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石倚洁:动情因为真有情

陈茴茴 音乐周报 2017-02-06

石倚洁



文 | 陈茴茴



有的人注定属于舞台,或因为外貌,或因为气质,或因为表演,还有因为歌声,石倚洁就属于这一种。

  

1月18日至22日,国家大剧院“开年大戏”《风流寡妇》热闹上演。首演当天,石倚洁的出场让许多观众为之赞叹折服,这位因为歌声享誉海外的“80后”青年男高音歌唱家,这次出演《风流寡妇》让越来越多国内观众认识到他美妙歌声的魅力。

  

1月10日下午,记者在国家大剧院排练厅《风流寡妇》的排练现场见到石倚洁。在没有华服、化妆的排练场景中,身穿黑色羽绒背心、牛仔裤、运动鞋的石倚洁夹杂在一大群演员中并不起眼,脸上的黑色带框眼镜和儒雅气质,让他看起来更多像一个从事IT行业的“技术男”。然而,音乐响起的那一刹那,尚未上场的他随着音乐节奏轻轻晃动身体,当真正进入表演状态,他清亮明净的歌声一亮,瞬间有一种把他从人群中“拔出来”的感觉。

  

   

打开歌剧之门

 


在日本东邦音乐大学学习四年的石倚洁是当时学校里“拔尖儿”的学生,更多时间是在完成专业学习而非上台演出,2006年他获全额奖学金留学奥地利。如果说日本的学习是让石倚洁完成学生的任务,奥地利的学习经历则是让他从学生向职业歌者过渡的一座“桥梁”。走过这座桥梁,他不仅完成了成为职业歌者必需的“修炼”,更幸运遇到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伯乐,登上了欧洲各大歌剧院的舞台,歌剧人生就此开启。

  

2006年到2007年,石倚洁在奥地利格拉兹一座小山上过了一年多“与世隔绝”的封闭生活:短短时间他系统学习了十二部歌剧,五、六位老师轮番到家中给他上课,教发声技巧的、研究歌剧曲目的、讲授表演经验的、教德语、意大利语的、分析艺术风格的……十二部歌剧运转的方式让他深入了解了“歌剧”这个行当的职业流程,和不同作曲家的接触让他完成了曲目积累,紧锣密鼓的训练强度让他适应了歌剧制作高强度的工作方式。石倚洁有着自己的“木桶理论”,在他看来,多年的学校学习为他塑造了一根长板——声音,而这一年的学习则为他补齐了其它的“短板”,让他可以成为那个装更多水的“木桶”。经历一年闭关之后,他和老师商议想检验自己处于怎样的水平,以便知晓以后努力的方向。在老师的建议下,2007年他在德国、奥地利、意大利接连参加四个国际声乐比赛并都获得金奖。

  

在奥地利参加比赛的时候,石倚洁遇到自己歌剧生涯中最大的“伯乐”——贾尼·汤古奇,这位先生曾就任过意大利很多歌剧院经理,最大爱好就是在各大声乐比赛上担任评委,发掘新人。慧眼识才的汤古奇在听完石倚洁的演唱后,极力推荐他去意大利参加托蒂·达勒·蒙特国际声乐比赛,这个比赛每年会设定一部歌剧,为歌剧选角色,胜出者赢得的是一纸剧院的演出合同。那年的主题是莫扎特的《女人心》,一大叠的谱子让石倚洁犹豫不决,最后他用一枚硬币决定了自己的去向。在准备的两三个星期里,几乎每天都是彻夜背谱。从第一轮的自选曲目,到第二轮演唱剧中男高音第一咏叹调,再到第三轮从下午5点一直唱到凌晨12点,唱到身旁只剩一个中国人、三个意大利人,心想“只要尽力就好。”最后结果是石倚洁赢得了这份合同,正式开始自己的歌剧职业生涯。在汤古奇举荐下,石倚洁认识了更多欧洲的歌剧经纪人,并加入了意大利著名歌唱家安德烈·波切利所在的经纪公司,这个公司在观察了石倚洁半年时间后开始签约,与他开始合作一直至今。“贾尼·汤古奇先生一直非常自豪地说我是他的中国儿子。可以说,是他拉着我的手,为我这个亚洲人打开了欧洲歌剧院的大门。”石倚洁感触地说。

  



人生充满想象

  


