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内心的故事 | 狗熊有话说

大狗熊 狗熊有话说 2017-01-25

下期《狗熊月读》,我会和你聊聊《巨婴国》这本书。虽然这本书里的观点我并不是完全都同意,但我非常佩服武志红在这本书里对于自己的心理与性格进行的分析。评价别人很简单,但自我分析和评价,或者仅仅只是向他人敞开自己的内心,其实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想,借着这次分享这本书的机会,我也学习武老师,和你聊聊我和我内心的故事。


我出生在一个云南的小城市,离昆明30多公里。小城生活安静又普通,我在那里读书,有着一些要好的小伙伴。从我记事开始,我和妈妈的关系就挺好,但我的父亲似乎在我幼年的那些日子里,不是太有存在感。

我读小学的时候,开始感觉到父母的关系不是太好。我的父母之间有着种种不和,但他们都尽量向我隐瞒。偶尔他们会在我睡着吵架,并且以为我听不到。但相信我,其实小孩什么都知道,他们是家里最敏感的人。

我读初中好像是初一的时候,我父母离婚了。在那个年代,离婚还是一件大事,或者说在大家的心里,这还是件大事。他们都在争取我的抚养权,两人都不愿放弃,于是最终做出了一个现在来看很中国式的处理方式:我在各自的家里各待一个月,轮流住。按照现在心理学的一些理论,这种不确定感对于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但当时的我不觉得,每个月头的第一天,我便搬着自己的小音响,带着十几盒磁带和随身的物品,从父亲家来到母亲家,或者是从母亲家来到父亲家。当时的印象里,我更喜欢住在母亲家,因为在这里有录像机,可以看电影。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喜欢待在母亲家的真正含义。不久之后母亲重新结了婚,父亲还是单身。

// 大二时,我留着一头长发,照片不多,这是其中一张

有的人会觉得幼年时父母离异对孩子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们错了,因为“巨大”这个词没有用对。真正对于孩子影响巨大的,其实是父母的离去。我在高一的那一年,我的母亲因为车祸,离开了这个世界,那年我17岁,说起来,和上面说的,岳飞的父亲离世时一样的年纪。我记得母亲出事的当天,我接到母亲单位一个叔叔打来的电话,口气很奇怪,然后父亲接我去他那里住,并且举止很奇怪。我在他告诉我之前,其实就猜到了母亲已经去世了。还是那句话:孩子里家里最敏感的人在无人的房间,我哭得一踏糊涂。相反,在之后大人告诉我消息时,在殡仪馆告别时,在母亲的葬礼时,我难过的记忆并没有那么印象深刻。

我的母亲离世,在我生活的小城是一件不大不小的新闻,除了因为母亲的人缘好,也因为我和父亲在之后,因为事故的责任原因,将肇事方告上了法庭,我自己是原告。这些事,让我成为了学校和环境里的另类,其实这是让我最难受的事情:我不愿意所有人都以一种奇怪的表情看我,哪怕是我做错了什么,都不会得到正常的回应。老师们也似乎想尽量“照顾”我,他们不批评我,哪怕我不交作业甚至不上课,他们都不会说什么。这让我讨厌极了。于是我开始频繁逃课,因为没人会说什么,也不会有人去问。

// 这可能是我留存下来最早的一张自拍PS图,时间大概是2001年,那时的PS版本还是5.x

当时我大量的时间住在母亲的空房子里,我至今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当时我没有和父亲住一起,也没搞明白为什么父亲不主动接我去和他同住,好像是因为担心我母亲后来的丈夫会来抢占财物?唉,中国人的破事,往往都是这样,大家都忘了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因为一个人住,很多小伙伴都经常来找我玩,他们带着游戏机,一呆就是一个整晚甚至通霄,我非常开心,因为在一起玩游戏时,大家都不会在意我的母亲已经离世这件事。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那时把大量的时间耗在小城的各个游戏厅。最夸张的一次,甚至是某年的大年夜,我都是在一家游戏厅和街机老板一起度过的。我的父亲那时在干什么呢?记不清了。

