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剧《三上桃峰》冤案始末

章彦 太原道 2016-11-30

本文转载自中国晋剧艺术网,特此致谢!

 

事情是那样的荒唐,但又是那样的真实。那股黑浪把许多人都卷了进去。

 

 

晋剧《三上桃峰》剧照 王爱爱    右温明珍     高连荣

 

一出健康成长的好戏

 

1965年春,山西晋中青年晋剧团编导许石青,根据祁县城赵兽医站发生的“一匹马”的动人故事,写成戏曲剧本《当代新风》。是年秋,山西省文化局拟搞戏剧调演,派杨声衡等人去帮助许石青修改剧本。许石青又发现1965725日《人民日报》通讯《一匹马》,表扬河北抚宁县大刘庄和刘义庄桑园生产队,在“买卖病马”纠葛中,激发两队干群的互助友爱精神和团结奋斗发展生产的良好风尚。杨、许二人认为河北的“一匹马”更有戏,故事更完整,就依它改写成剧本《三下桃园》。10月,晋剧《三下桃园》首次在榆次上演,北影名导演崔鬼看了两次,考虑将它搬上银幕,并与杨孟衡说:“中国戏曲就有这种优秀传统。佘太君困难当头毅然率领一群妇女出征迎敌。这种为国为民的义务观念,义务感情的升华,就是爱国主义精神。《三下桃园》的主人翁们把困难留给自己,方便让给别人,其思想起点也正是建立在这种社会义务观上,在艺术创作中予以升华,那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共产主义风格。”

 

是时,山西省委在晋祠召开全省农村社会主义教育会议,晋中青年晋剧团到会演出《三下桃园》,卫恒省长看了很满意,并鼓励剧团到农村普遍演出,启发群众的共产主义风格。

 

19665月,山西省现代戏曲调演会上,中共华北局文艺处长、剧作家孙福临在会。他看了晋中青年晋剧团的《三下桃园》,认为很好,先定为参加华北区戏曲调演节目。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此剧被搁置起来。

 

时隔7年,19733月,吕梁地区柳林县剧团重排此剧,为了强调山区特色,把《三下桃园》改为《三上桃峰》,到太原参加省戏曲调演,演出反映良好。省革委会文教部授意省文化局副局长贾克组成由杨孟衡等7人参加的创作组,将《三上桃峰》改为山西省京剧团能上演的剧目,强调按“三突出”原则,加强第一号人物;充实学大寨大背景。4月中旬戏成彩排,省委常委毛鹏云、王大任审定,他们认为“应加强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内容”。创作组按此意图改写成《桃杏迎春》。6月,西安电影制片厂特派导演高志艺、王志杰来太原联系拍电影事宜。在座谈中,西安来人曾说,“这戏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最后接受西影同志意见,剧名仍改为《三上桃峰》,并确定由省晋剧院担任拍片演出任务。

 

19738月,山西省文化局接国务院文化组举办华北区文艺调演通知后,对《三上桃峰》剧本进行修改、润色,准备参加调演。11月初,国务院文化组派许以、侯作卿、游默三3人来并审阅《三上桃峰》。当时,省委领导人毛鹏云、曹中南、王大任都认为“戏越改越好了”,许以3人也一致认为,剧本主题鲜明,桃峰杏岭两队支书形象都很感人,体现了共产主义风格。11月底,《三上桃峰》在太原山西大剧院彩排,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陪同几位贵宾到场。陈永贵对戏中称赞大寨人共产主义风格的情节十分欣赏。演出结束后,陈永贵偕同商业部副部长和湖北省副省长上台接见演员,他兴高采烈,连声说:“好、好、好!”两位来宾也说是出好戏。

 

晋剧《三上桃峰》 高连荣饰演老六


全国劳模、平顺县革委会主任李顺达当场向剧院要剧本准备让平顺县落子剧团也排演。1217日在太原市工人文化宫再次彩排,山西省委常委王谦看后认为很好,王大任称赞该剧用以小见大手法宜传共产主义风格,大有“一滴水可以见太阳”之功效。

