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街知事,还有比这更LOW的做法吗?

石扉客 石扉客栈 2016-12-11

【长安街知事】是个以时政分析为主体的公号,如其自我介绍所言,“一群接近核心的小编,给你提供走心的时政新闻”,这两年办得有声有色,挺有影响。


它的母体《北京日报》是中国省级党报里政治意味特别的标杆性媒体,另外两家地位类似的是《解放日报》和《南方日报》。




这个公号摒弃了母体的呆板与僵化文风,却保留了其审慎和稳重的判断。在诸多时政类公号里,这个号的这个特点是我比较喜欢的地方。


但昨晚看到它发的这篇《“六公子”被查,都有不为人知的朋友圈》,实在大倒胃口。




艾宝俊被诉这个事情怎么做?


反腐新闻这三四年做得太多了,大家都麻木了,阅读量徘徊在低位,十万+遥不可及,考核不达标,怎么破?


那就祭出强梳大法,强行做个概念出来。


【长安街知事】就在这篇里把艾宝俊之子艾卿,苏荣之子苏铁志,刘铁男之子刘德成,蒋洁敏之子蒋峰,周本顺之子周靖,赵少麟之子赵晋这六名落马老虎的儿子合并同类项,做了个腐败“六公子”的概念出来。


这个强行梳理造概念的搞法,其实一点都不高明。领导干部特别是省部级以上干部,哪个落马不是家庭成员涉案?哪个落马没有秘书、下属和相关钱袋子涉案?


以前听一位纪委干部人谈打一只老虎,从老虎本身到其家庭成员、秘书、下属、相关企业等涉案人员,专案组基本都要上百人的规模才能照顾得过来。


政商合流的体制与监督乏力的框架之下,这种局面是很正常的逻辑。所以,能梳理出“六公子”,就会有七公子、八公子,还会有六格格、七驸马之类,区别不过是性别和亲属关系不同而已。


想起前段还有家媒体梳理了个三谷案的概念,把谷开来,谷俊山,谷丽萍三个案子绑到一起做了一篇文章。


我觉得这家走火入魔的媒体接下来是不是应该把张飞、岳飞邓飞绑在一起做篇三飞案的稿子。


接下来说说这个“六公子都有不为人知的朋友圈”。


用“朋友圈”这种网络概念来包装时事新闻乃至解构陈旧信息的做法,这两年很流行。


我在《博客天下》时,【咋整】的同事们做的三国朋友圈创意大概是最早一批刷屏的了。


后来这个创意被各种媒体滥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完全没有传播力了。


【长安街知事】也明白,这次索性加了一把火,不但杜撰了个朋友圈聊天内容(按照它自己的说法是“根据公开报道事实绘制的模拟微信朋友圈”),还杜撰了个像模像样足可以假乱真的微信注册信息。




以【长安街知事】梳理的所谓“六公子”案中排在第一的艾卿案为例,艾宝俊案刚刚起诉,漳州中院尚未开庭,而艾宝俊的妻子在艾被查前即已去世。


我想知道这种活灵活现绘制出来的“模拟朋友圈”,这种以艾卿之口模拟的“我妈、我叔全是庄”的描摹,在事实和证据上能否站得住脚。


我也想知道,这种杜撰出来的直接引语,和媒体的各种报道、法院终审的认定和艾案的真实情况c间,还有多少距离?


我还想知道,这种模拟儿子之口给去世不久的母亲加罪的做法,在新闻伦理和人伦道德上是否会冒犯到新闻人以及正常人的情感和认知。


一家省级党报打造的微信公号,把稿子做成这样,消费一下仇官情绪,就为了弄个十万+,还有比这更LOW的做法吗?



(只说懂的,只荐爱的。扫二维码,看石扉客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石扉客栈 微信二维码

石扉客栈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8583
点赞 151
更新 12月13日 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