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被打的中国教育报记者是真记者吗?

石扉客 石扉客栈 2016-12-19

甘南事件中,去采访营养午餐的中国教育报记者被两位当地派出所警官痛殴,然后县委书记出面道歉,打人警察免职。


这些年媒体被欺负惯了,只要不打死人基本没啥大不了的,所以这个事情的处理结果还真在我的意料之外。


另外一个意外是,北京清博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傅文仁成为比当事人还要火爆得多的网红,你看看下面这些已被证实的发言:



清博是干啥的,圈内人都有数。舆情公司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傅总成为万人追骂的网红自不奇怪。我倒是觉得他还真挺内行,很懂得抓舆情七寸。你看看:


把火引到记者身上,把舆情长尾引向记者的职业规范和尊重法律敬畏法律上来


让社会、网民来跟记者和报社撕


这两句高明得很,特别是后面这句,阴狠刁,不少热点事件确实到后面就这么走上了邪路。


我更关心他这句:


里头一个无记者证的人不应该称之为记者


这句也很厉害,你知道查人家的警察证,人家也得查查你的记者证啊。后面还有句没说出来,意思是没记者证就是假记者,还没追究你假冒记者采访呢!


先说说我自个。到今年年初辞职,我入行媒体十五年,做过包括报纸、杂志、电视台、网络在内几乎所有形态的媒体。


2005-2007这两年,广电总局给我发过广播电视编辑记者证(后来新闻出版总署不认账,这个电视记者证无疾而终)。


2010年底到2013年初,南方报业集团给我发过署发南方都市报记者证,辞职即上缴。


除此之外,我基本有十一年时间在裸奔,都在凭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证件采访,都是傅总眼里的假记者。


下面这篇《十年假记者》(戳左下阅读原文),是我2010年拿到署发记者证之前写的,也源于一起警媒冲突,发在彼时的南都周刊。


现在时移世易,央视企聘编员工的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记者证早已经解决了,但市场化媒体里的人也已经跑得差不多了。


若非傅总抛出这阴狠的一句,我们几乎都已经忘了还有记者证这一回事啦。


写这篇,是要借甘南事件正经说一句,有无记者证问题其实是一个正经八百的伪问题。全世界除了天朝等几个特色国家,都没有由政府来统发记者证的。


所谓记者证,其实就应该是所在媒体发的工作证,证明你的职业身份,其效力由所在媒体的信誉来背书。


记者证不是警察证,也不是律师证、注会证,既不是执法权,也不是职业资格门槛,只是所在媒体平台的一个职业身份证明而已。


媒体的权利来自公众知情权,公众知情权乃宪法权利,宪法乃限法,即限制政府权力之法。


即便是现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头,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的《国家监察法》也将公民监督、媒体监督等设定为法定的监督权利。


其实,自2008年5月1日《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生效以来,任何一个公民,无论是否记者,都可以依法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网络时代以来,记者的概念更是极度泛化。公民记者、人人都是记录者的说法已经成为脍炙人口的概念。


从这些最简单的法理出发,便知由政府来统发记者证的荒谬之处。


我从来没听说做正面报道时要查问记者证的。统发记者证,主要是方便控制,方便寻租,方便刁难采访,方便黑箱操作。要不怎么弄那些商业网站的原创栏目呢?


真记者和假记者,与其用权力背书的证件来区分,我更愿意用朴素的自然法来衡量:


所谓假记者,就是说假话的记者。所谓真记者,就是说真话的记者。


8年前,在湖北天门,一名用手机拍摄粗暴执法过程的公民魏文华被城管当众殴死。


展江教授著文《城管打死了一个真记者》评述此事,在文末沉痛地写道:


那个被城管打死的不是与新闻工作无关的人,而是一个真记者,一个冒死的真相记录者,一个令媒体中那些阿谀奉承之辈和借新闻敛财之徒钻地缝的大写的人。


如果中国有普利策奖,我推荐他得那个在14个奖项中金光闪闪的第一项―――为公众利益服务奖。


把这段话送给那些在人家监督公权力时质疑记者证的人渣。





(只说懂的,只荐对的。扫二维码,看石扉客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