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兴荣、熊启跃:富国银行罚款案的原因及启示 | 银行与信贷

张兴荣、熊启跃 清华金融评论 2017-02-03

文/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银行业研究团队主管张兴荣,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银行业研究团队研究员熊启跃

因未经客户授权虚开账户等问题,富国银行被罚1.85亿美元,2016年10月12日,其董事长兼CEO被迫提前退休。富国案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并对该行造成了一系列负面影响,美国银行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本文认为,为避免重蹈富国银行的覆辙,中资银行须从加强公司治理、提升客户满意度、做好员工疏导、强化价值观执行以及舆情及危机管理五方面入手持续优化内部管理。

2016年9月,富国银行因开设虚假账户一案被罚款1.85亿美元,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hn Stumpf落魄离开。银行还面临源源不断地来自前员工、客户和股东的诉讼。高盛在10月12日也下调了对富国银行的收益预期,芝加哥议会通过了对富国银行维持一年的禁令,即未来一年富国银行将不得在芝加哥城开展业务。

根据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以下称CFPB)提供的报告,2011年5月至2015年7月间,富国银行职员在销售中存在以下行为:一是未经授权开立存款账户,并进行非法转账。调查显示,富国银行职员在未经客户授权的情况下开立存款账户153万个,其中8.5万个账户使客户发生费用支出,费用总计200余万美元。费用主要包括关联账户的透支行为,月均余额不足造成的罚金等。二是未经授权开立信用卡。调查显示,富国银行职员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开立信用卡56.5万张,其中1.4万张卡发生了费用,共计金额40.3万美元,这些费用包括年费、透支保护费用以及一些利息费用。三是未经授权开通网上银行服务。调查显示,富国银行员工使用不属于客户的电子邮件为其开通网上银行服务。四是未经授权开立借记卡。调查显示,富国银行员工在未经客户授权的情况下申请借记卡并创造PIN码将借记卡激活。

富国案深层次原因分析

富国银行罚款案的发生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一是公司治理存在缺陷。富国银行权力过于集中,难以形成有效制衡机制:Stumpf兼任董事长和CEO两个职务,并在雪铁龙和标靶公司兼任董事;独立董事人数与其他大型银行相比较少;董事会一半以上董事任职时间超过10年。另外,高管薪酬激励“短视化”,当期薪酬奖励资金的比例非常高,缺乏足够的递延薪酬机制。

二是价值理念执行不到位。“客户为先”是富国银行的文化信条。富国银行的标志是六驾马车,奉行“永远不要把马车放到马前面”的信条。富国银行编制了详尽的价值观手册,但执行并不到位。此次案件正是对客户权益的践踏,是对其价值理念的严重背离。

三是激励约束机制较为激进。富国银行在交叉销售领域是行业标杆,曾提出“伟大的8(Gr-eight)”战略,希望每个客户持有富国银行8个金融产品。2014年富国银行能够做到每个客户的平均金融产品数达到6.29个。为实现交叉销售,其给员工设定了较高的考核目标,如果员工不能按期完成,他们将面临被解雇的风险。同时,辅之以较为激进的激励机制,如富国银行实施的“刺激转账”(Funding Stimulation)措施,其对于引导客户开户、并在新开账户中形成流水的客户经理给予具有吸引力的激励政策,这是导致富国银行员工虚开账户,并非法转账的直接原因。

四是外部监管“秋后算账”。富国案还暴露出监管当局的“失职”。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设立了CFPB,以加强金融消费者权益的保护,但投入资源有限,很难支持其功能发挥。

五是舆情管理及危机应对不到位。富国案爆出后,负面报道铺天盖地,再加上恰逢美国大选,两党为争取选票将富国案大肆渲染,使事态恶化;在此期间,富国银行也没有采取及时、有力的补救措施,致使事态进一步升级,最终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客观地说,富国银行此次罚款金额并不多,且美国其他同业也有类似的违规事件,罚款事件本不应该产生过于严重的影响。

富国案的影响

此次案件对富国银行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五方面:

一是罚款。富国银行须向三家机构缴付罚金,分别是:CFPB,罚金为1亿美元,且CFPB规定1亿美元不能记作费用进行抵税;洛杉矶检察院办公室,罚金为5000万美元;美国货币监理署(以下简称OCC),罚金为3500万美元,三项合计1.85亿美元。与前期法国巴黎银行、德意志银行高达89.7亿美元和140亿美元的罚单相比,富国银行的罚款显得微不足道。但富国银行面临的诉讼远未终止:案件发生以来,富国银行股票市值由2500亿美元缩水至2300亿美元,其股价下跌或将面临投资者要求补偿市值亏损的诉讼。此外,由于将业绩未能达标的5300多名员工裁员,富国银行还面临员工和客户补偿问题,美国劳工部也要对此次裁员事件进行调查。另外,惠誉于2016年10月4日将富国银行的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

