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族》《舞娘》《彩虹伴我心》同志导演范坡坡和他的同志影像史

范坡坡,同志导演、作家、活动家。2007年出版个人著作《春光乍泄:百部同志电影全记录》,2009年至今拍摄了多部同志题材纪录片:《新前门大街》、《柜族》、《彩虹伴我心》、《舞娘》,多年来从事同志电影以及同志活动的宣传,北京酷儿影展组委会成员。本周五晚9点,坡坡来到Youthfilmic Talk,和大家聊聊同志电影以及


用影像作为沟通的桥梁


关于《春光乍泄:百部同志电影全纪录》:

我差不多从2007年毕业之后才开始做同志相关的纪录片。毕业之前出过一本书:《春光乍泄:百部同志电影全纪录》。写这本书的基础是我上学的时候写了几篇与同志电影相关的论文,但我在查资料的时候,发现国内很少有这样话题的书籍。我是05的时候开始动手写这本书,但我写这本书的时候非常年轻,也就20出头,再加上当时书商催的比较紧,里面很多影评是晚上熬夜写的,半梦半醒的时候写的,所以很多观点现在不能苟同。如果大家对这本书感兴趣,现在网上还能找的到。


关于《新前门大街》:

其实我是电影学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的,2007年毕业之后,我的很多同学都奋斗在写国内电视剧的一线阵营上面。但是当时我攒了一些钱,买了一台DV机,想做一些有关影像的事情,最后决定从纪录片开始。现在想想还挺诧异会选择做纪录片的,因为我上学的时候纪录片的课我基本都在睡觉。所有的事情几乎从零开始,要自己学摄影、剪辑,我的预算不多,要自己做所有的事情,包揽了一个电影所有的工种


我真正做出来的第一个纪录短片是在2009年:《新前门大街》。记录了当时在前门拍婚纱照的两对新郎和新娘,以及他们准备这个事情的过程,也包括大街上众人的反应。可能很多人都看过那个新闻,这个事件还是挺有名的。这个片子在很多国际电影节上放映了,包括像温哥华国际电影节,在东京的亚洲酷儿影展,还有香港同志影展都有播放。

(《新前门大街》的两张剧照)


关于《柜族》:

当时我们就在大街上问人对同性恋的看法,很多人都说我支持啊,但是如果是他们的家人,却往往会反对。于是给我一个启示,我觉得对中国人来说,同性恋最大的问题就是会威胁到中国传统的家庭价值观。于是在2009年我就拍了一个《柜族》,讲的就是同性恋对他们的家庭出柜的问题。当时挺难找到拍摄的对象,因为当时大部分同性恋是没有对家庭出柜的,他们也担心他们的身份在同事面前曝光会丢掉工作。


(《柜族》的DVD封面)


关于《彩虹伴我心》:

其实我都很难想象在2011年的时候就能做一个关于同性恋父母的片子,关于妈妈的片子。一开始是同性恋亲友会找到我,他们想做一个这样的片子,一方面他们有一些这样的资源:有一些同性恋的父母在比较公开的说这些事情,另一方面我也找到了这样的朋友。最后找到了6位妈妈,拍了这部片子《彩虹伴我心》。在拍摄的时候,有一些妈妈说不太方便出现在网络上,但是在剪辑的过程中,她们都愿意出镜了,所以我也很感谢她们。


(《彩虹伴我心》的海报)


我现在拍的片子,英文名叫Pa Pa Rainbow,中文名还没有定,但是大家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在放映《彩虹伴我心》的过程当中,有很多人就提问说妈妈都出现了,那么爸爸都在哪里。所以我希望通过Pa Pa Rainbow,不仅能探讨一下同性恋和家庭的关系,另外也能探讨一下对于男性气质一定要阳刚的这种传统观念的看法。很多爸爸不愿意走出来是因为觉得是一件不阳刚的事情,我们现在就用更多元的方式去呈现中国的男性


关于《舞娘》:

接下来我要介绍这个片子叫《舞娘》。我是在08年底的时候去的广西南宁,本来我是去做放映的,放映完了以后,酒吧的老板就说你晚上要留下来看我们的表演,因为真的很棒。看完以后我首先觉得很美,其次我觉得每个变装皇后的背后都有条心路历程让我很感兴趣。本来放映之后就要离开广西的,但是我当时留下来拍了一个星期。2009年的时候我又去了两次,2010又去了一次,2011年的时候把这个片子剪出来。


(《舞娘》的海报)


