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余生,又入虎口,这倒霉女主何时才能脱离苦海?

石扉客 石扉客栈 2016-12-12


关于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给各位推荐读下三联这篇《被老虎咬伤之后》(全文戳左下阅读原文


这其实是篇小偷懒的讨巧稿子,并没有多少一手调查。


记者只是说服受害女主做了个不长的访谈,再把此前的已有信息做了个诚实的梳理。


难得的是梳理得非常清晰,态度也很克制,几个事实要害基本点到了。


比如我比较关心的吵架下车这个问题,基本说清楚了,符合常识和逻辑。


再比如流出的就医照片问题。我也一直想,延庆医院和北医三院,啥时也能像吴亦凡就医事件中的华东医院一样,站出来给女主一个说法。


很少有哪个公共事件中的受害者,像这位女主这么陷入被事件和舆论连续夹击的多重伤害中。


仅仅是一起疏忽引发的意外,她痛失母亲,自己被咬伤毁容。


虎口余生后,又至今苦苦挣扎在社交媒体的血盆大口中,不知道何时才能脱离苦海。


试图借助传统媒体的合法性来纠正社交媒体上谬误与偏见,又被剪裁和嫁接得面目全非,于是在各种歪曲与澄清的夹缝中辗转:


11月28日,辽宁卫视的《有请主角儿》栏目播放了赵菁的专题节目,在舞台上,赵菁戴着口罩,叙述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她还是跟其他采访中一样,说话条理清晰,诉求明确,也没有情绪激动,也没有眼泪。最后是在男主持人的煽情中,在音乐声里加入了一段向母亲流泪的致歉。


……


当晚,赵菁在朋友圈发声明,告知辽宁卫视传播有误,她并未承认自己负主要责任,“本人只对自己的母亲道歉,至始至终认为动物园应当负主要责任!特此声明!”


一家新媒体公号的文章,甚至觉得她不该去索赔和起诉园方,因为母亲尸骨未寒。


按照不少社交媒体上的呼声,似乎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的老虎笼子,才是她最应该的归宿。


这些冷血又无脑的咆哮啊,至今声声在耳。


这事,尽管南周和三联等都先后推出了还不错的稿子,但在影响舆情和事件进程上,这些还算优质的传统媒体在咆哮的社交媒体前仍然是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这就像在川普当选的预测上,纽时等传统媒体打了个令人目瞪口呆的大败仗一样。


稍让我安慰的是,我周围的几个朋友,比如何兵、朱学东、王志安等,都和我的看法基本一致,那就是事主有错,动物园也要负主要责任


对了,三联这篇的作者叫刘敏,此前推荐过这位年轻女记者的另外一篇👉退休公安厅长赵黎平凶杀案,我最失败的一次采访




 关于栈友团


因栈友实在太热情,栈友一团500人已满,临时决定成立栈友二团,此前已扫码加店小二微信的可以直接小窗店小二,还未加的可继续扫二维码👉继续备战备荒,加上后再小窗店小二,栈友二团加满500人为止。


因此前石扉客栈有过两次被销号的经历,栈友团定位就是石扉客栈联络群,以防客栈被销号后无法联系,所以建议入团后设置消息勿打扰,无事少发言。


两个栈友团实行独裁制,过几天会颁布群规,暂定约法三章如下:


1、严禁发任何政治敏感信息特别是跟习直接相关的信息。


2、严禁发任何商业广告和骚扰信息。


3、严禁刷屏,团长有权随时踢人。






(只说懂的,只荐爱的。扫二维码,看石扉客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石扉客栈 微信二维码

石扉客栈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7172
点赞 39
更新 12月14日 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