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问真答:为什么中共党员没有党员证? | 大象公会

大象公会 2015-05-24



读者的提问是从国民党党员有党员证开始的,那么我们首先来看为什么国民党有党员证。


国民党党员证的制度规定始于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通过的《中国国民党章程》。该党章第一章“党员”第三条规定:凡本党党员,须在所属党部领取党员证书;其证书由中央委员会之认可,方得为本党党员。



民国时期的国民党党员证


通常我们认为,国民党一大时孙中山全面学习了苏俄的政党组织经验,这才锻造了国民党的组织结构。所以,国民党的党员证是源自苏俄?


然而,并不是这样。


考察同一时期俄共(布)1922年及1919年两次修订的党章,其关于党员管理的部分并未有党员证的规定,此前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组织章程》和此后的联共(布)《党章》也没有相关规定。直到1961年苏共二十二大修订《党章》,党证才作为正式制度出现。


中国共产党呢?


——1922年中共二大上制定的第一个《党章》,学习了俄共(布)的组织方式,没有对党员证的规定;


——1923年中共三大和1925年中共四大两次修改(1927年中共五大没有对《党章》进行修改),《党章》中均加入了对党员自动出党的规定:“党员自请出党,须经过区之决议,收回其党证及其他重要文件,并须由介绍人担保其严守本党一切秘密,如违时,由区执行委员会采用适当手段对待之。”


这期间,党员证出现在了实际应用中。


——大革命国共分裂后,1928年中共在六大重新制订了《党章》,关于党证的规定就消失了。


直至现在,《中国共产党章程》中仍没有关于党员证的明确规定。


从上面中苏三个列宁式革命党的制度规定来看,“党员证”并非起源于俄共(布),相反带有“中国特色”:1922年国共开始接触,1923年中共在共产国际指示下决定与国民党合作,其修订《党章》在党员制度上的规定就开始偏离俄共(布)而带有孙中山组党的影子;而大革命结束后国共分裂,中共重新制定的《党章》又回归到联共(布)道路,党员证制度也就消失了。


可以说,党员证制度是国民党自己的“本土制度”。


那么,国民党的党员证制度起源自哪里呢?


我们可以在此前孙中山组织的革命党找到线索。1905年,中国同盟会在日本成立,其《章程》规定:“凡愿入会者,须遵守本会定章,立盟书,缴入会捐一元,发给会员凭据。”


上溯至孙中山更早组织的兴中会,其章程亦规定:“亲填名册,并即缴会底银五元,由总会发给凭照持执,以昭信守,是为会友。若各处支会,则由该处会员暂发收条,俟将会底银缴报总会。取到凭照,然后交换。”


所以,国民党的党员证制度来自最早兴中会的会员凭照。“凭照”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是官府发给百姓的证件用以证明某事,国民党的党员证也具有这个功能:由党中央发给党员个人用以证明其党员身份。


那么为什么共产党不需要党员证来证明党员身份呢?


这是由共产党的组织原则决定的:党组织的基础是基层党组织——党支部、党小组——而非个人,各级党组织经过层层民主集中,形成上级党组织并服从之,最终组成整个共产党。


在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下,个人的意志和行动都要以民主方式向上传达并服从组织集中决定后的安排。党员个人始终要划归到某个基层组织中,积极分子的入党申请、批准、预备期考核、转正、退D和开除,均由本级或上级党组织决定。


所以,中共的党员档案(包括申请书、自传、思想汇报、志愿书)和个人持有则党费证证明,都由其所在基层组织内由组织保管。与党内其他组织联系,并不需要个人证件,而是由所在组织开出证明,即党组织介绍信。



上世纪70年代的党员组织关系介绍信


从这个角度看,党员证本身反映了国民党本身仍带有很强的个人主义倾向,没有在根本上接受列宁式政党的组织原则,党员个人能够凭党员证任意在党组织内部流动,造成党组织的涣散无力,无法有效凝聚党员形成革命力量。这是国民党党组织在蒋介石时期最终涣散垮台的重要原因。所以“革命尚未成功,组织仍需努力。”


题外话:依据《党章》,目前中共中央组织部并未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制定党员证,但不少地方党组织给本级和下级党组织的党员发放了所谓“党员证”,这被认为是基层党组织顺应时代社会变化,创新组织管理工作方式的重要表现。2006年,中组部为了加强对流动党员的管理,统一印制了“流动党员活动证”,但是我们一旦理解共产党根本性的组织原则,(知道一点苏共和国民党的历史,)就能发现历史距离我们并不遥远。