 

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

 

19741月,华北地区文艺调演开始。17日,山西代表团由省委文教部副部长、山西省文化局局长卢梦、副局长贾克等率领省晋剧院《三上桃峰》剧组赴京,调演办公室敲锣打鼓欢迎山西代表团驻进西苑旅社。《人民日报》公布调演剧目时,《三上桃峰》位居榜首。123日《三上排峰》在全国政协礼堂首轮演出,观众反映很好:“这个戏真不赖!新鲜,多时没看过这种戏了。”晋剧名演员、著名歌唱家郭兰英看了也说:“很好。”第二天,中央电视台邀请杨孟衡去介绍情况,赖、张、王三位编导议定当晚演出时录像,摄制人员当即到剧场安装拍摄装置。一切迹像都使山西代表团人员沉浸在喜悦的气氛之中。

 

不料·当晚演出时录像人员未到,人心狐疑。27日大会第七期简报发下,以《部分同志举行三次座谈》为名,对《三上桃峰》提出一些质疑.:“杏岭大队把病马当好马卖给邻队,正是资本主义思想的反映,谈不七共产主义风格”;“这个戏没有从阶级斗争方面挖,斗得不够劲,调子定得很低”……各种不祥信息接踵而来。代表团一位工作人员与国务院文化部部长于会泳是同学,听来了令人惊恐的说法:“这个戏有严重问题”;调演办公室接连传达江青写给国务院文化组“关于开展批林批孔的信”;组织收听谢静宜、迟群在国务院批林批孔大会上的发言录音,要大家参观“黑画展览”,等等。

 

28日,调演办公室召开《三上桃峰》专题座谈会。人们屏声人座,会场秩序肃然。国务院文化组胡可、马季川、张国勋亲临主持会议,并让《三上桃峰》作者之一杨盂衡首先发言。杨依据7期简报所提示,承认自己犯了代无冲突论”等倾向性错误。接着有几人作了批判发言。下午,大会由马季川主持,会场阵容大变,“样板团文艺战士”在京骨干人物大部出场。中央乐团田丰率先发言。他于1965年曾两度到山西通过《三上桃峰》一剧的创作过程,学习和收集了不少晋剧音乐素材,对该戏的创作背景十分清楚。此时,田丰忽然以“知情人”身份,揭露《三上桃峰》的政治背景,指控该戏与王光美“四清”中所写的“桃园经验”有联系,此戏的意图是为刘少奇翻案。(“四人帮”倒台后,田丰向杨孟衡捎话,说他那次发言是“四人帮”亲信布置的任务,他是不得已的)。会议气氛骤然升温,讨伐之声汹涌而来。许多人要求卢梦回答:“《三上桃峰》政治背景是什么?”《三上桃峰》导演温明轩说:“这个戏的原始根据,是山西的一匹马的故事,我们来京前,陈永贵同志看过这个戏,……”不等温明轩说完,一位样板团文艺战士呵斥道:“那是你们蒙骗了陈永贵副总理!”这时,一个山西省晋剧院演职人员忽然揭发:“我们团一位导演说,《三上桃峰》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一句话震动了全场,“样板团文艺战士”们怒不可遏,要求立即把这个胆敢低毁“样板戏”的“反动家伙”揪出来示众。事态走到这种地步,《三上桃峰》的“反革命面目”似已“昭然若揭”了。主持人宣布休会。

 

为了进一步抓住《三上桃峰》的反动“证据”,调演办公室派人四出调查,但都一无所获。去《人民日报》社的调查结果:通讯《一匹马》歌颂的是河北抚宁县两个大队贫下中农的事迹,与王光美蹲点的桃园大队毫不相干。去河北省的调查结果:桃园大队大红马的故事,与王光美蹲点无关,比她下乡早了一年。去山西调查的结果:此戏最早取材的确是祁县城赵大队,在王光美“桃园经验”之前早已写出剧本。

 

