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时评】疑罪从无的代价,你能接受吗?

人民法院报 2015-04-03

  在“不冤枉一个好人”与“不放过一个坏人”之间,我们必须作出艰难的选择。

  在被羁押了1054天后,曾经的“杀人疑犯”——陕西省礼泉县叱干镇郭村村民马顺贵拿到了一纸象征他无罪的国家赔偿决定书,与此同时,关于他是不是杀人犯的争议却一直没有停止。“明知凶手是他却无能为力。”礼泉县检察院一名工作人员说,就是因为证据不足,只能眼睁睁看着马顺贵被无罪释放。

  明知某人就是凶手(至少有重大作案嫌疑),却因为证据不足只能将其释放,对于办案人员来说,恐怕没有什么比这更无奈的了。而对于社会来说,罪犯仍然逍遥法外,不仅意味着一份社会风险,而且意味着公平正义未能实现。尤其是被害人家属,更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罪犯没有被绳之以法,亲人在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

  这就是疑罪从无的代价。当社会舆论齐声为疑罪从无原则叫好之时,人们似乎还没来得及思考,我们将会为这个法律原则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更少有人设身处地把自己想象成被害人家属,当亲人惨遭杀害而公安机关无法破案时,尤其是当杀人疑犯最终被无罪释放时,自己该是怎样的五味杂陈。

  现在的刑侦技术手段还无法做到命案必破,无法在每起命案中寻找到充分证据锁定凶手。因此,疑罪从无意味着一些坏人会逃过恢恢法网,意味着司法机关有时只能眼睁睁看着犯罪嫌疑人被释放,哪怕明知他就是凶手。这同时也意味着,有些被害人在九泉之下不能瞑目,正义不仅会迟到,而且可能永远不会抵达。

  我们为疑罪从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当然值得。命案必破是为了“不放过一个坏人”,疑案从无则是为了“不冤枉一个好人”。人们总是希望“既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但现实不可能如此两全其美。两者之间其实暗含着矛盾——如果“不放过一个坏人”,在“命案必破”的压力下,有些办案人员就难免刑讯逼供,制造出冤假错案,不仅让真正的坏人逃脱法网,而且让无辜者蒙受不白之冤,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反之,如果要做到“不冤枉一个好人”,在疑罪从无原则下,就难免有一些命案破不了,让一些坏人逍遥法外。这是我们必须接受的客观规律和事实。

  所以,在“不冤枉一个好人”与“不放过一个坏人”之间,我们必须作出艰难的选择。事实上,命案必破是不切实际的,“不放过一个坏人”是做不到的,但可以而且应该做到“不冤枉一个好人”,即疑罪从无、无罪推定。这固然会放过一些坏人,却是保证“不冤枉一个好人”所必须付出的代价,这是两弊相权取其轻或两利相权取其重。

  在这个意义上,曾经的杀人疑犯马顺贵被无罪释放,虽然办案人员感到不甘心,但他们还是谨守了疑罪从无原则。这无疑值得称赞,也堪称司法上的进步。而作为社会公众,我们也可以从这样的案件中,学会正视疑罪从无的代价,并坦然接受这个代价。( 晏扬)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