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说︱慢走,优雅

瓦说 2015-12-04

音乐资源加载中...

影泰坦尼克号篇幅太长,看着太累,可最后一个片断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大难临 头,甲板上一片混乱,所有人都诚惶诚恐,在前方的人坐着救生艇下降的时候,船上的乐师还在从容奏乐。在我看来,他们当时的镇定和气度是优雅的。

在一本旅行杂志上看到,十月革命之后白俄罗斯人遭到了遣散,有一部分白俄女人到了中俄边界,嫁给了当地的鄂伦春人。同时嫁给当地居民的还有一批来自中国贫困山区的妇女。几十年后,人们对这群女人的生活状况做了普查,发现白俄妇女包括她们的后代都过着井井有条的生活。洗得干干净净的打着补丁的餐桌布、餐桌上插着野花的透明罐头瓶,尽管物质上比较匮乏,他们依然象贵族一样过着优雅的生活。而另一部分人的生活则极其的不堪。
是贫困的生活,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态度。想必优雅离不开物质,却不是非物质不可。这正印证了伯克的那句:优雅是一种积淀,非一朝一夕能造成。俗话也说“三代才可以出一个贵族”,时至今日,撇去电影、小说中的人物形象不说,我不禁怀疑,我们身边究竟还由没有类似这种优雅的人?我自己是很悲观的,看看周围,能称得上优雅的也许是父亲辈、爷爷辈的人了。
我自己本身来说,我觉得我的父亲是优雅的,我的母亲也是优雅的。我父亲写得一首好字,我母亲也有优雅的血统。小时最贫穷的时候,我们六个小孩分吃一个咸蛋,我母亲会象变戏法一样,用一根线把那个咸蛋勒三下,松手以后那个咸蛋在她手中会变成一朵花。至今想起还觉得当时吃的绝不仅仅是一瓣蛋,而是一个艺术品。去年有一次我去台山路桥做调研,发现了一个做秤的老人。他在很细致地做一种很廉价、很费时、回报却很少的手工。但是他的头发收拾得一丝不苟,穿着中山装,很认真地做他五十年来都在做的事情。他很尊重他自己的职业,他是很优雅的,甚至可以是大师的行为。
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苏联和中国的关系达到顶峰,上一代的人跳交谊舞,穿列宁装,他们哼唱着悠扬的旋律,他们是浪漫的,优雅的;红色革命年代人们也是优雅的,因为我们依然是用贵族的手段去表达我们心中的爱和恨,譬如我们用旋律激昂或优美的歌曲去抒发人们对毛泽东的热爱,我们用美术手段排山倒海地画对主席的敬爱,手段手法都是非常优雅的(尽管当时有武斗)。

而,这些优雅的人、优雅的细节,正在我们的视野中渐渐谢幕。我突然之间发现现在的我们很恐怖,我们信仰着特粗俗的东西,哪怕我们表面上打着冠冕堂皇的“以人为本”的旗号。我们的手段很拙劣,我们不优雅,我们很多东西都做不出那种精致的程度;我们太粗糙,虽然我们的物质条件很丰富,但我们的实现手段依然很平——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太功利了。再也没有人肯好好学一门手艺,没有人肯好好地做一件事情。

天的我们仍在向昨天的优雅致敬,无非是一种可悲的自慰——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我们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对“优雅”基本是忽略的,很多时候,是我们成年以后才来匆忙地补修一些我们自己觉得很需要、很向往的知识。因此,每当提到“优雅”,我们总是无端有一种心怯的感觉——包括我自己。我们身边这种关注得了的优雅行为越来越少了,时间越往前走,优雅就越行越远了。我希望我们能留住优雅,起码能让优雅走慢一点。

住优雅毕竟不容易,下一代的教育、现阶段的培养、对很多东西的珍惜等等。但我们必须要看到它的必要。毕竟如果我们全用物质去作为评判标准的话,我们所处的社会就会很危险了。幸福不是非物质不可,优雅也是。精神有时候恨主观,可以支撑起比物质多得多的幸福。

种努力以后能挽留住优雅的脚步吗?答案并不乐观,因为,优雅是需要时间的。但是,起码能用我们的努力说上一句:

优雅,请慢慢走。

谢谢阅读
独家授权 瓦说首发
转载请附二维码
长按二维码 识别加关注
转载请保持内容完整,注明出自“瓦说(微信号:xiaowa_shuo)”,文尾请附瓦说二维码。商业用途须授权,请在公众号后台留言。谢谢!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瓦说 微信二维码

瓦说 微信二维码

瓦说 最新文章

分享图片  2019-04-18

分享图片  2019-04-15

分享图片  2019-03-27

分享图片  2019-03-26

分享图片  2019-03-02

分享图片  2019-03-01

分享图片  2019-02-28

分享图片  2019-02-25

分享图片  2019-02-22

分享图片  2019-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