但受命发难者决不肯罢休。调演办公室评论组的一位工作人员王某,在西苑旅社对杨孟衡进行特别审问:“大会要求你提供与《三上桃峰》有关的各级领导人,哪怕是看过一次演出的也要交待清楚。”杨孟衡把山西省领导同志中看过《三上桃峰》的人说了一遍,并且说:“着过最多的是陈永贵同志。”这位工作人员说:“山西省委领导人还有谁看过?你可以一直往上想。”杨孟衡心里逐渐清楚了,难怪这几天不断风传,这次斗争意在打倒山西省委第一书记谢振华!可是,他非常清楚,谢振华确实没有看过《三上桃峰》。所以,他把山西省委领导看过该戏的人又说了一遍,仍是没有谢振华,审问他的人不甘心地说:“你再好好想想,不要有遗漏,你写成个材料,我明天来取。”但是他一直未来要这个材料。

 

于会泳等人根据江青指示,不敢放松一步,布置连续战斗,强调“从山西代表团内部突破”,务必把《三上桃峰》的“政治背景”攻下来。

 

29日,调演大会办公室再次发出简报,介绍28日,《三上桃峰》专题座谈会情况,样板团的同志们以“极大的义愤”指出,这出戏肯定是根据一篇为刘少奇、王光美歌功颂德的通讯改编的,这是当前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反映,它的要害是为刘少奇翻案;田丰再次发言:“文化大革命打倒了刘少奇,可是现在(山西省)居然通过文艺舞台为他招魂,这决不是偶然的巧合,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简报还介绍,“会上群情激愤,纷纷插话。有的说,“西北很多地区都在演《三上桃峰》,流毒甚广”,有的说,‘西影还准备把它拍成电影,现在又拿到北京来演出,这真是一个严重的政治事件,213日、14日,于会泳亲自主持继续批判《三上桃峰》大会,召来2600人,大部是紧跟江青的干将,企图把斗争矛头引向山西省委。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桑夫疾呼说:“大毒草《三上桃峰》的出笼,是山西省一些人反革命活动的大暴露。”他说,他在山西拍摄电影《山花》时,就看到山西省委的种种活动·。而卢梦、李蒙、贾克等都是知道的。《三上桃峰》的反动政治立场是非常鲜明的。他们把这个戏塞进首都文艺舞台,是有目的、有组织、有计划的反革命复辟阴谋活动。这些批判虽是老调重弹,但是终于把《三上桃峰》推上要案、死案的地步。

 

一个专横而可悲的判决

 

217日上午,调演办公室召开总结大会。出人意料的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文化组组长吴德以及刘贤权、于会泳、石火华、王曼恬、浩亮、刘庆棠等一批显要人物都来了。吴德首先发言说:“经过对《三上桃峰》的揭发、批判,又使我们从反面受到了教育,提高了路线斗争觉悟。《三上桃峰》不是一般创作倾向问题,从背景来看是右倾翻案·是为刘少奇、王光美翻案。”他还说:“《三上桃峰》的演员和工作人员是受蒙蔽的,他们知道了这个戏的背景之后,都积极投人到这个斗争里来。你们不要怕,要把这场斗争坚决进行下去,和他们斗争,要敢于反潮流!”如果有人打击报复,你们向中央写信。”于会泳火上浇油地说:“当我们清楚了这个戏的政治背景以后,有很多现象就很清楚了。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是多么激烈!《三上桃峰》竭力鼓吹刘少奇、林彪的‘阶级斗争熄灭论夕;狂热宣扬刘少奇、林彪一伙所贩卖的‘孔孟之道’,用‘中庸之道’思想冒充无产阶级思想;使用刘少奇、林彪的反革命语言,含沙射影、恶毒咒骂三面红旗,疯狂攻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等等。他进一步叫喊:“山西某些领导步步为营、策划对抗,妄图捂住阶级斗争的盖子。他们要掩盖这个背景—这个戏自始至终是省委支持的。”他号召整个文艺界投人这场斗争。