二是丧失业务机会。案件发生对富国银行的声誉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也使其丧失一系列业务机会:许多私人银行客户正考虑将账户转至其他银行,他们认为账户问题可能只是违规操作的“冰山一角”,富国银行可能还存在其它违规行为;在与政府合作方面,案件发生后,加州政府终止了与富国银行的一切合作项目,并把锁定期定为1年。伊利诺伊州政府也宣布停止与富国银行的业务,西雅图市政府宣布停止与富国银行一笔1亿美元的债券承销业务。

三是经营业绩受到影响。此次富国银行裁员绝大部分集中在零售条线,势必将对其主营业务收入产生负面影响。在丑闻爆发后不久,富国银行下调了其2016年的盈利目标,富国银行业绩出现下滑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四是问责。富国银行解雇了与虚假账户事件相关5300名员工,这些员工相当于零售条线职工基数的1%,其中66%以上来自美国的西南地区(集中在加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且有10%以上是支行经理或更高层级的员工。在高管层面,富国银行首席执行官Stumpf辞去了在美联储联邦咨询委员会的职务。Stumpf迫于压力也宣布提前退休;同时,此次事件将影响Stumpf继续在其他上市公司担任董事的资格,富国银行是美国仅有的两家董事会成员在其他上市公司董事会兼职的上市企业。

从宏观层面看,富国案的影响主要体现在:

首先,促使金融监管改革。作为美国的“标杆”银行,富国案将推动美国金融监管改革,如进一步完善高管薪酬与银行长期风险及业绩的挂钩法规,特别是高管薪酬追回(Clawback)方案。未来,监管机构可能会实施更严格的追回条款,更重视银行高管的个人责任问题,并且会加速完成拖延已久的关于银行高管报酬的规则。

其次,使美国银行业陷入信任危机。更多针对富国银行的诉讼和调查正陆续展开。其他多家大型银行也遭到调查,如摩根士丹利因不道德的交叉销售行为遭到马萨诸塞州联邦部长的指控。富国其激进的交叉销售模式受到市场的指责。该案也致使交叉销售的经营模式受到深度质疑。富国银行激进的交叉销售模式受到市场的指责,虽然富国银行已经宣布停止其销售目标,但民众对于交叉销售模式的存废仍存有质疑。

富国案对银行业的启示

从中国银行业实际看,在二代身份证尚未普及时期,虚开账户现象在中国曾经多有发生,银行职员借用他人身份证虚开账户。随着二代身份证的广泛使用,虚开账户现象有所收敛,但其他违规行为仍时有发生。由于中资大型银行网点分布较广,内控和法律合规难度较大,如要避免重蹈富国银行覆辙,须从以下方面入手强化管理:

一是加强公司治理。一方面,要实施稳健的经营发展战略,制定符合当前市场环境的业绩增长目标,根据各地区的具体情况将业绩增长目标进行合理分解,确保业绩增长目标保持在合理区间,实现银行风险和收益的平衡。另一方面,要不断完善激励约束机制,防止过度追求短期目标而忽视内控和风险的行为,绩效考核中要重视“递延类”指标的作用,通过强化“事后”约束机制规范员工行为。此外,要进一步发挥“一层三会”在公司治理中的作用,充分发挥制衡机制,提高风险管理水平。

二是提升客户满意度。将“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落实到位。切实保护客户的合法权益,确保客户隐私不受侵犯,不违规向客户提供附加服务并收取费用;有针对性地加强对公、对私业务的部门联动,提升服务满意度,而非推销产品为目的,切实解决客户面临的问题。同时提高金融创新力度,向客户提供更为广泛的金融服务,并注重渠道创新,如线上平台的开拓,向客户提供更便捷的服务。

三是做好员工疏导。当前,国内经济增速趋缓,同业竞争不断加剧,银行经营业绩普遍下滑,员工绩效考核压力与日俱增。应做好员工的疏导工作:关爱员工,各层管理者及工会应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通过各种活动丰富员工业余文化生活,在合规前提下慰问、关爱员工家庭,提升员工忠诚度,缓解工作压力;对业务完成存在困难的员工,应组织专业的技能培训,提升其业务开展能力;对于部分压力较大的地区和业务条线,应予以心理沟通和辅导。

同时,富国银行履行“以客户为中心”的价值观不到位是此次案件发生的根本原因。因此中资银行应吸取教训,加大价值观的执行力度,并且提高舆情与危机管理能力,妥善应对声誉风险。

本文刊于《清华金融评论》2016年12月刊

编辑:王蕾


欢 迎 订 阅

深刻|思想|前瞻|实践
专注于经济金融政策解读与建言的
智库型全媒体平台


更多原创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