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新一锤定音“长江新城”,请别再叫“武汉版浦东”了!

史果 湖北日报 2017-01-22

短短10个小时内,武汉发生了两个“爆炸性”新闻。


1月21日晚23时50分,汉口滨江商务区,19栋楼在10秒内成功爆破倒塌。


1月22日上午9时,武汉市党代会开幕。履新不到一个月的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一锤定音:打造“长江新城”。

两条新闻,令人遐想。地处二七的汉口滨江商务区会是未来的“长江新城”吗?

“长江新城”建在哪儿?为什么要建“长江新城”?“长江新城”怎么建?


现在,尚有一些不确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长江新城”将是武汉的未来之星。


图为:汉口二七片区爆破进行中


陈一新说:“这是武汉提升国际知名度、美誉度与城市竞争力的重大举措,启动规划建设‘长江新城’,以超前理念,世界眼光打造代表城市发展最高成就的展示区,全球未来城市的样板。”

打造新区、新城,在陈一新的主政经历中并非首次,而且成绩卓越。


2012年3月,刚刚到任金华市委书记的陈一新,在该市党代会上提出,规划建设一个50平方公里的“金义都市新区”。在这里,他曾在100天内完成2.3万亩土地的征用,成功引资阿里巴巴,让菜鸟物流在此落地。

规划建设一座新城,是一项严谨、复杂的系统工程,从设想到蓝图到实现,需要几任书记市长的不懈努力。在“长江新城”提出的第一时间,笔者作为一个备感振奋的老武汉,迫不及待地寻着设想,梦想着,猜想着,畅想着。


复兴的梦想


这是一个关乎复兴大武汉的梦想。

500多年前,汉水改道,将汉阳劈成两半,汇入长江,汉口水淋淋地诞生了。从舟桨、渔歌、炊烟到风帆、码头、商埠,汉口逐渐成为四大名镇之首。一个新生之地,却承载了大武汉最多的荣光。


图为:明代《江汉揽胜图》,尽显武汉物事繁盛


约300多年前,亦即明崇祯8年,汉口通判袁焻为防水患,主持修筑一道4公里的长堤,史称袁公堤。汉口人终于有了一块固定的陆地生息、繁衍。


150多年前,汉口的商人们集资修了一道城墙,汉口城扩大了。

一百多年前,了不起的张之洞出现了。他在汉口筑起近30公里长堤,以抵挡后湖的洪水。这道堤就是依然存在的张公堤。直到现在,城市的发展才刚刚越过这道边界。


图为:1906年汉口城墙

在告别督鄂,上调京师前,为了汉口的扩张与发展,张之洞又力排众议,顶着压力拆掉了商人们曾经集资建起的城垣。城垣原址就是现在充满老汉口情调的中山大道。


“复兴大武汉”,说明现在的武汉还没有回到当年的地位。“驾乎津门,直追沪上”的“东方芝加哥”,理应成为武汉人当下奋力追赶时的标杆。


天津的滨海新区,上海的浦东新区,还有广州的珠江新城,这些响亮的名字一再拔动武汉人的心弦,代表武汉城市建设最高水平的亮点到底在哪里?

图为:上海的浦东新区


有武汉官员曾说,武汉找一个最亮点找不到,但找五六个亮点还是有的。


成在大武汉,难在武汉大。这就是武汉面临的局面:城市建设没有形成合力打造精品,只有高原,没有高峰!



选址的猜想


当年,张之洞筑堤拆墙,不是率性而为,一定考虑到了历史、现实与长远,也关照到了天时、地利与人和。

那么,“长江新城”会选址何处呢?摊开武汉的地图,两江将武汉分割成三块。纵贯南北的长江犹如一条对称轴存在于武汉的主城区。

陈一新在报告中指出:“规划优化武汉长江主轴,重点围绕主城区长江段,集中展示长江文化、生态特色、发展成就和文明,打造世界级城市中轴文明景观带。”

在温州,陈一新也曾提出建设中轴线,出发点在于发挥“蝴蝶效应”,激活房地产市场;“首因效应”,确定温州在全国地位的新坐标;“棘轮效应”,找准城市转型发展发力点,引领经济迈上新台阶;“集聚效应”,走出空间集聚利用的新路子。

提起轴线,人们往往想到的是一条宽阔的现代化大道,比如成都的天府大道、深圳的深南大道。以长江为轴,武汉人果然敢为人先。

从现有的亮点区来看,光谷东不在主城不滨江,pass!汉街中北路、汉口CBD,不滨江,pass!绿地中心,滨江,但仅是一个企业级的项目,难以承担一城之重任,pass!

