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是一部呵呵,呵呵,呵呵的电影

亲切的柚子 柚子年华 2016-12-17

尽管张艺谋反复强调《长城》在中美合拍,用国际经验输出东方故事等方向的探索和突破,但我还是觉得《长城》是一部制片思路上,有很多地方欠考虑的电影。




这个电影的问题大家说了很多,有人认为是表演全都不在线,有人说是景甜违和的女一号(我觉得景甜不应该背这个锅,这个之后说),但我觉得这些问题都不是致命的。这个电影不好看的原因体现在两个方面。


1、陈旧;2、无感。



所谓陈旧,体现在创意的匮乏,在就连最照顾普通观众的漫威都开始做视觉奇诡的《奇异博士》,百年老厂迪士尼都尝试将类型融合和社会批判融入到动画片《疯狂动物城》,《新哥斯拉》都借着怪兽批判政体的时代,《长城》讲述的故事还是最肤浅的打怪兽。花了那么多钱,拍了一个塔防游戏。


▲上图是《僵尸世界大战》,下图是《长城》


视觉方面,《长城》使用的“饕餮”海战术,已经被《星河战队》《僵尸世界大战》这样的电影用过无数次了。对了,《大决战》不也是这样吗?


要说创意,《长城》玩的都是小机关小技巧,局部的小设计不能改编整体创意匮乏的事实。我可以说整个电影最有创意的地方是用双截棍敲鼓吗?还有把怪兽的眼睛放在胳肢窝下面吗?


简单普及一下《长城》的历史,这个电影概念很早就出现了:如果长城是抵御外星怪兽而建的防御工事会怎么样。后来剧本故事几易其手,2011年传奇影业的老大Thomas Tull和《僵尸世界大战》原著作者Max Brooks一起开发了这个故事,《血钻》导演爱德华·兹威克本来想要执导,当时想让章子怡来演。



随着中国电影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长城》成为了张艺谋导演的新片。传奇出了占大头的投资,环球做全球发行,国内是中影和乐视投资(占比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就不说那么细了),万达旗下青岛影城提供拍摄资源,以及40%在当地制作的返点补贴(这个之前媒体有报道)。整个电影制作1.5亿美元(来自公开报道),宣发投入不明。




很多人提出这个电影恢弘的气势,那其实是张艺谋最为擅长的部分。柚子君看完电影后觉得,这个电影就是一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马特·达蒙就是那个参与演出的外宾。其余的中国演员都是背景,只有景甜,充当了林妙可的那个角色。


这个电影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让人无感。


前段时间看了《萨利机长》,我很纳闷为什么一个早已经知道结果的空难,观众在看过之后依然感动到眼含热泪。因为导演在其中注入了强烈的人文关怀,或者说得直接一点,是对人的关心。你看飞机要迫降时候每个人是怎么表现的,每个人是怎么反应的,伊斯特伍德在电影里可以用一个镜头就能展现一个人的状态,准确且温暖。


如果你们说《萨利机长》不是商业片,不够脑残,那么就来看看《美国队长3》(这部电影的口碑其实非常一般),这里面同样回溯了托尼·斯塔克悲剧的童年,强调了美队友情和国家安全方面不可调和的矛盾,尽管幼稚,但确实可以让观众共情。




还有刷爆朋友圈的《湄公河行动》,那里面的战友情也十分感人,在有限的篇幅下,林超贤还试图挖掘张涵予的家庭,以及彭于晏的感情历程,虽然有点肤浅,但是努力做出来了。


《长城》里则体现了一种不可理喻的愚忠,这个电影前半部分一直在讲述中国士兵如何保家卫国,不顾生死地奉献牺牲。他们充满了斗志,可是除了景甜,我看不到任何一个活生生的灵魂,所以张涵予饰演的禁军统领死去的时候,我没有任何感觉。


即便张艺谋努力地不惜靠拖慢节奏放了那么多孔明灯,用老腔唱出“秦时明月汉时关”,但那些细节也无济于事,因为我们还没有建立起对张涵予的一丝丝共情,相信很多观众都是这样的。



其实这个电影有一个点可以好好发挥挖掘。当那么多士兵不顾生死,为了保护首都回到皇宫的时候。我们看到了王俊凯扮演的昏庸小皇帝,无能且狂傲,他身边的大臣则一个个都是奸臣的扮相。当马特·达蒙意识到,所有的士兵勇士,保护的是这样的一个政权的时候,他的心里难道没有波动吗,他刚刚建立起的信仰没有动摇吗?


