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地方最容易出现新纳粹 | 大象公会

大象公会 2015-04-25

为什么当年希特勒眼中只能做肥皂的民族,纷纷出现了新纳粹组织,为什么前苏东阵营国家在民主化之后成为新纳粹的沃土,新纳粹偏爱什么样的国土?


文/鲍君恩


一个幽灵,纳粹的幽灵,在亚欧大陆游荡。如果你留意新闻,就该知道,新纳粹组织早已不是德国、法国、奥地利、意大利这些二战期间盛行过法西斯主义国家的特产,它在今天的扩张,会让当年的德国纳粹目瞪口呆。


——奉行雅利安人至上的纳粹党徒,绝对想不到他们口中的“劣等民族”蒙古人会在21世纪继承自己衣钵。蒙古民主化后,“达亚尔蒙古”、“白色十字”等新纳粹组织迅速崛起,他们不但使用万字符、鹰徽、举手礼等纳粹经典符号,而且时不时骚扰外国人,尤其是针对中国人,即使中国的蒙古族他们也不放过——3月29日,1名内蒙古华人在蒙古登山时,被蒙古新纳粹勒令下跪。



蒙古新纳粹组织“白色口十字”成员行纳粹礼


如果希特勒活过来,他应该会严厉禁止这些人使用纳粹符号,禁止崇拜他,因为近年来新纳粹组织最活跃的地区和人群,恰恰是他眼中最该被消灭的。


【“肥皂堆”中的新纳粹】


因为迫害和攻击对象主要是中国人,近年来中国人听说得最多的新纳粹组织,大概就是蒙古新纳粹了。



蒙古极端民族组织——泛蒙古运动的旗帜


二战档案中有些记录该会让这些新纳粹不太自在——纳粹有时会强调红军士兵中有些人是蒙古人长相,来暗示苏联人的野蛮和劣等;此外,希特勒虽然没有专门发表过对蒙古人的看法,但苏德战争中,苏军战俘中的蒙古人往往会被德军挑出来就地处决。


蒙古新纳粹多少知道,在纳粹眼中,蒙古人比斯拉夫人地位更低,是只能被送进焚尸炉用来制造肥皂的原料。但他们自有办法治疗这种误伤,蒙古人民联盟的头目沙里•蒙贡•额尔德厄曾这么解释:“希特勒是成吉思汗的门徒,蒙古青年对第三帝国的思想感兴趣,这毫不奇怪。希特勒蹲监狱的时候读了介绍成吉思汗生平的书,他对这本书着迷”。


蒙古人都能崇拜希特勒,俄罗斯人就更有资格。


苏联刚解体,俄国新纳粹就出现在了街头,通常他们被称为光头党,今天俄罗斯的光头党数量在10万左右,占全世界光头党总数的一半以上,远远超过德国。“光头党”按入道时间长短分为“左翼”和“右翼”。“左翼光头党”是指那些刚刚入道的成员,这些人必须在袭击10到20名“俄罗斯的民族敌人”后才能成为真正的“光头党”。



俄罗斯新纳粹分子虐打15岁同性恋少年,并迫使他敬纳粹军礼


相比蒙古新纳粹,他们理念上与纳粹鼻祖稍微还有接近之处——多数主张白人至上,通常集体出动,手持铁器、棍棒,在地铁、市场等公共场所袭击高加索人、中亚人、黑人、亚洲人等非白种人,偶尔中国商人也会遭殴打。


俄罗斯新纳粹组织众多,有些会显示出相当的文化原创性,譬如国家布尔什维克党并未完全照搬纳粹的旗帜和符号,而是把苏俄的镰刀斧头与纳粹旗帜嫁接处理——纳粹旗帜中间的万字符号被黑色的镰刀斧头替代。



国家布尔什维克党


整体上,东欧、中欧这些曾被希特勒认为是低等人群聚集之地,受纳粹残虐最深,但又是近年来新纳粹最活跃的地区。譬如捷克、波兰、斯洛伐克,便是除俄罗斯外民间种族暴力最严重的三个国家。


