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页岩气出口中国还用多久

无所不能 2014-01-28

无所不能,每天提供能源领域的重大事件、公司、人物、科技和趋势的精选阅读。请点击文章标题下方 “无所不能” 关注我们;点击右上角—分享,可在你的朋友圈分享。


页岩气掀起的美国能源独立革命,对全球能源与政治格局都将带来重大影响。潜在影响之一就是北美页岩气直接出口亚洲市场的可能性。现在看来,这样的可能性正在越来越接近现实。


据最新一期财新《新世纪》报道,中海油正在启动一个名为“极光”(Aurora)的LNG出口项目,通过所收购的尼克森能源公司,与两家日本公司合作,将在加拿大开发的页岩气出口到亚洲市场,项目投资预计高达200亿美元。


中海油这一项目如果能够顺利实现,无疑将对亚太能源市场的格局有重大影响,对俄罗斯产生进一步的压力。两家日本公司的参与,也预示着中国与日本从能源需求现实出发考虑协同合作的新姿态。


北美页岩气出口中国还用多久


黄凯茜|文


    根据财新《新世纪》报道,中海油1月20日发布的2014年战略展望显示,公司产量目标为4.22亿-4.35亿桶油当量,较2013年估计增长2.4%-5.6%,其中预计全资子公司加拿大尼克森能源公司(下称尼克森能源)贡献6900万桶油当量。


  2013年,尼克森能源已经占到中海油总产量的15%。但在分析机构对此仍表示失望,他们本来指望中海油花151亿美元鲸吞尼克森能源之后能够很快看见成效。


  “尼克森能源吃掉了中海油每年开支很大一部分,这个庞然大物对中海油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一位分析师问道。


  中海油2013年的资本支出从2012年的599亿元人民币陡增至905亿元,其中尼克森能源资本支出约为165亿元,占18.2%,现有项目和在建项目的资本支出大幅增加。中海油需要在完成并购之后慢慢消化,但供应偏紧的中国国内能源市场,仍期待着尼克森能源的产量贡献能带来“摸得着”的实惠。


  这个实惠很可能会从一个名为“极光”的项目中开始。


  中海油2013年11月13日宣布,尼克森能源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下称BC省)签署土地专营协议,拟在鲁珀特王子港(Prince Rupert)附近的格拉西角(Grassy Point)建造LNG(液化天然气)处理厂及出口终端进行可行性评估,将尼克森能源在BC省区块中开采的页岩气出口到亚太市场。


  这个LNG出口项目被命名为“极光”(Aurora LNG)——这种加拿大北部极地区域奇美的景象,它寓示着合作各方希望项目前景能够带来惊喜。


  中海油目前累计落实的中长期LNG资源合同为每年2160万吨,到2020年在老订单到期的压力之下,要达到每年4000万吨的目标,还有很大的缺口。


  在紧迫的进口需求形势下,中海油需要未雨绸缪地寻找资源,完成尼克森的并购之后,当地丰富的页岩气资源成为中海油的“自家后院”。


  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00883.HK/NYSE:CEO,下称中国海油)首席执行官李凡荣认为,“液化天然气出口是尼克森在加拿大的页岩气业务价值最大化的最佳选择”。在这个项目中,尼克森能源将与两家以LNG业务为强项的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公司INPEX和日本工程公司JGC共同投资,尼克森能源占60%的权益,两家合作伙伴和尼克森能源在上游页岩气资产当中也有权益合作。由此,尼克森能源的上游开发优势和合作伙伴的LNG业务经验相辅相成。


  位于BC省北部的页岩气区块,是尼克森能源全球资产组合中重要的一部分,主要位于霍恩河(Horn River)、科尔多瓦(Cordova)盆地和Liard地区,尼克森在这三个区块拥有的权益储量高达1.5万亿立方英尺,Liard区块还有2.3万亿立方英尺的前景资源量。


  据估算,由尼克森能源主导的Aurora LNG出口项目,总体投资会达到200亿美元,除了从气田出来的管道,LNG出口终端(Terminal)的投资是大头,要修建天然气液化压缩工厂和船运码头,电力、公路等基础设施也要配套。此外,由于修建的管道需经过多个土著居民社区,再加上征地谈判、环境影响评估和游说,预计能在2021年-2023年左右实现第一批出口。

‘’

  中海油气电集团一名管理层人士向财新记者介绍,尼克森能源及其合作方已经斥资2400万美元买了一块地用于LNG出口基地建设,2400万吨出口产能的生产线分两期建设,一期1200万吨。目前还在做环境评估阶段,待审批结束才能开始做投资决策。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亚洲区董事总经理王琨认为,从全球范围来看,天然气上游资源的供给比较充裕,仅把投资锁定在上游资产权益上并不能有太高的回报。而中海油控制LNG出口项目的一个好处,是在上下游都能赚钱,“上游资源就像一个蓄水池,还要把出口的水龙头拧开”。


  然而,前述中海油管理层人士更看重资源掌控对获得更有利的LNG合同的重要性。“中海油的上游资产买得还不够。”他认为,一般国际上的做法是,上游资产有多大的比例,LNG就要按照相近的比例购买,“因为上游的利润率比运营LNG出口项目高,能达到50%,不论LNG能卖多少钱,先掌控上游开采的盈利有助于保证上下游链条的盈利水平。”实际操作当中,中海油在此前签订LNG订单的同时,往往伴随有上游资产权益或LNG液化生产线运营权益的收购。


  BC省政府在积极推动向亚太地区的LNG出口,BC省省长Christy Clark已经向在北京的办事处任命一名专职代表,以促进中国与BC省的商务往来。王琨表示,预计20年内LNG项目将给BC省带来上千亿美元的投资。


  加拿大方面的积极性不仅因为带动的投资规模巨大,他们还面临着来自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竞争。然而对于中国来说,美国对包括中国在内的非自由贸易区国家(non-FTA)的能源政策有很大不确定性,不能押上所有的期望,需要把可获得的LNG资源分散在世界各地,从而提升议价能力,降低风险。


  目前,壳牌、英国天然气集团、埃克森美孚等公司已纷纷来到加拿大BC省西海岸列队等待,在Kitimat、Prince Rupert和Grassy Point等地区分布着11个等待政府审批的LNG出口项目。亦有消息显示,中石油、中石化、新奥能源和华电集团也开始与项目运营商接洽投资事宜。


(作者为财新《新世纪》 记者,原文标题为“中海油如何消化尼克森”。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以浏览全文和更多“无所不能”的精彩内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