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闲里的山西人

聂翠青 太原道 2016-12-31

地里场上的粮食都归仓了,家里的粮囤满得冒尖,从春天一直不停歇地忙到夏天又忙到秋天的庄稼人,拍打拍打身上沉积的尘土,如释重负地舒口气。总算可以过几天热乎日子了。即将进入冬闲的山西人都这么想……


█ 本文配图转载自网络,向原作者致谢!

 

男人们——

 

冬闲让男人们最幸福的就是他们可以细细地品咂“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惬意和快乐。不过,年轻后生们体味不到这样的幸福,只要睡醒了就往外跑,他们或猫在某家打扑克、下象棋,或聚在村里的戏台上拉开胡琴唱几嗓子。晋北、晋中、上党乡间那些八音会的爱好者们,会抄起唢呐、笙、管子、海笛、鼓、铙钹、铰子、锣等家伙来,演奏一曲《打酸枣》或《小对花》。山西乡村唢呐高手云集,有人可以同时吹奏四五只唢呐,高超的技艺十有八九都是在冬闲时候练就的。冬闲里吹拉弹唱,当然是为了娱乐解闷,同时也是让锣鼓喧闹的阳气驱掉滋生邪祟的冬阴,传统的阴阳哲学精髓早已被村民们融会贯通、运用自如了。如果临近腊月,人们还要取出闹红火时的家具,踩高跷用的高跷、舞龙舞狮用的龙和狮子,敲锣打鼓练上几把。

 

锣声鼓声一直持续到村里响起 “吃午饭咧”的吆喝声时。

 

山西农村的午饭,通常是全村人的大聚会,人们称之为“饭市”。特别是冬闲时节,只要不刮大风下大雪,饭市每天准时开市。饭市的特点就是边吃边聊,大海碗里的内容各地可能不一样,但聊的内容大体一致,上至国家大事,下至坊间闲话;远至上千百年,近至当下眼前。别看只是些乡村的农民,很多见识实在不短,特别是村里德高望重者,说出的话、讲出的理足足顶个秀才。饭市上可以当众说事拉理的,大多是男人们,妇女孩子一般只有听的份儿。


 

光棍汉们往往嫌饭市 得不过瘾,不能说大话,因为有德高望重的人把着哩;更不能说荤话,妇女孩子们听了不像样。于是,三五成群往某个光棍家钻。光棍们在一起的话题肯定离不开女人,无非东家的媳妇如何,西家的闺女咋样,不知不觉肚子饿了该吃晌午饭了,有人提议:打拼伙吧!大家齐声响应,纷纷摸口袋凑钱买酒买肉。“打拼伙”时也会商量正经事,几个人筹划趁冬闲做点小买卖,挣下钱娶个漂亮媳妇,再生个大胖小子,让别人羡慕得心痒痒……

 

女人们——

 

山西男人们的冬闲像一杯浓烈的汾酒,放达,恣意,酣畅淋漓;相比之下,女人们的冬闲,就像一碟香气四溢的老陈醋,悠绵而浓郁。

 

打发一家老小吃完早饭,窗外,红红的太阳把个院子照得明晃晃的,时候还早,于是女人们麻利地把自己收拾停当,端起针线笸箩,去邻居家串门子。


 

比起南方特别是海南那些既要带孩子做饭,又要下田插秧做农活的妇女们,山西的女人们可以说幸福得无与伦比。通常她们不需要下地干活,因此有大把的空闲时间,串门子就成了打发时光的最好方式。特别是晋中平原一带,村里住户集中,串门方便。那里的女人聊起天、说起话个个伶牙俐齿,常常让男人们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山西女人不像江南女人水一样恬淡婉约得不动声色,她们做饭爱用醋,活得也像醋,充分流畅,有声有色,她们的性情,她们的生活方式,包括她们的串门子聊天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另一种冬闲方式——刺绣或剪纸,莫不如此。你看晋南女人们做的虎头鞋帽,把传统的绣、织、彩绘、挖补、堆贴汇聚于上,具有将实用与装饰融为一体的效果;你再看吕梁女人们巧手剪出的窗花,六合同春、莲生贵子、花开富贵、百鸟朝凤……巧夺天工,更尽情尽致。


 

年轻姑娘们串门聊天时的针线活儿大多是做给心上人的,其中以刺绣鞋垫居多,由于“鞋”与“谐”谐音,于是成为爱情吉祥物,“鞋”“谐”相谐的习俗由此产生,因此,不论是晋南、晋东南还是晋北、晋中,随处可以看到这样的图景:姊妹们凑在一起,手中拿着做鞋垫的活计,谈夫论婿,推推搡搡笑出泪花花来,一幅多么令人心动的美丽图景!