到了高三,我意识到自己应该努力一下,于是我真的努力了。我考上了云南大学,专业是物理,不是我擅长和特别喜欢的,但对于这个结果,我还挺满意的。

// 在打工的外语学校,和同事们一起去户外,那时我还没有大学毕业

大学期间,我没怎么回过家,假期,我一般就在学校。我的成绩很一般,英语还行,大二就过了四级和六级,但物理专业课却一踏糊涂。大三时,我开始在一家英语培训学校做兼职做老师,然后又开始频繁逃课,这可能是因为高中时的遗留习惯吧。但这次我没那么幸运啦,我挂了很多课,不得已,多读了两年,我到大六才毕业。但奇妙的是,我又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差生,因为我在大四时,已经是很不错的教师,甚至还代过一段时间的本科生课程,于是在我的专业,我是个留级差生,但在其他的领域,我已经在给同龄人上课了。噢对了,从大三开始,我也开始自己养活自己。也是在这段时间,我有了一个女朋友,之后,她成了我的老婆。她是一个性格非常善良的人,对我的影响也非常大。我和我老婆的故事,以后再详细说。

记忆中,在那段时间,我和父亲的关系不太好。可能是因为在一些重要的时候,他总是缺席,于是在之后的日子,我也习惯了没有父亲参与的日子。

// 这是我们毕业时的聚会,那时的我很喜欢弹吉它唱歌

毕业时,我找了一份设计相关的工作,一做就是好几年,也很感谢这份工作,我从一个没有离开过昆明的宅男,跑了几十个城市,也慢慢习惯了与人相处,虽然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标准的宅男。再之后,我去了北京工作了一年,然后回到云南结婚。婚假旅行结束后,我辞了职,打算开始自己的创业。家人都很支持我。但我忽视了创业的难度,也不知道朋友和合作伙伴的界限。离职创业的第一年,我基本失败了。再之后我注册了自己的公司,并开始专注于设计与苹果产品数码运用,并写了自己的第一本书,算是进入到了数码领域。

再之后,5年前,我开始制作自己的播客《狗熊有话说》,并一直到现在,有了几百期节目,和几十万的听友。大家都是从我的节目,从我讲述别人的故事里认识的我,大狗熊,是一个效率高手,数码达人,苹果专家,《狗熊月读》说书人……但这些都只是一些标签,我自己的故事,没有和别人完整地讲述过。

// 还是在外语学校打工时的照片,现在看也很奇怪,自己的外貌似乎总是在变

我现在的性格,虽然离我内心中理想的形象还有一段距离,但也不算太糟。我很内向,也很敏感,内心喜欢自由,但也不愿意和别人冲突,作为一个童年父母离异,少年母亲去世的孩子,客观来说,我似乎还不太糟。为什么呢?

在前年一次和朋友聚会时,大家聊起了星象学,一位平时对这方面有所研究的朋友说帮我看看星盘。我带着凑热闹的心情说好啊。看过后她很认真地说,你的性格和今天的成就,背后有着强大又温暖的力量在守护着。这股力量在你生命的一开始,就帮你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然后它离开了,但影响却一直还在。这可能是你的妈妈的力量,她还在守护着你。

我那时瞬间被击中,马上就泪崩了。在那时,我意识到了正是自己的妈妈在我还没有意识到的阶段对我的爱,让我在之后的时间里,有勇气和信心,面对世界上的种种挑战和不确定。我在那时也真正意识到,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将会有自己的孩子,我可能和父亲有一些相处模式上的问题,那因为时间和种种原因无法改变。但身为成年人的一大好处,就是你可以为自己的家庭创建新的相处模式。你不必背负着以往的负担前行。

// 这是我的妈妈和我的一张合影,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张两人的照片

现在,我和父亲早以和解,也有着正常的沟通。我和家人居住在不同的国家,有困难,但我相信,我们可以很好地面对困难,迎接未来的种种幸福和机会。因为我能面对自己的过去,也就可以展望自己的未来。每个人都渴望英雄之旅,但真正的英雄之旅,不是一棵小树拼命长成正能量满满的大树,而是同时也深入黑暗汲取能量的完整大树,它的树冠伸向明亮的天空,树根则扎根黑暗的大地。

这就是我的故事。对于自己的回顾,是我在阅读《巨婴国》这本书的意外收获,却也是最大的一个收获。武志红在这本书里的一段话特别打动我:

成为一名心理学者,和成为一名作家一样,都是我本能上习惯走的路,并且,是作为宅男的我最擅长做的事。但宅男,本来就是在相当程度上切断了和外界的联系,那么很自然地,假若按照宅男风的惯性一直走下去,我的世界会越来越狭窄,不管我做的事情看上去多么宏大。

我曾经也认为我是标准的宅男,但现在我不这么看了。我想敞开自己,伸展自己,与这个世界发生更多的联系。这样的目标,从回顾自己和讲述自己的故事开始。这次回顾自己的故事之后,以后可预见的几年内,我依然会充满好奇地面对这个世界,用播客、文字或是其他形式,表达自己的感受,倾听别人的故事。

那么,你呢?你能和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