做这个片子有一个小小的背景,我们在做酷儿影展的时候,就有放有关跨性别、反串的片子,当时就有人过来跟我们说:“你们不要放这个片子了,本来同性恋都是积极阳光的,而这些反串表演都很下流、低俗,很容易给公众造成误解,认为我们同性恋都变态。”我当时就回应说:“如果你们觉得他们很变态的话,那么主流社会也是这样看你的。”所以我非常反感这种社群内部的歧视,我用这部片子表达我对跨性别的态度。


(《舞娘》的剧照)


这部片子可能是我在拍摄过程中最难忘、最愉快的经历。因为当时跟这些反串演员住在一起,他们睡的比较晚,起得也比较晚,所以我也每天早上3、4点钟睡觉,下午起床之后就随便逛一下就跟他们去酒吧化妆,表演完了以后还要跟他们去吃宵夜。我觉得那个生活还挺难忘的,也很喜欢南宁这个地方。前段时间美国也有媒体报道了他们的酒吧,名字叫纯爱酒吧。如果大家有机会去南宁的话,我在这里给他们打个广告,现在反串表演在很多城市越来越式微,很多城市都不复存在了。

关于“酷儿影展”

中国酷儿独立影像巡展,据我所知,是中国大陆寿命最长的独立影展,从2001年到现在将近15年的时间,我是在2007年的时候加入的。


( 酷儿影展的组委会成员在一起)


我之所以加入是因为2005年我见证了这个影展在北大被叫停并且被赶出校园的过程。在电影学院上学的时候我一直觉得艺术就是艺术,艺术是纯粹的,就是自我表达,无关乎政治,但是在2005年发生了这个事件之后我开始意识到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平台来播放这些影片的话,那制作出来没有多大的价值。我2007年开始参与志愿工作,2009正式成为他们的组委会成员,至今已经参与了4届影展,每一次都非常的难忘。


我还参与过另一个项目“中国酷儿影像巡展”的组织,巡展创立的目的是希望在北京以外的全国观众能看到同志电影的存在,包括跟创作的导演开始对话。2008年到2013年,我们去了大约20多个城市,参与人次总共约有6000-7000人


因为在中国,目前同性恋电影还没有办法在影院上映,所以我们就寻求高校、咖啡馆、沙龙寻求放映的机会,每次还会带上导演进行交流。我觉得建立对话是电影非常重要的功能,让作者和被拍摄者沟通、剧组之间沟通,让导演和不同的观众之间沟通。因为往往我们在不了解的时候会留下刻板的印象,但是影像给你一个立体的效果,它肯定是不一样的。


这张照片是奥斯卡影后,她穿的是我们酷儿影展的宣传T-裇,她来中国做苏格兰影展的时候,我通过一个朋友认识到她,把这个衣服交给她。没想到她在影展的闭幕式上穿了这件衣服,当时酒店的工作人员十分诧异,问她是不是被骗了,她说她知道衣服上写的是什么,并且这也是她想说的。


(左为蒂尔达.斯文顿)



我觉得我可以帮助到别人


Q:范导在创作的时候如何把握影像纪录与同志权益运动之间的互动

A:我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多的思考。我前面也提到我在上学的时候觉得电影跟政治没有关系的。但是毕业以后,我发现影像可以对同志运动产生好的影响,这也是我后来拍的片子跟同志有关的原因之一。甚至有时候开玩笑说自己是同志运动主旋律导演


别是我们在中国这样子的环境之下,媒体当中能够呈现LGBT群体的机会比较少,我在拍的时候都会想到如果是非LGBT观众他们会需要什么样的信息?然后LGBT的观众看到之后会对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帮助?这些年我也接触到一些观众直接受惠于我的片子的人,《彩虹伴我心》在网上有网络版,有一个在德国的华人说她看到以后哭了,想到跟自己的家庭没办法出柜,然后去年的时候她跟我说,她已经跟家庭出柜了,并且交了女友,生活在一起。


我刚才说到除了做影片之外也做相应的影展,影展的时候我们都坚持放映之后要组织大家去讨论,然后大家有什么问题不解啊都可以提问,形成一个话语的空间,观众并不是只是接受我们的所谓的信息的灌输或者教育,而是他们有自己的主体性,他们可以发言,甚至表示他们的反对意见。这个过程中有这种沟通,因而也让每个群体之间能更加互相了解,这也是同志运动很重要的一个途径。


Q:导演如何看待李银河女士通过人大代表向两会提同性婚姻合法议案?大陆目前同志的生存环境较之10年前已经很大改观,这对于您的创作有何新的启示或想法?