由于新纳粹在俄罗斯的蓬勃发展,甚至传染给了犹太人——近年来,由前苏联裔犹太人组成的 “埃里与纳粹”、“巡逻36”等新纳粹组织已经在以色列发起了多次针对同族的暴力袭击。


这还不是最令人惊讶的,俄罗斯还有个基佬雅利安国家社会主义者(GayAryan National-Socialists),是个完全由同性恋组成的纳粹组织——要知道,纳粹德国上台后,曾大肆抓捕同性恋,其中有5000-15000人被送进集中营处决。



同性恋新纳粹集会


他们的旗帜会让希特勒暴跳如雷——两根橄榄枝的顶端是纳粹万字符号,但细看每个万字符号的顶端都是龟头,万字符号下由橄榄枝环抱的,不是两根交叉的宝剑,而是两条勃起的阴茎。



基佬雅利安国家社会主义者旗帜


这群不被纳粹接受的人同样宣称“我们为血统的纯净而战,为白种人的肤色而战”,他们虽不与异性交往,但不接受白人和黑人结合,因为“这种跨种族结合看着实在太恶心,你怎么能和这种残次品一起生活呢?”


德国本土的新新纳粹也会让希特勒暴跳如雷:老一代“光头党”的朋克装扮多少还带有纳粹审美,由于号召力大不如前,新一代的新纳粹干脆向美国黑人流行文化靠拢,他们不但穿黑人的hip-hop服饰,听的也是说唱和雷鬼,其成员甚至打起了“多跟纳粹无套性交”的标语。



早期德国的新纳粹分子常以光头形象示人


有些希特勒都未必能在地图上正确指出的地方,也出现了新纳粹,譬如马来西亚新纳粹就成功地把伊斯兰传统与纳粹精神相结合,发展出了具有马来特色的纳粹——他们知道西方的同志不接受他们,但并不认为只有金发碧眼的人才可以纳粹,棕色皮肤、棕色眼睛、黑头发的人同样有资格。和蒙古纳粹一样,他们主要反对华人。


巴西“圣保罗光头党”则把希特勒的种族主义转化为本土的地图炮,他们除了歧视犹太人、黑人和同性恋者,还视在巴西南方打工的东北部人为瘟疫,主张把东北部的人都关进集中营。


中国人往往在各种新纳粹的歧视链中处于最底端,中国崇拜希特勒的网民肯定不高兴,但乌克兰的新纳粹一定能赢得强国论坛和铁血社区里那些爱国网民的好感——在他们瓜分俄罗斯的计划中,中国要负责吞并蒙古和整个西伯利亚。



网上流传的乌克兰新纳粹肢解俄罗斯计划图


近年新兴的新纳粹并不全都是希特勒眼中应当被送去制造肥皂的原料,二战时日本曾被希特勒封为“荣誉雅利安人”,日本新纳粹连名字都和纳粹鼻祖很像:“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工人党”,他们主张把纳粹意识形态与传统军国主义和武士道融合,否认日本的二战侵略史,散布对中国人和朝鲜人的敌意,只不过他们的人气相当低迷。



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工人党


除了民间的活跃,新纳粹在各国政坛的表现也不容小觑。公认的新纳粹政党中,法国国民阵线、奥地利自由党在近年选举中都呈现出明显上升势头。近期表现抢眼的则是希腊的“金色黎明”,在2015年1月的大选中,该党赢得议会17席,成为全国第三大党。



金色黎明党党徽


这些新纳粹会如何看待彼此?希腊金色黎明党成员Alexandros Plomeratis曾这样说:“把移民变成肥皂,用来洗澡还可能会得皮疹,只能清洗汽车和路面……”