 出生在上海的石倚洁虽然从小学开始参加合唱团,但成为一名职业歌唱家,并不是他从小梦想的人生角色。在每一次人生重大选择的关口,命运给予他的和他自己设想的总会有“偏差”,“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情节几乎每次上演。回想一路走来的经历,石倚洁用了“人生充满想象”来形容。在他初中毕业时,上海曾经有一个五年制的大专,其中的幼教专业是他特别向往的,结果没考进,阴差阳错进了浦东新区一所重点中学的音乐班。当他准备考国内音乐学院或师范类大学音乐专业时,这个目标又没有实现,命运“拐了一个弯”让他去了日本留学。在日本上完四年大学,他的计划是考一所日本更好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回上海当一名合唱队员,命运之手在这时候却把他送到了奥地利。即使到了奥地利,有着一张典型东方面孔的石倚洁也依然觉得成为歌唱家离自己很遥远,因为他知道作为亚洲人,尤其是亚洲男歌手要在欧洲歌剧舞台上闯出一番天地,难上加难。然而,命运推手让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或许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时,总会给你打开一扇窗”。他感慨。

  

石倚洁开玩笑说,在很多人眼里,他外表看起来非常“不像一个唱歌的”,更不会想到他是一个男高音,欧洲同事就爱开玩笑说他像“三星公司的工作人员。”但往往他一开口就会把人“镇住”。自2007年以来,他演出的足迹遍布世界很多知名的歌剧院、艺术节和音乐厅。回顾自己获奖的许多“第一名”和在歌剧中演出的各个角色,他把这个归结为“命运的安排”。在国外,很多与他合作过的艺术家对石倚洁的评价是“非常职业、很认真”。而他自己最喜欢的是自己饰演过的歌剧《爱的甘醇》男主角内莫里诺,剧中这位出身农村、外表“憨憨”的青年人,让他觉得和出生在上海郊区、性格有些腼腆内向的自己很相近。这位“80后”的青年歌唱家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沉稳与谦和,他不刻意追求什么,只是用自己执着与努力,对待命运给予的每一次机会。

  

    

人生经历唱出来

  


 欧洲很多剧院经理、经纪人、指挥都说,唱到一定水平的歌唱家,大家都差不多,为什么有时会喜欢一个人多一点,只因为他唱到了人们心里。这也是他们很多时候选择石倚洁的原因。很多人听完石倚洁演唱都会被他的歌声所打动,在意大利威尼斯凤凰剧院演出《爱的甘醇》时,返场演唱《偷洒一滴泪》的石倚洁就发现前排的一位意大利老太太一直在抹眼泪。实际上,他学会了把人生中的各种经历化为各种情愫,掰开了揉碎了放进作品需要的地方。在日本留学时曾吃过的苦,在欧洲歌剧舞台作为亚洲人突破的艰难,在异乡对亲人的思念,种种情愫融入了角色。为什么动情,是因为真有情。石倚洁做的,是把人生经历唱进了他唱过的每一部作品。

  

石倚洁在奥地利遇到了自己的妻子,两个人在异国他乡相遇,这让他感慨缘分的奇妙。双胞胎女儿出生后,让身处异乡多年的石倚洁更加感觉到自己对家的眷恋。为了更多与家人相聚,他这几年把工作重心一半放在国外,一半放在国内,让欧洲经纪人把他的工作量安排在半年之内,他当起“空中飞人”,在国内外之间奔忙,在工作、家人之间尽量平衡。孩子出生后,为了更好照顾她们,他把家安在了妻子家乡湖南长沙,自己同时在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任教,只要在国内他就细致安排好课程时间,带好学生。石倚洁说,每次演出最享受是站在舞台上谢幕的感觉,因为觉得“终于演完一场”,在认真工作之后,卸下舞台的装扮,又可以回到那个温暖的家中。“也许因为多年游历国外的经历,我才更加明白祖国、家庭对自己的重要性。” 




 有音乐的地方
就有音乐周报
请投稿箱:yyzb1979@163.com
长按二维码 即刻关注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音乐周报 热门文章:

孩子越小 老师越要好    阅读/点赞 : 19514/69

乐团招聘,你准备好了吗?    阅读/点赞 : 18801/66

人物 | 陈勇:语言是歌曲的灵魂    阅读/点赞 : 9608/106

人物 | 石倚洁:动情因为真有情    阅读/点赞 : 8400/83

人物 | 吕嘉:不为生存为艺术    阅读/点赞 : 6571/73

人物 | 于海:我与祖国共成长    阅读/点赞 : 5731/80

人物 | 陶纯孝:从未离开一线    阅读/点赞 : 5365/65

书评 | 民族音乐学中也有马克思主义    阅读/点赞 : 645/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