A: 我真的很敬佩李银河老师每年的时候都会做的事情,虽然我们都知道她很难争取到那么多的人大代表给她的支持,但是这个事情已经变成了一个行为艺术一样。这几年她也是活跃在国内还有国际层面的活动上面,不论是同性恋议题还是女权主义的议题,包括她个人的私生活也成为大家的性多元教育的素材。这十年以来的一些变化给我的启发,我觉得之前已经说了很多,包括家庭愈来愈接纳,所以我能够有机会去采访同性恋的家人,还有跨性别也越来越多的浮出水面。还有一方面就是因为社会环境愈来愈宽松,所以我们能够通过展映去影响的人越来越多了


Q:在“受歧视”这个问题上,同性恋对于双性恋的看法是不是也有不同?

A:好的,最后这问题问的特别棒。很多人以为双性恋在社会当中左右逢源是没有受什么歧视的。其实不然,我身有好几位双性恋朋友,他们经常讲到自己生活当中的困惑。比如说我在一个女同志酒吧里面听到一个人说:“哎呀你千万不要跟双性恋谈恋爱,她们都是不靠谱的,她们可能有天会跟男人跑啊!”我觉得这个理论特别的荒谬,因为即时不是双性恋的话,她也可能跟其他女人跑了,为什么因为她可以喜欢两种性别就被认为是不靠谱的,我觉得这是一种污名化,而且很不幸的是双性恋不仅被主流社会所歧视也被同性恋歧视。




▶“Youthfilmic Talk”是青年电影志发起的系列线上分享活动,往期内容涉及青年导演创作分享,幕后制作知识分享,青年演员互动交流,电影达人观点分享等。目前青年电影志已经策划举办分享会24场,如果你是网生代影视爱好者,是影视事业追梦人,是影视行业观察家,那么一起来开Talk,跨越时代、领域和人群,畅聊对电影的体验、思考和想象!

参与过活动的嘉宾:

  • 中国首部裸眼3D预告片剪辑师任凯

  • 第一位把独角戏带入国家大剧院的90后导演查查

  • 萌宠网络剧开创者李亚东

  • 重口味观影会创始人:柳华飞、潘思夷

  • 为创作独立影片而牺牲自由的导演王敌

“Youthfilmic Talk”还将推出形式多样的线上互动:比如和毒舌影评人和你聊电影!

活动参与者:

  1. 网生代影视爱好者

  2. 影视事业追梦者

  3. 影视行业观察家

你能在youthfilmic Talk得到这些不同的体验:

告别东奔西走:你还在为讲座撞车捶胸顿足?你还在为交流会时间地点不合适而不得不忍痛割爱?在Youthfilmic talk动动手指你就可以躺在被窝玩转互动。

告别一次性分享:你还在为错过talker的关键性发言而悔不当初?你还在为来不及记录ppt内容而心塞不已?在Youthfilmic talk你只需要打开微信,翻找聊天记录,便可随时随地浏览复盘。

重点来了!!

Youthfilmic talk给参与者更多权利

  • “发言权”:普通线下讲座大多是一对多的被动式分享,在Youthfilmic Talk可以随时沟通,和嘉宾一对一交流不是梦想。

  • “抱大腿自由”:普通线下讲座talker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在Youthfilmic talk,你可以添加嘉宾的私人微信,和他们对刷朋友圈,抱大腿不用再左右逢源。

  • “结社权”:Youthfilmic talk更像是爱好社区,分享结束便是活动的开始,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玩耍,从此不再担心萌冷圈无粮饭!

本次活动合作伙伴:


zank-最赞的同志社交应用


国内首部好基友剧集《一屋赞客》

光墨文化传媒

更多合作点击“阅读原文”



回复【】内关键词,和我们一起关注一起讨论

跨界与记录 | 是好声音学员也是南加大学霸【侯祖辛】

表达与自由 | 为独立影片而牺牲自由【王敌】

压力与动力 | 将独角戏带入国家大剧院的90后【查查】

创造与颠覆 | 带着国产动画冲出亚洲【李智勇】

逼格与干货 | 在优酷踩了10000多次的清华理工男【唐韬】

……

更多内容,点击菜单栏即可获取


青年电影人发声空间+新媒体互动平台=青年电影志

微信:youthfilmic | wemedia联盟成员

投稿/合作 contact@youthfilmic.com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