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与歌|河北雄县北大阳音乐会考察手记

齐易 吴军 土地与歌 2017-01-14

土地与歌“河北高碑店市及雄县民间音乐遗产分享计划”第13期,全部10个视频,请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全文”收看。前12期高碑店市石辛庄音乐会南虎贲驿南乐会撞河村上四调剧团撞河村吵子会曲堤村武术吵子会前南里吵子会丁家庄十番会王亮西河大鼓,以及雄县葛各庄音乐会韩庄音乐会高庄音乐会古庄头音乐会已刊发,点击可回顾详情。


北大阳音乐会考察手记
文/齐易 吴军



11月14-15日是考察北大阳音乐会的日子,因齐易老师去贵州出席学术会议,此次考察由《人民音乐》编辑部的荣英涛老师主持。天津音院的夏侯玲玲老师担负写作研究文章的任务,河北大学影视研究生钱冰桃担任摄像,吴军、陈铭芳、袁金楠、陈宇、田薇等河北大学音乐学研究生分别担任场记、摄影、信息采录等各项工作。

北大阳音乐会的历史悠久,据说过去的老谱本上写有明代的年号。北大阳村原来有大寺,“有大寺就有音乐会”,老人们说这里的音乐是北京的和尚传来的。他们的谱本与葛各庄音乐会的同出一脉,而且根据《中国音乐年鉴》
1994年第285页和1995年第216-217页内容的互相印证,可以基本确定葛各庄音乐会的谱本是从北大阳村传抄过去的。他们的音乐会除了传授过葛各庄,还传授过北沙口、东后留、孤庄头村,应该说在历史上北大阳曾经在这一带播撒音乐会火种方面做出过杰出贡献。会里至今存有老管子、笙、笛子、云锣等能够证明音乐会历史的百年老乐器。


1957年左右,北大阳音乐会逐渐停止了活动。20世纪80年代末又重新复兴,当时有乐手30多人,后来又经历了几起几伏,从2000年开始逐渐衰落了下来。目前北大阳音乐会尚有乐手近20人,村里的精英人物金利军已经接手音乐会的管理,开始吸纳了一些原来村里军乐队的女乐手。


01.到达北大阳村后,荣英涛老师(右三)与大营镇文化站长边振兴(右一)等人商议工作


02.考察组成员在紧锣密鼓地做着拍摄前的准备


03.摄录开始前,荣英涛、吴军、夏侯玲玲在校对曲目顺序


04.各就各位,乐曲演奏录制工作即将开始


04a.荣英涛老师播报片头信息,乐曲演奏的摄录即将开始


05.乐声响起,黄钟大吕之音回荡在初冬的村庄


这个音乐会在20世纪90年代就被学界关注,1995年1月20日英国学者钟思第和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张振涛等老师曾前来考察;2013年夏天张振涛、齐易等老师又来拍摄这个乐社的乐谱,这份工尺谱目前已经收入张振涛主编的《中国工尺谱集成·河北卷》。


14日大约8:25左右考察组一行人在文化馆杨宝槐馆长和荣英涛、夏侯玲玲两位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雄县县城东北部约20公里的北大阳村,进到村委会大院,与金利军会长、各位乐师和村干部们见面问好之后,随即开始了摄录前的准备工作:在村委会的院内摆上音乐会演奏用的长案,悬起写有“雄县北大阳音乐会”字样的紫红色绒布横幅。一切准备就绪,约在9点钟开始摄录音乐会曲目的演奏,荣英涛老师控制考察工作全局,上下照应随机处理各种情况,音乐学研究生田薇协助操作主机位,影视研究生钱冰桃操作游动机位,吴军同学负责场记工作,各司其职忙而不乱。

在村委会办公室前的阳台上,陈铭方、陈宇、袁金楠等同学铺开衬布,放妥音乐会的老谱本,开始了对谱本的拍摄。已经是冬天的天气了,无论是乐师们还是考察者,室外的演奏与采录都非常辛苦。陈铭芳等同学端着相机的手冻得够呛,需要时常更换人员来拍摄,以便让冻僵的手能够回暖。


