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之死:多少人楼起,多少人楼塌

王陶陶 陶太郎 2017-02-11

汉书有云,“炎炎者灭,隆隆者绝”,这句话在缺乏稳定规则的社会永远都是正确的。

曾经高朋满座、富贵荣华的大师王林死了,死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囚犯。

曾几何时,中央大员是大师把臂论交的朋友,明星名嫒是大师相爱相亲的知己,富商大豪是大师如影随形的跟班。有着顶天的朋友,享着遮天的富贵,玩着通天的游戏,王大师的人生真可谓传奇。

然而,一朝梦碎,白茫茫一片真干净,曾经的锦绣只剩下病床之前的半屡幽魂,而那些碰杯换盏的好朋友,则如暴日之下的雪花一般,转眼消失得干干净净。

富贵难,取之难,益之难,守之更难。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伴随着王林的倒塌,坚固的“王府”风光不在



汾阳王郭子仪取得富贵后,开始建造豪华的官邸。修建之时,郭子仪每日亲自到督工,生怕工匠们偷懒耍滑。一天,一位老工匠却对他说道,王爷不必忧虑房子的坚固,我家世代工匠,不知盖了多少府邸,可是从来只见过豪宅换主人,却从未见过主人塌豪宅。为了富贵拼杀一辈子的大唐元勋听了此话,默然良久,从此再也不去督工了。

事实表明,在一个缺乏稳定规则保障的社会里,富贵的博取和维系,往往不得不依托于不稳定的人类情谊。然而,人的生命是脆弱的,人的情感更是善变的,这也就意味着,所谓的富贵不过是随时可能消逝的水中花月。

因此,在这种缺乏稳定规则的人情社会中,最高明的富贵智者,永远不会是那些光芒耀眼的贤达名士,而是那些能够随时根据可能发生的人事变化和人情变化做出相应调整的生存大师——他必须真正理解人情富贵的脆弱。

西晋名臣杨珧(1)意识到虚骄自大的兄长杨骏,在取得”一门二后“的显赫之后,将会为家族带来可怕的政治风险,于是他选择了退避,保全了自己的生命;齐明帝驾崩后,六位辅佐幼君的顾命大臣矛盾重重,雍州刺史萧衍(2)预见到天下将乱,于是选择远处自保,最终笑到了最后;娄师德(3)身处告密株连之风盛行的武则天时代,于是屡次训示家中之人切勿低调行事,以防他人构陷,家族竟得以巍然不倒;郭子仪(4)预见到卢杞的政治前景将不可限量,故而曲意交好,显贵由是长享于子孙。

秦王宠妃华阳夫人(5)在吕不韦的提醒下意识到”以色侍人“的长远危机,乃认子楚为义子,并安享了晚年;汉朝大将军卫青(6)尽遣门客,取信于多疑的天子,圣眷由是不衰;宠冠后宫的李夫人(7)不愿意以病容见汉武帝,则保全了皇帝对自己的宠爱。

然而,理解人情富贵的脆弱,并不意味着就能保全富贵。李斯(8)也曾知道恩主秦始皇的死亡就意味着自己富贵的终结,但他终究在赵高的引诱中走向了死亡;陆机(9)洞悉到都督职位的危险,但在成都王的强硬举荐下,他不得不踏下自我毁灭的断头之路。

李斯身死时,追思过故乡上蔡携鹰猎兔的美好往日;陆机临刑前,怀念了幼年华亭的鹤鸣之音。不知那位”医者不能自医“的王林大师,只剩半屡幽魂的时候,是否有过相同的感慨?

起朱楼,宴宾客,人散尽,楼塌了——凭借不稳定人情而取得的富贵,同样会因此而失去。有道是,“华亭鹤唳讵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感叹富贵艰危、人心不易者,又岂独大师王林一人?