不是要做给外国人看的电影吗,马特·达蒙这个角色在这个应该特别有戏啊!


可惜,真的没有。


《长城》里出现的只有士兵、饕餮、皇族,普通人百姓一个都没有出现,一个都没有。尽管士兵们喊着口号,要保护汴梁的黎明百姓,但是我们没有看到。“百姓”只出现在口号里,这倒是真的挺像当下。




那么多人,为了一个这样荒谬的政权牺牲,我找不到理由。所以当张涵予、鹿晗、刘德华一个个死去的时候,我没有任何感觉,因为他们都没有被建立起来。非要选一个的话,我觉得鹿晗的人物还算饱满,因为他起码有弱点,有困惑,有成长。


站在剧作的角度,别笑,这个电影里最应该死的人是景甜扮演的角色。因为她出现的篇幅最多,她与马特·达蒙的互动最多,她的喜怒哀乐出现的最多,如果这个人物去死,可能观众还能感受到一点遗憾和感慨。


《长城》一直在宣传自己在文化输出,全球化制作方面的贡献和探索,为此制片团队做了很多的研究。甚至在幕后团队的搭建,制作人员结构安排上都煞费苦心。但是柚子君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样本,因为好电影,不是比技术,而是比对人性的洞察,对人性的关怀。如果没有人性,起码让我看到炫的,好玩的,新鲜的玩意儿。


还有就是你要让外国人看中国的什么,文化输出,输出哪部分的文化很关键,再难听的话我就不说了。




柚子君在电影院坐到了字幕全部出完,发现这个电影的确在特效上非常用心。首先《长城》实打实地请到了Weta和工业光魔这两家全球最顶级的特效公司(之前没有华语片做到过),他们为这个电影制作的特效在技术规格上是绝对有保障的。此外,其他辅助的特效公司比如Base也是中国最顶级的,还有Lola VFX、The Third Floor(这个在《爵迹》的文章里讲过),包括转3D的公司都是顶级的。这个电影制作上的诚意毋庸置疑。


整个电影我非常喜欢片子开始五军列战的段落,五种军队,五种颜色,配合音乐和战鼓的节奏,在视听空间里形成了美轮美奂、无与伦比的交响,整个场景设计让人心潮澎湃,我看过之后非常兴奋,张艺谋是这方面当仁不让的天才和大师。


可惜,后面我们再也看不见类似的段落了。


其实通过这段也可以看出来,张艺谋是做梦都想成为黑泽明啊。那种秩序,那种庄严,张艺谋都可以复制,但是张艺谋维度没有像黑泽明一样,在电影里加入人的元素,《萨利机长》怎么说的?Human Factor。


最后立个Flag,如果还是这个版本的电影明年二月在北美上映,票房可能会超过《英雄》,但是对比1.5亿美元的投资来说,一定是惨败。




但是写了这些,就说明中国电影的国际合作不现实吗?柚子君觉得恰恰相反,《长城》的经验和努力,让我们看到了国际合拍片种种新的可能。据我所知,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尝试做类似的项目,有一些还不错。在这条道路上,《长城》是开拓者,未来有更多值得期待。


PS:发这条推送前,我看了张艺谋的一篇采访,他这样说:


我觉得好像我们对自己的电影评判标准都是特别严苛的,但对人家的电影,我们又用的是另一套评判标准,好像都能理解了,都能换位思考了。这就是典型的双重标准,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是我特别明显的感觉。对外来的电影,我们全都理解,我们全在讲梦、讲童贞;对自己的东西,马上就亮出非常犀利的宝剑,让你体无完肤。说到底,我们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艺术家,不爱惜自己的创作。我就开玩笑说,如果《聂隐娘》是我拍的,早就被骂死了。


我特别不明白,张艺谋是装傻,还是真糊涂。


最后补充一位我很敬重的前辈今天引用的一段话:

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柚子年华

腿长脸残 宅色双修

习惯闷骚 偶尔吐槽





回复关键词,查看相应文章


朋友圈新闻|存在感|美妙肉体|自拍女王|偷情|少女零食|杰克逊|小李子北京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