 

当清丽的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姑娘会带上精心绣好的鞋垫,背着爹娘偷偷来到打谷场上,高粱秸秆堆后面,他正等着她……

 

老人们——

 

女人们嘻嘻哈哈的说笑声,惊飞了树枝上的麻雀,也惊醒了街边冬日暖阳里打瞌睡的老人。

 

太阳光穿透身上的老棉袄,浑身被晒得热烘烘的,特别是那双老寒腿,热乎乎的别提多舒服了。晒太阳是冬日里老人们最惬意的事情。年轻时曾是冤家对头的,可能会杠上几句,但大部分老人只闭目养神,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直到身边嬉戏玩耍的孙儿或附近院子里正在聊天的女人们把他们吵醒。睁开浑浊的双眼,不明就里地嘟囔几句,继续在阳光里打瞌睡。


 

冬日天黑得早,大部分人家早早熄灯上炕睡觉。上午还在阳光里眯缝着一双混沌双眼的老人,此时却精神矍铄,神采奕奕,他算准了会有人来找他的。果然,年轻后生们睡不着,三五个人相约去村里见过世面的老者家,听他讲讲想当年。老人家也不客气,索性倚老卖老起来,一袋一袋地抽着后生们给他装好的小兰花,一桩一件地拉起年轻时候走西口经历过的稀奇事,把后生们听得目瞪口呆。

 

老奶奶们一辈子连县城都没去过,自然没见过什么世面。可她们有一肚子故事,吸引得孩子们趁大人不注意偷偷溜出来。老奶奶被缠不过,只好开讲,晋南的老奶奶一定会讲关公的故事,晋中的老奶奶会讲介子推的故事,太原的老奶奶肯定忘不了讲傅山的故事……孩子们常常很奇怪,老奶奶肚里到底有多少故事,怎么总也讲不完?我们则庆幸,正因为有了无数这样的老奶奶,我们的民间文学才得到了完美的保存。


 

不知何时,大人发现最调皮的那个孩子不在炕上,急忙去找。大人们急促的喊叫声与受惊的家狗的吠叫声混合在一起,让原本已经阒静的乡村又喧闹起来……

 

孩子们——

 

小孩子晚上听老奶奶讲故事,迷迷糊糊睡着了,什么时候被爹妈抱回家的都不知道。可第二天早晨一听到伙伴们的嬉闹声,瞌睡虫立时被赶到九霄云外,一骨碌爬起来往外冲。

 

冬闲里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永远是孩子们。


 

最淘的男孩子往往会不顾父母的警告,偷偷跑到山里去掏狼窝,抓狼崽子;一般的男孩子也会爬上树去掏鸟窝。父母发现后,一定要严厉惩处,不得已,只好老老实实在街上玩些没有危险的游戏,比如打筋斗,弹球,滚铁环,打岗,甩元宝,等等。忻州、原平、定襄一带的孩子玩得更多是摔跤。晋南一带的孩子会玩角抵,即俯身两手据地,以头相触。

 

疯魔了的男孩子们经常会“善心”大发,拉女孩子入伙,一块玩些跳盒盒、老鹰抓小鸡、跳绳的游戏,到了晚上,还会玩捉迷藏,太原人叫“藏猫猫”,晋南则叫 “捉冕屋躲儿”。大多数情况下,女孩子们不愿意与秃小子们“同流合污”,她们有自己的游戏,比如跳皮筋、踢毽子、抓子子、翻架架。


 

天气不好的时候,多数孩子愿意留在家里做七巧板、九连环、猜谜等智力游戏,其中最简便易行也最好玩的是猜谜。谜语的谜面常常把一些不可能发生的、相互对立的事情组合在一起,这本身就是个谜,谜语的起源和功能则是个更大的谜。然而谜中套谜的谜语到了孩子们这儿就简单多了,无外乎出谜、破谜——“我出个谜,谜面是有口无脸,有腿没手,又吃肉,又喝酒。打一物。”“……猜不着……”“真笨,是桌子!”这样有趣的场景,大概每个人在童年时都经历过,只要玩得高兴,对于孩子们就足够了。至于谜语本身以及起源和功用之谜,还是让专家学者们去破解吧。

 

玩着各种游戏的孩子们,心中更羡慕大人的冬闲,啥时能成饭市上的主角呢?啥时能绣出人人待见的花呢?别着急,会有那么一天的,大人们安慰道。一辈又一辈的山西人,就这样在农忙、也在冬闲里生生不息、延绵不绝……


太原道三晋文化微论坛开通,直接发帖,深度讨论,永久留存,全网互动,点击页面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


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推荐内容

山西人的性格解读

山西男人——地地道道土做的男人

山西老家的“全乎人”,多少女人的傲骄与伤感

山西女人永远的靠山:娘家舅


欢迎加入太原道微信群交流山西地域文化,入群请先添加太原道编辑微信并注明“入群”,扫描下图二维码或查找wwwtydao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