在球场行纳粹军礼的希腊足球运动员吉厄戈斯·卡提蒂斯


【纳粹幽灵为何不死】


新纳粹并不是在今天才出现,纳粹德国覆亡不久它就死灰复燃了。


1945年盟军击败纳粹德国后,美、苏、英、法四国分别在各自占领区开展去纳粹化运动,但效果不一:美国拥有民主化改造的最大热情,对占区内全民发放问卷逐一甄别,但冷战开始后无暇顾及,把去纳粹化工作基本交给德国人;英国奉行保守主义,把改造重点放在上层,措施比美国温和得多;而法国由于与德国的宿怨,着重于现实利益的攫取,对去纳粹化热情不高。


苏联人没兴趣像美国人一样甄别,而是坚持“加入纳粹即有罪”的原则,194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苏占区共逮捕67179人,其中约42000人死亡,而美英法三国虽然逮捕了近18万人,但只有486人被执行死刑。


西德虽然出台了各种法律防止纳粹复辟,譬如“不准公开悬挂、佩戴纳粹标识,不准公开宣扬纳粹”,但法治国家存在打法律擦边球的空子,战后武装党卫军的退伍军人、希特勒青年团的老团员纷纷组建民间组织,传播纳粹意识形态。



1964年,西德邮政部发行的反纳粹组织领导人“7.20事件”纪念邮票


不过,西德政府也早有防备——明面上,允许带有纳粹性质的政党出现,可以使其参与民主选举的游戏规则,便于监控和转化,而选票与政党议会席位门槛,也使各种带纳粹性质的政党很难成气候。


暗地里,宪法保卫局在这些政党中安插了大量特工,政党成员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在掌控之中。渗透程度之深,甚至让德国政府险些下不来台——2002年,联邦宪法法院在传唤国家民主党要员听证时发现,该党有1/7的要员曾为德国情报机构服务多年。


不单是德国,上世纪60年代后,西欧各国纷纷出现新纳粹政党和组织,连自由主义的大本营英国也出现了“英国国家党”等带有纳粹性质的党派。



英国国家党是英知名的极右翼政党,反移民、反伊斯兰教徒、反多元文化,素来被认为是英国的纳粹党


首要的原因是经济,以德国为例。1950年代至60年代初,阿登纳政府创造的经济奇迹让德国人重拾信心,新纳粹随之淡出视野。1966年出现经济危机后,德意志国家民主党短短几年内迅速发展。


经济学家本杰明•弗里德曼在《经济增长的道德成果》一书中,分析美、英、法、德各国历史得出结论,经济增长能缓解种族信仰矛盾,使社会宽容理性,反之亦然。西欧经济在战后迅速增长,但增速一旦放缓,失业率提高、福利水平下降就会激起对民主制度低效率的不满。


经过高增长后,今天西欧各国的高福利高税收政策造成资本外流和政府负担过重,加速了经济恶性循环,推崇集权政治的新纳粹意识形态自然会赢得更多好感。同时,西欧战后低生育率导致人口危机,必须放宽移民政策填补劳动力空缺,经济不景气时,本土居民很容易将生活水平的下降归罪于移民,英国人对巴基斯坦移民的仇视,德国人对土耳其移民的抵触,都与新纳粹的排外主张一一对接。


另外,欧盟的成立淡化了民族国家的界限,也会激起民族主义的反弹,在各国新纳粹的竞选口号中,“脱离欧盟”的宣传普遍存在。不过,战后西欧各国公民教育的深入人心,西德战后诞生的一代人更经历过重新审视和清算父辈的罪行,新纳粹虽然能迎合部分人的情绪,但无法提出改善经济的具体主张,上世纪90年代之前,他们虽然在朝野都有一定影响,但始终难居主流。


但是,柏林墙的倒塌,新纳粹找到了他们最适宜的温床。


【新纳粹偏爱的国土】


柏林墙倒塌后,新纳粹势力突然兵强马壮起来。据德国联邦警察局公布的数据,1987年至1990年之间,每年发生的新纳粹暴力事件只有百余起,而1991年这类事件突然增至2368起。



2010年德国各州新纳粹数量统计


之后的发展更为迅速,据曼彻斯特都会大学研究者罗伯特•格里姆2010年的统计,除首都柏林外,前东德地区的新纳粹占人口比例是其他各州的3倍,国家民主党党员数量也在德国全境遥遥领先。



2010年德国国家民主党党员分布图


为什么长期受社会主义教育的东部,更易滋生新纳粹?


