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姑娘的老李

光影流刑地 2016-11-28

大学那会儿,老李是我们寝室最小的,但是面相老。新生报到的时候导员一脸茫然地问他,大哥你是哪届的?


他特别认真地回答,这届的。


打那之后,我们就叫他老李。

 

老李是内蒙古人,上大二的时候为了追一个艺术学院的女生,省吃俭用买了一部500W像素的手机,偷拍了那姑娘一年,打算把导出来的照片做成电子相册感动人家。最后姑娘在他即将完成巨作之前听说了此事,托人带了两个字:


变态。


我们后来宽慰老李,说你要是直接把那手机送人家没准儿就成了。


他没有因为被残忍拒绝而一蹶不振,说反正手机都买了,拍不成姑娘就拍别的呗,学校不是还有什么摄影大赛么,就让我用这精良的装备来武装自己。


唯一让他担忧的就是,偷拍的事情传开之后,他会不会遭到同学的排挤——值得庆幸的是,这新闻在同学之间只传了一周,就被两女生在食堂大打出手的事儿给取代了。

 

老李觉得时机来了,除了姑娘,什么都可以拍,拍好了参赛,拿奖,然后就能名正言顺地拍姑娘了。

 

他拍了两年,参赛一次,照片发过去了但是杳无音信。后来他听说,是组委会嫌他照片像素不够看都没看,他说了四个字:


一群圪泡。(编者注:圪泡,音同搁抛,内蒙方言,傻X的意思)

 

毕业之后我们去了同一座城市,他英语不怎么样却考上了研究生,换了专业继续深造;我反反复复地换了几份工作,无头苍蝇一样忙东忙西。这几年我和老李虽然因为各忙各的很少见面,但一直保持着联系——几乎他的每条朋友圈我都点赞。


我能感受到,老李对拍照这件事的热情未曾消退过。


他读的依然是工科,尽管没有足够的钱买部像样的相机,但是拍照技术突飞猛进。


他开始辗转于朋友圈和Instagram之间,手机换成了苹果,虽然没听说他拿什么奖,但是拍的东西从大学时期的那些残破的台阶、逼仄的宿舍走廊、整齐的灌木丛慢慢又变成了姑娘,照片的风格也变幻莫测,让我难以捉摸。

 

看着照片里,他把姑娘的后背拍得像一条起伏的山脉,把雨后的校园拍得像唐宁街,我会想起大学那会儿,他一边摆弄我电脑里的Photoshop一边问我,你看这张效果炫不?


突然有一阵子,我就很少看见他发照片了。


那之后的一次见面我还问他,你现在咋不拍照了?偷拍被举报了?


他一边鼓捣着手机一边说,拍啊,就是不在朋友圈发了,懂个球,给你看看我最近拍的,这个,多色!


我战战兢兢地接过手机,瞄着界面里的清晰而唯美的图片,答了一句,


还行,不太色。


老李转而喋喋不休地给我安利各种修图工具,你看这个,撕耐破细的,类似手机版劈挨四,你用这个修图,抽根烟的工夫,就能把你公司楼下那破巷子劈成古镇,然后你也弄个号,这个,你看,我这三百多粉丝,比微信好友多。


猛然间,我好像知道了眼前这个看上去老气横秋的工科博士,为何如此热衷拍照又热情地晒它们。


我也弄明白了,原来他说的“多色”,不是一句赞叹,而是一手机软件。

 

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盯着他手机,那些1:1的图片好像是他一直寻找的归宿和他年轻而又真实的面容。


我问他,你这下面还有用这个snapseed修图的标签呢,不错,但是你这么多粉丝,怎么才三十多人点赞,其他的呢?


他说,一群圪泡。


 

 

你可能叫老张或者老钱,也可能有小公孙或者老西门这样邪魅狂狷的雅号,无所谓,你或许跟老李有一样热衷的事情。

多色APP正在进行#我用snapseed修图 活动,点击“阅读原文”,下载APP,随时等你来投稿。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光影流刑地 热门文章:

你的照片是体育老师拍的吗    阅读/点赞 : 10万+/556

尤物|张国荣    阅读/点赞 : 10万+/253

这样破损的上海,又美又让人伤感    阅读/点赞 : 70856/141

尤物丨彭于晏    阅读/点赞 : 26435/170

尤物|王祖贤    阅读/点赞 : 17734/156

尤物|青山知可子    阅读/点赞 : 16886/130

尤物|阿璃    阅读/点赞 : 6276/128

致歉声明    阅读/点赞 : 2600/119

拍姑娘的老李    阅读/点赞 : 1241/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