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 我家就这样变成了1+1=4

bencat 和松妈妈去游河 2016-12-05

我挽着头发,穿着睡衣坐在桌边,手机里放着音乐给妹妹听。好像是一个普通的早上,然而又不普通。


时隔一个月,我终于又打开了电脑,登陆了后台。又能和你们相见,想说一声:hi,你还在这里,真好。


时隔一个月,生命中多了个女儿,生活许多改变,好多的感触,慢慢说与你们听。

有关生产的记忆

11月3日晚,离预产期还有一周,我加了一会儿班,六点才出单位,与朋友去吃了个韩国料理。八点多开始肚子有点疼,但并不规律。群里各位纷纷劝我去医院,我却没当回事,因为之前诈和过好几次,只当假性宫缩。于是,群里阿姨们给还未谋面的ta起了一堆不怀好意的花名——车生、(停车)场生、床生、路生……


因为不忍心让自己的孩子叫(马)桶生,最终快12点时,当疼痛越来越频繁,我还是不大情愿地去了医院,路上经过一排夜宵摊位聚集地,乳白的蒸汽腾在空中,看着格外诱人,我与松爸约定,一会儿回程路上停下来吃个烤鱿鱼(那时我还只当去医院让医生看看情况就回,一定没发动呢)


到了医院,已开一指,经产妇在此刻享受不同待遇。眼见着几个后来的开了2指的初产妇也被打发回家或是转院,而我被命令这就去办住院手续。走在路上,上一秒还在脚步匆匆,插科打诨,下一秒我就得停下,夹紧腿,略弯腰,等着汹涌而来的宫缩过去,几十秒后又直起腰来,继续谈笑风生。


走回产房,看到其他家属,提着大盆小碗三箱子,阵势浩大地送产妇入院,松爸笑:人家生娃都来一堆人,我们生娃,就两个人……产房门外的小卖部亮着灯,茶叶蛋沉在黑漆漆的汁水里,松爸又冷又困,买了两个。我起初被疼痛弄得有些焦灼,毫无兴趣,可当他在我身边磕开蛋壳,香味四散,我终于忍不住伸手。太烫,几乎是囫囵着吞下去,就着夜色,就着疼痛,就着万籁俱寂,两人并肩默默吃着茶叶蛋,这场景我觉得会记住一辈子——那滚热多少是抚慰,也是勇气。


确如前人所言,二胎的疼痛胜过头胎,因为宫缩来得频繁迅猛。由还能开玩笑,到小声呻吟,到大喘气,好像也没多久。疼痛间隙我还能小睡几十秒,等待下次疼痛来临。全靠“二胎生得快”的意念支撑。


事实证明,确实也快,5:45上产床,四指,屏了几次,20分钟内就开到了十指。理科男松爸在此刻,还在配合医生教导我正确的用力姿势,被疼得极度烦躁的我喝止:别说了,别说了!娃的双顶径超过100,卡在下面,用了几次力都出不来,疼得我生无可恋,嘴唇不知啥时候咬出了血,在喘息的间隙,我还神志清醒地冲松爸大吼了一声:你回头去结扎!——头胎我喊的是“这辈子也不生第二个了”,真是啪啪打脸,所以产床上的话做不得数么?


6:35,终于听到啼哭,助产士举得高高地给我看,我朦胧一眼看到娃两腿中间夹着些黑乎乎的东西,赶忙问是什么,助产士回答:哦,拉了点胎便……好吧,自带“天屎”的天使降临人间。也因为心里这暗自一惊一笑,都没注意看清器官形状,过了一分钟恍悟追问“是女儿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并没有如头胎那时被新生命的降临感动得湿了眼眶,也没有因为如愿以偿而格外高兴,只是躺在那,头脑一片空白。

轻松的月子


二胎的月子,倒是轻松许多。一方面产程短,体力没有消耗太多,很快人就精神了;另一方面,虽然娃重达8斤1两,可幸运的是没有侧切,只有轻微撕裂,远没有头胎侧切那般疼痛难忍,屁股挨不了床。更重要的大概是,因为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已经有了心理预期,完全没有头胎时的一无所知、焦虑忐忑,所以心态非常轻松平和。


住在医院,最惦记的却是松松。爸妈把松带到医院,松第一句话居然是“妈妈,我要亲亲你”,上来就给了我一个拥抱和亲吻,那一刻,心里真是潮水泛滥。对于家里的新成员,他说了一句:妈妈,我终于有妹妹了,我好开心……其它时候,注意力都在我身上,来医院见我喂奶,就爬上病床给我捶背,还叮嘱妹妹:你别把妈妈咬疼了哦……他对我全身心的爱,让我写到此刻想起来,依旧眼眶湿湿。而因为有了妹妹,重温育儿历程,总会在某些时刻想起“松松当时也是这样”,鼻头一酸。


更高兴的是我妈,感叹了好几次——”生了个女儿,太好了,我就不担心你老了没地方去了”——虽然松很暖,但外婆总是觉得儿子长大了总是会疏离,更何况还有婆媳关系,而女儿才是贴心贴肺的小袄。每念及此,更是感慨,妈妈已经连我的老年生活都想好了,这才是亲妈。亲爹更是赶紧从昆山赶来,说要给我做几顿饭吃。