一种常见的答案是di比de容易唱,唱起来更好听。


这种答案虽然不算错,但是相当粗糙,它并不能解释de为什么不变成da,不变成do,不变成du或者其他什么奇怪的但是更容易唱好的音。


这事儿根本没那么复杂——de唱成di是因为“的”的旧音就是di。

“的”是个假借字,本义和de这个词没有关系,所以写法也比较多样。古白话小说里面,经常可以看到用“底”来表示这个词。当然,当时这个词的读音也是di不是de,de是近代以来北京口语里面发生的弱化,由于普通话用了北京语音才被采纳。如果身边有西安朋友的话不妨问问西安人口中“我的”怎么说?肯定是di。


舞台演出时用的语音比口语滞后其实并不罕见。各种语言往往都有这种现象。由于舞台用语远远比口头用语要稳定,师傅带徒弟学,口语中早已消失的旧音经常得到保留。“的”读di其实不算什么,昆曲的正音用“人”读rin,“深”读shim。保留了明朝旧音那才叫牛。



昆曲曲家刘昂


当然纯论唱法的话,de中的元音也确实比较难唱好听,用i代替会比较有利于歌唱,所以常见的答案也没错。








我确实很想斩钉截铁的回答这个问题,很遗憾,迄今为止,学术界并没有提供任何能够让我们确定某地的某个人群比另一地的可比人群更加幸福的指标。


好了,似乎回答应该结束了。


然而,我还有话说。


幸福——鸡汤故事里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渔夫,可以比上前搭话的亿万富翁更幸福;江湖坊间时不时出现的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博士发疯,博士后跳楼,也许教育也并不是幸福的源泉;活得久更没法说明幸福程度——死撑着一口气就是为了报仇雪恨的人也许可以长命百岁,但这样的生活与公众价值观中的幸福应该不是一回事。


真希望有一个非统计学家、非经济学者、非哲学家、非人民群众,堪比国家统计局一样的权威家伙能给我一个定义,给我一个判例,让我能够回答你的问题,亲爱的读者朋友。


于是,我只能将目光投向央视了。


2012年,央视策划了旷古绝今的大型走基层求天问系列节目——“你幸福吗”。


他们一扫以往的官腔,收集到了不少令人眼前一亮的回答:


你幸福吗?

——我姓曾。

你幸福吗?

——幸福就是把该做完的事儿做完了,踏踏实实的玩!但是我跟你说话的时候队被人插了。

你幸福吗?

——幸福么,呵呵,呵呵,你有5快的么





央视调查《你幸福吗》神回复集锦


不过,再眼前一亮,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作用。

我只好寻找不那么权威的答案。

让人为难的是,幸福是一种人对自己现状的主观评价,这一评价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剧烈变化。

幸福还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涨了500块钱工资是一件幸福的事,但如果隔壁工位的老王涨了1000块钱,那也许涨工资就会变成一件闹心的事。


有实证心理学的研究认为,幸福的源泉有50%来源于遗传;40%取决于个人;最后10%来源于环境。当然,这里面的幸福定义被限定为易满足程度,并没有央视那么天马行空。


我们并没有证据表明山西女人与山东女人在遗传方面有显著的区别,而受大一统的中国北方文化影响下,两个地区的女性在影响幸福感的行为上很难存在较大的系统性差异。


不过,一些其他的指标似乎能够帮助我回答读者的提问。


遍观几乎所有与幸福可能相关的经济指标,无论是人均GDP,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消费支出,城市化程度,注册服务业法人数目,注册文化、体育、娱乐业法人数,基尼系数等等,注意,山东都将山西抛在后面。

并且山东省女性的平均寿命要比山西省女性高出2年。

目前看来,山西只有在人均转移支付方面领先山东——国家、单位、社会团体给一个平均山西居民的钱比给一个平均山东居民的钱要多。


如果个人幸福感完全取决于能从国家社会中掏出多少钱,那么山西女人的确将会比山东女人更加幸福。然而,经验告诉我:这怎么可能嘛。


所以,没有更权威的定义支持,没有理论和大样本统计数据支持的情况下,我认为“山西女人比山东女人更幸福”的判断是一种认知偏差:您所认识的山西女人比山东女人更幸福,并不能说明山西女人在总体和平均意义上比山东女人更幸福。正如下图所示这位山东女性的幸福生活并不能说明山东女人比山西女人更幸福一样。









版权声明

大象公会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版权归大象公会所有。如希望转载,

请事前联系我们:

bd@idaxiang.org

知识 | 见识 | 见闻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大象公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