笔者认为,“新城”之新至少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选址之新,应该是有待开发区域,像沿江大道、汉正街这样的老城区不太可能。二是面貌之新,按照陈一新的描述,“长江新城”不应该修修补补,而是要全局谋划、超前规划,集全球城市规划与建设的最优成果于一城。

寻着这个思路,笔者不妨再抛几个地方供选。

二七汉口滨江商务区


图为:网传二七滨江商务区部分规划效果图


二七,一个因铁路而兴的地方,张之洞主持修建的平汉铁路的起点。

以现有的规划,汉口滨江商务区就在这里:东起沿江大道,西至解放大道,南至黄浦大街,北至汉堤路,规划面积288公顷,总投资为300多亿元。

这里计划建一座707米高楼,一条公铁共用过江隧道,打造成为公交优先、慢性街区的国际商业总部聚集区。

此处的优势在于,处于汉口主城区,交通设施便利,已基本完成拆迁,需要做的是将规划再优化。

谌家矶、天兴洲


图为:较早以前的谌家矶规划方案。


堤角——张公堤的起点,再往外4公里,便是谌家矶,再往北便是黄陂。横贯东西的长江,在武汉段拐了一个弯,成了南北向,而谌家矶正处在这个拐弯处。所以,此处面江的方位正是人们选房最喜欢的朝向——东南。江水在这里并不宽阔,因为江心有一洲,名曰天兴洲。


图为:天兴洲具有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资源


这里距汉口中心城区比较近,但又未充分开发,适合重新描绘蓝图。不利条件是,这里地处长江武汉段下游,是化工区,土地污染可能需要治理。不过,武汉园博园是将垃圾场变公园的国际典范,将这样的成果运用于此,建设一座生态新城,为“新”字多些注解,更令人期待。


另外,北边的黄陂及对岸的天兴洲可以提供足够的空间给新城扩展。


南岸嘴 


汉水将汉口从汉阳劈出,形成两个角。汉口一角,就是汉口的发源地龙王庙、汉正街。汉阳一角就是南岸嘴。

曾有人将南岸嘴与著名的德国角对比,称南岸嘴为“中国角”,因为,中国最长河流长江与其最长的支流汉江在这里交汇。

从地形上说,南岸嘴与浦东陆家嘴很像,距离武汉核心区也非常近,是守望两江三镇的绝佳处。汉阳在武汉三镇中,一直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基础设施相对薄弱,人气也一直不旺。当然,这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南岸嘴毗邻老城,拓展空间十分有限,容易制约新城发展。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一切也皆有可能。

新城的畅想


无论选址何处,新城的样子,似乎闭上眼也能想像个八九:江边一幢幢高耸的摩天大楼,其间点缀一些充满当今人类智慧的现代建筑,宽阔的马路与繁忙的轨道交通,还有怡人的参天古木与醉人的鸟语花香。

可是,有市无城,是集市,过小;有城无市,是空城,太虚。新城建设,不仅在于高楼、交通与公园,更关乎在这座城市生活、工作的人。以人为本,让武汉人有更多获得感,应成为“长江新城”的建设目标。



通俗点,新城应该聚财气和人气。

陈一新在报告里说:“招商引资是武汉赶超发展的‘一号工程’”。他还说:“要加快集聚一批世界顶级产业科学家、创新创业领军人才和投资人,努力打造国际人才高地。”

如何做到这些?对标浦东新区、珠江新城、滨海新区,有四个关键词:改革、开放、总部、产业。

改革:浦东是改革的前沿阵地,滨海新区是国家综合改革试验区。“长江新城”理应成为经济体制、社会体制与行政体制改革的试验田,引领武汉乃至中国改革之先。

开放:浦东、滨海都是自贸区所在地。湖北自贸区武汉部分已落子光谷,倘“长江新城”不在此处,可考虑将领馆区安家于此。之前,汉阳墨水湖为驻汉领馆区的呼声很高,但这几年并未有实际成果。

总部:大型央企、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世界500强,武汉需要大力引进,并将其在汉总部、区域总部甚至中国总部安设于“长江新城”。无论浦东新区、滨海新区还是珠江新城,都非常强调总部数量。浦东有企业总部400余家,珠江新城也有100多家。

产业:无可质疑,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一定将是“长江新城”的产业支撑。武汉已积累了光电子、生物医药、汽车制造等高新技术产业优势,也具备临空、临港等现代物流业所必须的自然禀赋与强大实力,如何将这些产业平移至长江新城,甚至开创新的优势产业,武汉需要破题。


其实,笔者作为一个老武汉,曾闪过一念,认为称“汉口新城”或许更好,这里含着复兴大武汉的情愫。可仔细分析,新城以“长江”命名,恐怕着眼的是对接长江经济带建设的国家战略,体现武汉人的作为与担当。


也对,复兴大武汉的梦想,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一小部分。笔者只能自叹,眼界小了!

最后,说点题外话,张之洞坐着船来到武汉,治鄂近20年,坐着火车赴任北京。彼时,武汉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一任书记市长干这么久,几乎不可能。

也许,每一个武汉人都需要功成不必在我的胸襟,与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紧迫。


作者:湖北日报全媒体记者 史果

微博:@湖北日报

编发:黄梦田

出品:湖北日报社融媒体中心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