地塑造了霍夫曼的形象。他跟我说:“语言,一开始一定要准,一旦错,那就废了。好的歌曲,旋律总是依附在歌词上的,所以,语言是歌曲的灵魂。”

  

有的中国歌唱家,在学好外国语言,唱地道外国歌剧的同时,中国歌反而词唱不清楚了。陈勇说:“做为一个中国的歌唱家,学好美声的一个标志,就是唱好中国歌。中国歌词唱不清楚,说明他没掌握唱美声的精髓。”



挖掘大师肚子里的宝藏

    


陈勇唱《霍夫曼的故事》之后两年,又拿下了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美声组的第一名,唱的是他自己原创的艺术歌曲《海恋》,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都是在青岛海边的一个早晨一气呵成创作出来的。

  

2005年,陈勇到意大利去找费拉罗大师又学了一年,每堂课陈勇都要唱十五、六首歌。每唱完一首,费拉罗都说不错。陈勇想:这样哪行?于是他又故伎重演,故意唱错,引诱费拉罗不断纠正、范唱,陈勇就默记在心,尤其是音乐处理。陈勇说:“那些作品都是费拉罗唱过几百遍的,而且在舞台上与不同的大师合作过,他能讲出不少当年演出的细节。因为大师已经八十多岁了,你上课前必须要充分准备,课上才能挖掘出他肚里的宝藏。”

  

陈勇学成归来,在国家大剧院首演了多部原创中国歌剧,如《山林女教师》、《赵氏孤儿》、《冰山上的来客》等,这些主角的机会都是他通过大剧院公开竟聘得来的。

  

回顾自己学习声乐的道路,陈勇感恩一路上遇见的贵人。陈勇最开始接触音乐是跟西安音乐学院的刘亚光学习打击乐,然后又听从刘亚光夫人程燕的建议,考取了西安音乐学院的声乐系,师从薛明。在那之前,他是西安一所小学的体育教师,百米能跑11秒多一点。陈勇说:“薛老师45分钟课时常常给我上1小时以上,他是课比天大,他说要对得起这职业,对得起良心。”本科毕业后,陈勇留校任教,又拜王真为师,每周上一个下午的课,这样坚持了8年。陈勇说:“王真一分学费不收,他说,你把东西学好了就行了。”




 有音乐的地方
就有音乐周报
请投稿箱:yyzb1979@163.com
长按二维码 即刻关注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音乐周报 热门文章:

孩子越小 老师越要好    阅读/点赞 : 19514/69

乐团招聘,你准备好了吗?    阅读/点赞 : 18801/66

人物 | 陈勇:语言是歌曲的灵魂    阅读/点赞 : 9608/106

人物 | 石倚洁:动情因为真有情    阅读/点赞 : 8400/83

人物 | 吕嘉:不为生存为艺术    阅读/点赞 : 6571/73

人物 | 于海:我与祖国共成长    阅读/点赞 : 5731/80

人物 | 陶纯孝:从未离开一线    阅读/点赞 : 5365/65

书评 | 民族音乐学中也有马克思主义    阅读/点赞 : 645/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