从北大阳音乐会的发展历史、这个会的乐谱及张振涛等人1995年考察存留的资料来看,这个会至少在1995年仍为只演奏传统曲牌、主奏乐器为小管的“北乐”性质,可从这次考察所录制的曲目来看,这个音乐会已经在逐渐往“南乐”方向发展:出现了《苏武牧羊》、《二郎山》、《冰糖葫芦》、《献给亲人解放军》等南乐特有的传统俗曲与当代歌曲,虽然仍然使用小管主奏,但是乐风已经有了明显变化。究竟这变化是从什么时候产生的?原来早在“文革”时期,禁绝传统曲目,就有一些老乐手用改吹当时的“革命歌曲”的方式来“过瘾”。1996年音乐会再次恢复活动时,曾经在吹打班当过吹鼓手的利云腾把一些吹打班的曲目带了过来。而同样是在吹打班以艺谋生的利云腾的继子利颜军虽有演奏技艺,可不太会演奏音乐会的传统曲牌,反倒是俗曲、时令歌曲非常纯属,而这些曲子大家也一听就会,音乐会的世俗化倾向由此进一步加重。


05a.音乐会的女乐师


06.考察组成员们在聚精会神地工作着


07.北大阳音乐会的打击乐演奏


08.陈铭方在录入乐师信息


09.袁金楠在向孙文轩乐师了解情况


10.荣英涛老师在指导大家拍摄乐谱


有研究者认为冀中一带的南乐会就是音乐会世俗化发展的结果——由演奏传统曲牌转为传统、时尚兼具,由原来供奉神灵的仪式用乐转为既娱神又娱人。北大阳音乐会现在的状态,可以视为这种转型的中间体。说它是由音乐会向南乐会转型的中间体,一是因为他们所使用的管子仍然是音乐会的小管,而不是南乐会惯常的大管子;二是会里的一些老人仍然觉得奏时令俗曲“不正宗”,还没有从审美意识上坦然接受这种转型。

午饭后,乐师们接着把他们能够演奏的乐曲演奏完毕,就开始了乐师和乐器信息的采集,拍照、登录,已经比较熟悉考察流程的考察者们近乎“自动化”地工作着。


接下来就是韵唱工尺谱的录制了,场地选在了村委会的办公室内,虽然室内也没有什么得力的取暖设备,但是与室外的寒冷比起来,感觉还是在室内的录制“幸福”多了。《普庵咒》、《张公赶子》、《挑袍》等笙管乐曲牌分别由孙法来、孙文轩、利颜军轮流韵唱,孙吉生做乐谱指示;打击乐谱《河西钹》、《粉蝶子》等曲牌的韵念则由金利军、利颜军、孙吉生交替进行。他们所韵唱的曲牌皆为音乐会的传统乐曲,南乐会的曲目还未增加到他们的谱本中来。


14日傍晚,荣英涛、夏侯玲玲两位老师开始了对音乐会的金利军、孙文轩、孙吉生三位会长的访谈,三位乐社的当家人介绍了各自的身世、音乐会的历史、目前的困境以及招收孩子、女性学员入会以设法传承发展的努力等。一整天的考察摄录工作紧凑而高效,已经完成了绝大部分任务。


10a.大家在准备进行工尺谱韵唱的录制


11.夏侯玲玲问候80多岁的老乐师岳德禄


12.同学们描画的乐器音位图


13.袁金楠、陈铭方、田薇正在探讨资料整理问题


13a.寒冷的初冬里,在一个电热器的映照下,荣英涛、夏侯玲玲老师对音乐会的孙吉生、孙文轩、金利军三位会长进行访谈


15日的工作相对比较轻松,只剩下对音乐会里最老的乐师岳德禄(1934年出生)的访谈。老先生是音乐会的笙师,十几岁起入音乐会学习,历经了北大阳音乐会近百年来的兴衰历史。谈起1949年前的北大阳音乐会,老先生神采激扬,连说带唱,“那时候有八攒笙、四个管子、四个笛子,还有一副云锣,打家伙的也都是双数!”从老先生的叙述中,我们窥见了这个音乐会昔日的光彩。

全部工作完成后,在乡亲们的安排下到附近的饭店吃午饭,导出全部考察资料分发给做后续工作的老师与同学们,大家告别音乐会的乐师们,分头返回京、津、保,这次真正由京津冀三地师生共同参加的考察顺利完成。

