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丁读报 | 华盛顿的忧虑并未能阻挡或拖延亚投行的脚步

镜鉴 2015-06-29

亚洲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之一,继续保持其拉动全球经济列车的动力,事关中国发展,事关亚洲发展,更事关世界发展。


文 | 丁刚


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在北京签署。英国广播公司当天的报道说,亚投行被视为中国扩大国际影响力和挑战美国影响力的大胆尝试。


亚投行起步后,美国有两大担心,其一是亚投行的出现会颠覆现有的国际金融体制。这个问题应当反问,中国为什么要去颠覆现有的体制呢?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取得丰厚成果,这得益中国自身的不懈奋斗,得益于中国同外部世界的融合。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和动机去推翻现有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的体制,但中国的成长给这些体制的发展与完善带来了机遇。


英国金融时报网6月1日发表专栏作家菲利普·斯蒂芬斯的文章回答了这一典型的美式忧虑:中国并不是要颠覆现有的全球秩序,但无论是“一带一路”计划,还是亚投行,中国传达出的地缘战略讯息再清楚不过。中国打算做一个规则接受者,同样也做一个规则制定者。



6月2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出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的各国代表团团长。 新华社记者 兰红光 摄


现有的国际体制已经不能完全适应亚洲发展需求的变化,需要调整和补充,中国推出亚投行创意,就是为了进一步完善这一体制。亚投行应当有自己的运行规则,但这些规则是在原有的规则基础上建立的,不是对现有体制规则的推倒重来。


对亚投行的担心,归根结底是对中国崛起的担心。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认为,在亚投行问题上产生的分歧,是有关如何应对中国崛起这一更宏观问题的一部分。


人类进步,不能没有13亿中国人民的进步。一个实力不断增长的中国是全球发展的必然结果,也同样是全球发展的强劲动力。中国有责任为亚洲、为世界的发展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中国积极参与全球规则的调整与制订,有利于全球经济和金融治理朝向更公平、更包容、更合理,也更能够适应多极化的方向演进。


美国的另一个担心是,自己不再能主导多边合作的规则,将失去“领导地位”。奥巴马不久前强调,“我们必须确定的是,制订全球经济规则的应当是美国而不是中国。”


新格局,老定位——华盛顿想不通,关键就在对美国在全球格局演进中的重新定位已严重滞后。诺贝尔经济学家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一语破的:美国并不是想提供另一个援助来源,而只是想一家独大。在一个日渐多极化的世界,它只想维护自己的一国霸权。


学会如何合作,如何适应站在讲台下听别人讲话,对于长期在聚光灯下唱“独角戏”的美国来说,还真是一件不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


美国需要想一想,为什么华盛顿的忧虑与担心并未能阻挡或拖延亚投行快捷而坚定的脚步,也没有减弱四起的掌声与积极的回应?这本身就展示了全球多极化的新场景。


亚投行是亚洲发展需要的产物,是新型国际关系演进的产物,更是全球多边金融合作的必然结果。亚投行的基本理念是合作共赢,这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美国黑石集团总裁史蒂芬·施瓦茨曼认为:“建立亚投行是一件好事,可以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上,有助于改善人们的生活,这正是欧洲和亚洲许多国家都予以回应的原因。”


泰国需要连通北部和缅、柬、越的铁路,缅甸需要连通泰、印的高速公路,印度铁路急需更新换代提高运力,而一条通过中亚贯通欧亚大陆的高速公路更是承载了数十亿人走向世界、走向现代化的久远梦想。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当天发表声明,称亚投行为世界银行的重要合作伙伴,具有消除极度贫困的共同目标。他说:“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巨大非任何一家机构所能满足。全世界每年的基础设施投资约为1万亿美元,但其中绝大部分流向发达国家。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面临每年1万亿至1.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融资缺口……亚投行将与我们及其他开发银行共同解决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这对于消除贫困、减少不平等和促进共享繁荣至关重要。”


基建是亚洲起飞的基础。全方位的互联互通,会编织起一张紧密的网络,将亚洲各国联结成一个共同发展的命运共同体。亚洲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之一,继续保持其拉动全球经济列车的动力,事关中国发展,事关亚洲发展,更事关世界发展。


本期编辑:小非哥


独家原创,图片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来自微信公众号镜鉴(jingjianpd)。

查看历史消息:文章页面点击右上角→查看公共账号→查看历史消息

分享这篇文章:文章页面点击右上角→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