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劳作者永生,电影评论者下地狱

亲切的柚子 柚子年华 2016-12-18

昨天发了一篇《长城》的评论,结果把自己搞郁闷了。


首先要强调一下,我不算是电影劳作者,也不算是影评人。充其量,我是电影行业的小学徒。


有朋友私底下说,你这篇文章是枪稿吧,明着贬,实则夸,“都接近树碑立传的软文了”。


我把这篇文章转到了票总的群(一般我觉得自己写得不错的文,都会发到这个群,一来交流,二来求转发,毕竟是个小号,扩散很重要)。结果,就被骂了。




骂人的是乐视的同学,还有一个百度的。他们觉得我“有病”,是“傻逼”。给他们留个面子,我把对方的头像和名字都隐去了。这个对话是发生在微信群里的,大伙儿全看到了。


我当时想,是体面一点,不理这几个傻逼呢,还是还嘴,在朝阳公园门口约一架。


这不是开玩笑,我以前曾经说《路边野餐》的发行做的不好,那家公司的人就给我发信息说要找我约架。


后来我继续开会了,开会了,开会了(周末加班伤不起啊),摊手。


这年头写评论真是高危职业,我发那篇《长城》的评论之前,改了三次,发给好几个同行前辈,希望他们帮我把把关。就怕别人说我偏颇。


结果还是被骂了,还挺委屈。


昨天是《长城》上映第一天,影片出品方之一的乐视影业老总就在微博上开起了地图炮。先是怼了一个叫“亵渎电影”的影评人。后来又说毒舌电影的“毒sir”,你好大的口气。




然后,乐视影业就发了一篇律师函,声讨亵渎电影。


柚子君的一些好基友也来吐槽,有的媒体转发了我的评论被集体攻击,有的媒体因为没有按照片方要求修改标题,就遭到封杀。这些都是有具体人具体事对应的。


非常让我不理解的是,当像乐视工作人员这样,要求评论界对《长城》宽容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反省一下你们,对评论也同样宽容呢?


电影片方,这一次又和影评人占到了对立面。


既然有讨论,就有批评,也有肯定,一人难称百人心。如果是批评,那么一定就会有态度,有态度,就一定要有表达。绕了那么半天我就是想说,观众不喜欢当然可以说,影评人也是观众的一部分。


至于措辞是否合适,是不是人身攻击。姜文有个观点其实对,那些骂不到点上的批评,大可不比理会,那是自己秀下限。但总会有一些真知灼见,说到导演自己羞愧难当,晚上觉都睡不好。


有则加冕,无则改之。


从来影评人唯一需要负责的,就是他的读者。如果他写的文章得不到读者的赞同,那么即便这背后有再多的商业交易,品牌策划,那也无济于事。他的读者会迅速地离开他,这也是符合商业规律的。


这次《长城》的论战中,我发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影评人之前大多数论战都是来自于观点的交锋。而这次干脆舍弃了这一层讨论,开始反复质疑批评背后的动机。这简直就是本末倒置。


比如这个评论。


看《长城》的评论,最痛苦的地方就在于,我尊敬的评论老师们,这一次的表演太过火,过火到了一点点专业性和脸面都不顾及。他们以为拎着一根道德的大棒,就可以掩盖他们碰瓷的隐晦目的。但强烈的欲望和贫瘠的智商之间,他们实在拿不出比泼妇骂街更高级的角度和词汇,就只好用陈旧去攻击陈旧,用谩骂去装修态度。他们比饕餮更恶心的是,任何一个反对的声音,都是被收买的。他们哗众取宠、沽名卖直,在变现之前,倒都可以是正义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评价一篇评论的基准不再是对作品本身的判断,而是背后的动机。自媒体就是沽名钓誉,待价而沽;传统媒体就是陈旧保守,故步自封。


这个逻辑我搞不懂。


对于片方来说,只有你拍摄的电影是伟大正确,永垂不朽。上次他们夸你电影的时候,你们的反应可不是这样的。


在微博上看到一篇关于《长城》的评论,作者署名敖歌,更是让人呵呵。


节选几段。


普及一下,饕餮是神化动物,它的进食周期就是60年一轮。这是古人定的,张艺谋无权修改这个年限。喷子骂这,就好比你自己骂你为什么只有一个爹而不是两个爹一样的蠢。你不知道耄耋之年,不知道饕餮之心,不知道凤凰磐涅这些古术语都设定了时间概念,你不知道你可以学,但你一上来就骂这个60年,显得你不但无知,更是无耻。


“守城跳”或“守城掉”在中国表现古代电影片中首次出现,喷子因没见过,于是拿来骂。你们这些不学无术的影评人真的可以滚出影评这个圈子了。别羞辱任何一部电影是你们对电影工作者最大的尊重。


普及一下,我参加过十来部电影的拍摄制作,对于拍摄手法,电影正好是可以一路打通的。《大话西游》当年在这一块上也被骂得抬不起头,如今,当年的骂客好像才是真正的装逼自杀,回头高喊星爷。


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在骂《长城》之前,或许你连“饕餮”怎么念都不会,就算你能念,也应该不知道这是何物。这部电影,给你最简单的贡献是,你至少会念这两个字了,已经非常对得起你的智商了。

我想嘲笑你的是:如果长城的导演名换成一个外国人名字,无需直导演。只要是外国人名字,你一定会三呼万岁,一定。如果张艺谋突然取个wodce名,等你夸够了,才知道是张艺谋的英文名,你知道你是个什么熊样,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个什么熊样。

我想广而告知的是:你们这一伙杂碎小影评人根本没有资格评论任何电影,你们的目其实以打击名人电影来获得下一部非名人电影的封口费,提前给你们支付一笔钱。你们玩的手法,没几个业内人不知道。阴损是你们的职业,你们一辈子就靠这种绝后式的方式苟延,与寄生虫无二。你老老实实写点影评,那怕写得不好,我们这些老影评人可以帮你。


这样一篇充斥着谩骂,侮辱,自鸣得意,避重就轻的文章,被广泛转发,其中还有不少就是这部电影的宣传人员。也许这说出了你们的心里话,道出了你们的秘密,你们就是这么想的。


好气好气,当你想心平气和和讨论问题时,那些为了票房不择手段的疯狗,极力阻挠这种理性对话发声的可能。


基本上看了所有关于《长城》的评论,那些夸奖的言论,却恰恰充满了陈词滥调。


·视觉特效精彩

·故事完整,符合类型片规律

·代表中国电影走向世界

·场面宏大,视觉震撼

·不能用艺术片标准衡量商业片

·中国电影需要输出文化形象,张艺谋是不二人选

·评论界对张艺谋有一贯恶意


基本上这些评价就是那些空洞无趣,除了为了赚钱一无是处电影的共通辩护词。


这部电影环球和传奇影业出资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具体多少就不说了,反正比乐视多很多。


我相信这部电影在北美上映的时候,不管票房几何,烂番茄新鲜度多少,IMDB打分怎么样,环球的高层必然不会在twitter上和影评人对峙,他们也不会忙不迭地发律师函,在facebook上骂街。


我知道也有一些国外电影人和评论者经典的骂战,甚至上擂台PK,但是最后同样成为了笑话。


有一句话怎么说,斯文扫地,有个单词怎么写,indecent。


做了那么多年电影,还希望靠落后的宣传攻势,希望铲除一切异己,把所有不喜欢的评论赶尽杀绝,这种营销手段不是低级,是弱智。因为这样的营销手段已经被时代抛弃了。


特别看不起你们。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