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沉默的深渊,正在缓慢而确定地向我们移动过来

石扉客 石扉客栈 2017-01-01

昨晚那篇👉 费说新语│红朝见闻录之小雨 是湖州老费写的。


结识湖州老费很多年了。素来佩服他短小精悍嬉笑怒骂的古文,第一次见他忘情投入地写这样洋洋千言的随笔,蒙他授权转来此地。  


费兄是个极有趣的人,行事素有江南名士范,鉴宝无数,识人无数,最喜朋友。


介绍朋友常用的句式是:哈,这位三观正得不得了,起义他要来的!


上次在天台山,他介绍一位书画家和大家认识,张口便道:这是浙江最好的花鸟画家,这还不算什么,你知道他的微信ID叫啥吗?叫搏浪沙啊!那三观正得不得了的!起义他要来的!


老费在这篇中描述的这位女主,也是三观正得不得了的非常人,恍如天龙八部中的神仙姊姊,又如蒲留仙笔下的小翠,又似大漠隔壁的翠羽黄衫。


却又比神仙姊姊真实,比小翠灵动,比霍青桐来得温婉,如风动寒冰,如水激翠玉,如真如幻,如梦如露,浑不似这尘世中人。  


说完这个美好的人和事,接下来说两句正事:


胡温时代,温总每年两会上都要说一句,今年将是充满困难的一年,但最后也就那么跌跌撞撞地过来了,大家也习惯了温总报忧不报喜式的忧心忡忡。


但今年不一样了。


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哪一个年底有2016年那么充满着普遍的悲观与不安。


前面那个可以看得到的无底深渊,正在缓慢而确定地向我们移动过来。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