从北大阳音乐会谱本所载曲目与现在尚能够演奏曲目的对比来看,经历过几起几伏的这个老乐社,已经丢失了其原来能够演奏的大部分曲目,并且正在向着世俗化的南乐会方向发展。向什么方向发展,只要是局内人的主动选择,局外人都没有指责的权力。但是大量曲目的丢失,以至于几乎连一套完整的套曲都不能再演奏了,确实是令人遗憾的事情。冀中音乐会套曲结构的解体及在当代的碎片化存在,是各个音乐会的普遍问题,这个问题在北大阳音乐会显现得尤为突出。

我们也看到了北大阳音乐会的老前辈和以金利军为首的年轻人在克服生存危机、努力传承传统音乐文化方面做出的种种努力,正是由于这种不懈的努力,才使得北大阳音乐会在几起几伏历尽磨难后仍然延续和发展着。我们愿这个音乐会能够在未来的社会永葆生机!

 

15.14日的晚饭——玉米饼子


16. 11月15日对老乐师岳德禄的访谈


17.陈铭方、袁金楠、陈宇在拍摄北大阳音乐会民国三十八年的老乐谱


18.袁金楠在拍摄乐器照片


19.考察组与北大阳村音乐会的合影,北大阳村民摄于村委会院内


北大阳音乐会考察摄录研究成果目录

考察者
荣英涛 夏侯玲玲 钱冰桃 吴军
陈铭芳 袁金楠 陈宇 田薇

考察时间
2015年11月15-16日

(一)视频
摄像:钱冰桃 田薇

制作:钱冰桃 吴军等

1.演奏

1.1.第一组

《普庵咒》(大曲)

(头、一至三身、煞尾)

《苏武牧羊》

《二郎山》

《四季》(春夏秋冬)

《国赞》(尾)

1.2.第二组

《倒提金灯》(大曲)

《金字经》

《五圣[声]佛》

《翠[醉]太平》

《玉娥郎》

《爬山虎》

《国赞》(尾)

 1.3.第三组

《四圣[声]佛》

《茉莉花》

《送情郎》

《笙[圣]葫芦》

《对花》

《八条龙》

《国赞》(尾)

 1.4.第四组 时令歌曲

《二郎山》

《冰糖葫芦》

《献给亲人解放军》

《十五的月亮》

《妈妈的吻》

《九月九的酒》

1.5.第五组 打击乐演奏

《头》

《河西钹二身》

《长的[三]拍》


2.韵唱


2.1.第一组

《倒提金灯》

《普庵咒》

(头、一至三身、煞尾)

《金子经》

《五圣[圣]佛》

《翠[醉]太平》

《玉娥郎》

《四季》(春夏秋冬)

《灯赞》

《国赞》(尾)

2.2.第二组

《合四拍[牌]》

《小花园》(一至三身)

《张公赶子》(一至三身)

《大挑袍》

《雁过楼》

《泣颜回》(第三身)

《四圣[声]佛》

《笙[圣]葫芦》

《琵琶轮[论]》

《爬山虎》        

2.3.第三组 打击乐韵谱

《河西钹》

《长的[三]拍》

《过及先[街仙]》

《粉蝶子》(一至七身)

注:《长三拍》常作为《河西钹》与《过街仙》的结尾使用。

3.访谈

3.1.访谈一

受访:北大洋音乐会会长

采访:荣英涛 夏侯玲玲

3.2.访谈一

受访:岳德禄(老乐师)

采访:荣英涛 夏侯玲玲



(二)图片与说明文字

1.乐社成员信息

1.1.图片(17张,摄影:荣英涛)

1.2.文字信息(录入:陈铭方)

2.乐谱(摄影并整理:陈铭方)

谱本(附整理目录)

3.乐器

3.1.图片(11张,摄影:袁金楠等)

3.2.文字信息(整理:陈铭方)

4.考察工作花絮

4.1.陈宇摄花絮照(附文字说明)

4.2.其他(摄影:陈宇 袁金楠等)

(三)文字

1.考察手记

齐易 吴军

2.拍摄场记

吴军

3.研究文章

夏侯玲玲:雄县北大阳村音乐会考察与研究


一个民间、民族和世界音乐的交流平台

微信公号:土地与歌/folk_music

荔枝电台:土地与歌/FM404427


长按二维码,关注土地与歌!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