 

在这期间,于会泳别出心裁地要《三上桃峰》以大毒草戏继续展览。他警告晋剧院党支部书记张健说:“必须保证按原样把戏演好。演好演不好是对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态度问题。”他安排晋剧院到建工部礼堂当活耙子为大家表演,组织各地文教、文艺界代表轮流观看、批判,接受“反面教育”。剧院党支部、演员和工作人员,对这种侮辱性的驱使实在接受不了。在第四天演出中,演员们对着台下数千只大睁的眼睛,突然大哭起来一,饰演青兰的王艾艾鸣咽声塞,昏倒在舞台上。这时台下不少观众也掩面啼嘘。晋剧院领导立即向调演办公室请示,于会泳看到分化山西代表团的时机已经成熟,批准停止上演,但是要求演员们回去连夜战斗,追查《三上桃峰》的支持者,斗争矛头直指山西省委领导人。

 

当晚,晋剧院党支部书记张健、副支书陈晋元,被带到大会办公室指挥组,一位军代表险恶而粗暴地说:“今天这件事,群众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山西省委是他妈的什么东西!”张、陈二人心里清楚对方的用意,是要他们交出山西省委领导人谢振华的名字。但是,那是既无党性又无良心的。他们只能连声检讨,申明回去接受群众的批评,才算不了了之。

 

227日调演办公室通知《三上桃峰》剧组可以返晋。288时,当剧组人员乘坐的火车向娘子关吃力地爬行时,车厢中喇叭里传出中央广播电台播放的初栩所写的《评晋剧(三三上桃峰>》全文。此文是经江青、张春桥反复修改才定稿的,其罪名之全,权威性之重,使闻者如五雷轰顶。这篇文章在《人民日报》、《红旗》杂志上发表后,全国32家报刊立即转载。一个月内各地有500多篇批判文章出台。大江南北掀起了批判“大毒草《三上桃峰)’’的汹涌浪潮。

 

31日山西省委常委通知全省上下,全面批判《三上桃峰》。当天下午,省城分28个会场举行批判《三上桃峰》大会。陈永贵从北京发来指示,要李蒙、卢梦、贾克三人,轮流到省直各文化系统接受批判。

 

 

 

一切风源都在江青手中

 

3月初,山西省委12名常委被召进京,参加中央政治局召开的、由陈永贵主持的解决山西问题的工作会议。

 

197436日,山西省文化局接北京通知,要《三上桃峰》剧组于“三八妇女节”时到北京演出样板戏《龙江颂》。山西省晋剧院如逢大赦,日夜赶排,于38日在首都二七剧场上演了《龙江颂》。开演之前,吴德对演出人员说:“今晚江青同志要来看戏,这是对你们最大的支持和关怀。”刘庆棠强调说:“是江青同志决定调你们来的。一定要把戏演好。”戏一开演,江青就嚷嚷:“这样好的戏你们不演,去演《三上桃峰》。”王爱爱主演的江水英一出场,江青高兴地说:“江水英的气质比较好,比李炳淑的气质还好。”并且一再高举双手带头鼓掌,连声叫好。

 

晋剧《龙江颂》剧组受到华国锋、李先念、陈永贵、江青等人接见


演出结束,江青接见晋剧院全体演职人员。江青大声说,“我今天专门穿上军装来看戏,就是要炮轰谢振华!”她这一句话,把一个月来扑朔迷离的斗争风暴点明白了。她要扩大她发起的批林批孔运动的社会声势,在山西就是要打倒谢振华。摄影女记者来了,江青和到场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全体演职人员合拍了一张纪念像,表示她对演员们的“支持和爱护”。

 

310日,陈永贵、纪登奎、陈锡联、李先念、倪志福等中央领导人出席,让中央组织部部长郭玉峰列席,请山西省委12位常委参加“解决山西间题会议”。纪登奎先向谢振华说:“陈永贵同志对你的第一次检查就满意了,向政治局报告了,我们认为不行。现在太原市炮轰谢振华,老实告诉你,是江青同志接见演员时讲的,要炮轰谢振华。因为你不保护演员,你不给他们承担责任嘛。”除《三上桃峰》问题外,会议以谢振华承认一切所谓错误而告终。