经济是最直观原因。德国统一后,前东德地区出现了大批失业,且长期远高于德国西部,这无疑会酿成剧烈的社会危机。1990年以前,西欧各国的新纳粹暴力事件数量相差不大,东德的加入,使德国一跃成为西欧新纳粹最猖獗的国家。


仅仅是经济原因吗?


东德并非孤例,事实上,新纳粹明显更偏爱前苏东国家,只要实行民主化,各种新纳粹组织必如雨后的蘑菇一夜之间全都冒了出来。


德国政治学家Cus Mudde在《中东欧的极端种族主义》中指出,中东欧国家虽然经济发展水平不一,但近一半国家频繁爆发种族暴力事件,其中捷克、波兰、斯洛伐克三国已与德国水平相当。


不过,相关数据无法精确统计,因为在这些国家,实施暴力的主体已经不止是光头党,还有警察、军人等国家工作人员参与其中,当地法院在面临公民对种族暴力的控诉时也会常常选择无视。当然还少不了俄罗斯,统计他们制造的暴力事件已没有意义,因为这是大城市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事。



俄罗斯“反同”游行上的新纳粹成员正在敬礼


如果再把蒙古放进来,总结以上各国的共同特征,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不太愉快的事实——新纳粹最猖獗的地区,全部都是前列宁主义国家。

为什么列宁主义国家会成为新纳粹的摇篮?


按当年苏联人和东德统一社会党的说法,纳粹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产物,无论西德如何防范,都必然无法根除纳粹现象,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彻底消灭纳粹。事实也是如此,东德根本没有新纳粹的活动。


但是,历史上虽然纳粹与列宁主义水火不容,但二者的价值内核:国家主义、集体主义和总体战思想几乎完全一样。很多东德青年之所以能够迅速变成新纳粹,除了自身境遇的落差外,从小受到的教育决定了他们在列宁主义被否定后很容易投向新纳粹的怀抱。


而西德虽无法根绝新纳粹,但其战后警惕国家主义、集体主义,注重个人权利与自由的系统教育,使新纳粹的价值内核很难被德国社会接受。



西德前总理勃兰特在二战前便是德国反纳粹斗士


纳粹和列宁主义对民族问题的不同态度,则是另一个重要原因。列宁主义政党对多民族地区的强制整合和一致化,强行掩盖了原本激烈的民族矛盾,一俟制度破产,长久压抑的矛盾便会全面爆发,大众心理与极端排外的纳粹思想迅速达成一致。中东欧各国迫害少数民族的国家行为,正是这种压抑的反映。


如果一个前列宁主义国家转型后仍然痴迷于建设“伟大国家”,它无疑是新纳粹最好的温床。俄罗斯除了光头党泛滥,政坛上还活跃着一批新纳粹“口炮党”,最著名的当属杜马副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和副总理罗戈津,前者曾宣传要“将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从地图上抹掉”,后者因飞机被罗马尼亚拒绝过境,宣称“要坐图-160轰炸机回来”。


不过,有普京这样的“硬汉总统”在,日里诺夫斯基和罗戈津只能当插科打诨的配角,忠于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和青年近卫军组织(大象公会近期将推出《普京近卫军》,敬请期待),某种程度上被认为是普京等于希特勒的标志。


就像希特勒不能阻止他眼中的各种肥皂原料今天奉他为偶像一样,虽然普京严格与各种新纳粹划清界限,颁布了专门打击新纳粹的法律,但前不久在俄罗斯举行的“国际保守派论坛”上,来自世界各国的新纳粹政党代表纷纷表达了对普京的赞赏。



网络恶搞图片


版权声明

大象公会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版权归大象公会所有。如希望转载,

请事前联系我们:

bd@idaxiang.org

知识 | 见识 | 见闻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大象公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