松爸的反应,有点“一脸懵逼”,念叨着“从小跟男孩一起长大,真的不知道女儿怎么带”。其实回家以后,便也自然而然地开启了“互撩模式”,颇有“爱对了人,每天都是情人节”之感。




相处日久,松也渐渐找到了当哥哥的感觉,虽然每天并不常撩妹妹,在妹妹噗噗的时候,会立刻用帽子罩住脑袋,捂住鼻子,一脸紧张尴尬的表情站在五米之外围观。但是当同学来家玩,妹妹俨然成为我家一处新景点——带着同学在家逐一指认“这是妹妹送我的礼物,这是我妹妹的玩具,还有喏,这是我妹妹的尿不湿” 。


嗯,我们早就替妹妹准备了一个owi的机器人送给哥哥,爸爸说“要高科技一点,这样才像外太空带来的礼物”。这是松看到礼物时的惊喜表情,至今他都对“这是妹妹带来的礼物”深信不疑,并爱不释手。




月子里的我,因为有月嫂,过得自如。看了许多书,理清了不少事情的思路,后续会慢慢分享。唯一不爽的就是被限制看电脑,没法更新公众号。天天盼着出月子可以干自己的事了,然而,残酷的事实告诉我,这是too young too simple。


二拖二刚刚开始

战斗模式从月嫂走了开始正式开启,这边哥哥要讲故事,那边妹妹要吃奶,要给妹妹洗澡换尿不湿,还要做饭。多线并行,时间飞逝,往往忙了一阵一抬头,就已经是中午。


第一个考验是晚上睡觉。外婆跟松睡会失眠,而我们也不想在这个敏感时刻让松分床,于是决定二拖二。


第一个晚上,松睡上铺,我和松爸睡1.5米的下铺,妹妹睡婴儿床。月子里睡觉很沉的我,瞬间变身超警觉兔子模式,一只耳朵听松的动静,一只耳朵听着妹妹的吭哧,大半夜没睡着。早上起来头晕脑胀,走出门时一下撞门框上。


松倒是很喜欢这样的安排,早上起来就穿着睡袋,哧溜溜从梯子上下来,要往我们中间钻,正好妹妹吃完奶没挪回小床,于是一家四口,大肉夹小肉,肥肉夹瘦肉地挤在一起。松满脸幸福、满足,我和松爸相视苦笑,妹妹带着一身的肉褶子,无忧无虑睡在中间。直到我热得受不了,愤而起身。


第二个晚上,决定改换模式,把沙发床挪到了大房间给松睡,主卧三张床高高低低一字排开,颇有“大通铺”之感——不想和松爸分床,因为希望即使有了两个孩子,夫妻也有时间和空间,偷来一点亲密,也希望养育的过程,是两人一手一脚共同参与。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孩子。


半夜,月子里从不大便的妹妹突然释放了黄金万两,我和松爸蹑手蹑脚起床,松爸打水,我拿着手机的电筒给他照亮。松迷迷糊糊说着梦话:我还想再看一本书……妹妹嗷嗷哭,我们摸着她的额头,轻声说着“嘘……”,她便也安静下来。


早上,松和妹妹同步起床,我一边催促松赶紧穿衣服,一边把妹妹抱来喂奶,爸爸急着出门,外婆准备早餐。原本我跟松承诺,等出了月子每天送他去上幼儿园,也成了泡影,根本没有时间留给我洗漱穿衣,只能目送他离开。


今早到现在,我和我妈抽空各自忙碌,买菜,带娃,收拾房间,给妹妹洗澡,做饭……马不停蹄。这篇小文是在期间穿插着完成。


深感有了二胎,绝非1+1=2,整个家庭的生活都要重新打乱进行排布,对大家都是个挑战。


对于松,要更多地学会自立,学会动作快,学会有时候放弃自己的权益让位给妹妹,学会等待。


对于我们,要更多地考虑时间和事务的统筹,更要努力做到孩子之间的平衡,自己与孩子的平衡,家庭与事业的平衡。


对于全家人,要学会彼此之间的分工合作,你做事我补台的默契,还有,控制那些因繁忙和疲惫带来的急躁、怒气与不满。


任重道远。


今早和妹妹对视,她笑眼弯弯,小嘴略张,彷佛要跟我说话。我也默默告诫自己:虽然有好多好多的事要做,但我却必须学会让自己享受当下的“慢”,这样软玉温香小小一团,缩在你怀里的日子,并不会太长。




ps,妹妹的名字里有个“榕”,希望她成长为大气、宽容的女生,也希望她和哥哥,肩并肩,长成两棵茁壮挺拔的树。




pps,准备了一点小小小心意,在支付宝——红包——口令红包中,输入“松榕谢谢你们”,可以领个小红包,虽然或许连一根棒棒糖都买不到。只是大家一乐,热闹一下。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方式感谢大家的不弃不离。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和松妈妈去游河 热门文章:

写在35岁的35条感悟    阅读/点赞 : 8839/189

感慨|| 我家就这样变成了1+1=4    阅读/点赞 : 6922/215

干货||寒假在家给娃听点啥    阅读/点赞 : 5026/81

碎碎念|| 我一定是过了个假年?    阅读/点赞 : 4162/134

图说我的2016    阅读/点赞 : 3315/76

记得慢慢来——写在你的五周岁生日    阅读/点赞 : 2893/78

感悟||幸福是一种能力    阅读/点赞 : 2779/95

手记||从低级思维走向高级思维    阅读/点赞 : 254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