 

316日山西省晋剧院演出人员返回太原,“批林批孔”,“炮轰谢振华”运动在全省掀起高潮。318日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及其他一些政治局委员,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接见山西省委12名常委。王洪文说:“你谢振华批什么极左思潮,实际是批文化大革命,矛头是反对文化大革命!”江青说:“你说你与《三上桃峰》电无关系,你是省委负责人,你应当负主要责任。”张春桥说:“你们这个戏流毒全国,西藏都演了。”江青说:“整个西北都演了,河北也演了。”她责问谢振华:“你说演样板戏,请我去我也不去,你说过没有?”谢振华说:“我没有那样说。”这时,周恩来总理走进会场,他对这场斗争的实质心明眼亮,就插话问谢振华:“你不愿看样板戏,有吗?”谢振华说:“样板戏我都看过。”江青急忙指桑骂槐地说:“他们说八块样板戏不成样子,要一块一块地打掉。那就让帝王将相、牛鬼蛇神都上台好了。我希望山西同志团结起来,共同对敌。只要你们团结起来,只留谢振华一个人,没有什么了不起,天也塌不下来!”王洪文说:“问题能否解决,取决于你谢振华的态度。”谢振华说:“我回去,人家批评什么,我都接受。”周恩来心平气和,是非分明地说:“批评什么接受什么?不是你的,你也接受?这话没原则。”江青气急败坏地说:“你谢振华老虎屁股摸不得,人家说你是山西太上皇,我说你是土皇帝。因为太上皇一般都是没实权的。”在这次接见会上,最后还是决定“谢振华回去主要考虑自己的检讨”,山西省委领导工作由陈永贵、王谦主持。不久,中央免去了谢振华中共山西省委第一书记职务。

 

一堂庄严而深刻的历史教育课

 

197610月,“四人帮”垮台。1978年文化部改组,《三上桃峰》问题被列人落实政策专案。消息传来,给忍辱含冤3年之久的《三上桃峰》案有关人员带来了解冻的春风。92日早晨,终于传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在《人民日报》上刊登的文化部批判组的文章:《为晋剧<三上桃峰乡平反》。编者说“这是一个大政治阴谋。现在已经查明,他们强加给晋剧《三上桃峰》的种种罪名,纯属无中生有,诬陷捏造。他们的反动政治目的,是把斗争矛头指向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指向敬爱的周总理。……为了拨乱反正,澄清是非,‘四人帮’强加给《三上桃峰》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必须推倒,……由此遭到迫害的文艺工作者,必须平反昭雪。”9月下旬,文化部邀请《三上桃峰》剧组进京,参加庆祝建国29周年演出。

 

1981110日,《人民日报》发表“长期影响山西安定的两大问题得到澄清”的重要新闻。新的山西省委正式下达文件,为谢振华平了反。

 

这段不平常的历史,给许多人留下很深很重的创伤,也给一些人留下了愧疚和悔悟。但是,历史已经无法改变,重要的在于如何使它变为我们和后来人的思想财富。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推荐内容:

太原“文革”记忆偶拾

大串联中五名女中学生的扒车历险记

大串联中两个女中学生的马坡一夜

从饥荒年代三件事看山西人的大义

大饥荒中一个为救百姓而放粮丢官的县委书记

一半中国人会唱他的歌,却不知道这个山西天才作曲家的悲剧人生

忻中文革50周年祭:一个红卫兵领袖的反思

文革730,永不能忘的日子

文革那些年,在山西大学的蹉跎岁月

文革时期的新建路小学,写在毕业试卷上的反动标语

我在五中闹革命

1966年的北固碾,那群躁动的少男少女

狂热年代的太原十中,未被遗忘的天空

林彪在五台山建“特别别墅”见闻纪实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