1)晋武帝咸宁二年(276)十一月,立杨骏女儿杨芷为皇后。杨珧深知兄长杨骏的贪婪无能,随即向晋武帝上表,称:“自古一门二后,都没有最后能够保全下来的,我请求将此表藏于宗庙中,他日若是如我所言,或许可以免除灾祸。”正如杨珧预言的那样,杨氏一族最终没能逃过一劫。

2)是时(齐明帝驾崩后),扬州刺史始安王遥光、尚书令徐孝嗣、右仆射江祏、右将军萧坦之、侍中江祀,卫尉刘暄入朝辅政。雍州刺史萧衍闻之,谓从舅录事参军范阳张弘策道:“一国三公犹不堪,况六贵同朝,势必相图,乱将作矣。避祸图福,无如此州,但诸弟在都,恐罹世患,当更与益州图之耳。”乃秘密招聚骁勇以万数,多伐材竹,沉之檀溪,积茅如冈阜,皆不之用。中兵参军东平吕僧珍觉其意,亦私具橹数百张。——《资治通鉴·齐纪·齐纪八》

3)娄师德的弟弟被任命为代州刺史,临行之时,娄师德问道:“我是宰相,你也担任州牧,我们家太过荣宠,会招人嫉妒,应该怎样才能保全性命呢?”弟弟道:“今后即使有人吐我一脸口水,我也不敢还嘴,把口水擦去就是了,绝不让你担心。”娄师德道:“这恰恰是我最担心的。人家朝你脸上吐口水,是对你发怒。你把口水擦了,说明你不满,会使人家更加发怒。你应该笑着接受,让唾沫不擦自干。”

4)郭子仪晚年享于声色美女。一日,卢杞来拜访他,郭子仪一听到卢杞来了,马上命令所有女眷离开,不准出来见客。 他单独和卢杞谈了很久,等到客人走了,家眷们问他:"你平日接见客人,都不避讳我们在场,谈谈笑笑,为什么今天却要这样的慎重?"郭子仪说:"你们不知,卢杞很有才干,但他心胸狭窄,长相又不好看,你们女人如果看见,一定会取笑,他就会记恨在心,一旦得志,我等子孙恐无樵类!"    不久卢杞果然做了宰相,凡有隙者,无不报复。只有郭子仪的全家,即使稍稍有些不合法的事情,他屡次曲予保全。

5)吕不韦劝谏秦王宠妃华阳夫人,说:“我听说靠美色侍奉人的,一旦美色衰退,宠爱就会松弛。现今夫人的荣华富贵是您丈夫给的,而夫人又没有儿子,一旦丈夫去世,就会失去一切。夫人的人生需要规划,有了规划才可能长久地享受荣华富贵。现今子楚非常有才能而且又很孝顺,他的母亲又得不到宠爱,并且愿意把夫人当作自己的亲妈来侍奉,夫人如果推举他成为将来秦国太子,这样母因子贵,夫人就可以享受长久的荣华富贵,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华阳夫人于是恍然大悟。

 6)太史公说:苏建曾对我说:“大将军卫青极尊贵,而全国的贤士大夫却不称赞他,我劝说大将军招选贤才,以挽回舆论。”大将军拒绝说:“亲近安抚士大夫,招揽贤才,废除不肖者的事是国君的权力。我只须遵守法度干好本职工作,何必参与招选贤才呢?”

7)汉武帝嫔妃李氏宠冠后宫,号为李夫人。但好景不长,李病,武帝欲见,李不让,帝拂袖而出,旁人问之,李答:“你们不知,我不见帝的原因,正是为了深托兄弟。我本出身微贱,天子之所以眷恋我,只因平时容貌而已。大凡以色事人,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今天我病已将重,脸色极差,天子若见我容貌不如以往,必然心生嫌恶,惟恐弃置不及,又怎么会在我死去后照顾我的兄弟?”众人由是皆服李夫人的智谋。

8)高(赵高)乃谓丞相斯曰“上崩,赐长子书,与丧会咸阳而立为嗣。书未行,今上崩,未有知者也。所赐长子书及符玺皆在胡亥所,定太子在君侯与高之口耳。事将何如”斯曰“安得亡国之言。此非人臣所当议也。”高曰“君侯自料能孰与蒙恬。功高孰与蒙恬。谋远不失孰与蒙恬。无怨於天下孰与蒙恬。长子旧而信之孰与蒙恬。”斯曰“此五者皆不及蒙恬,而君责之何深也。”

……

奏当上,二世喜曰:“微赵君,几为丞相所卖。”及二世所使案三川之守至,则项梁已击杀之。使者来,会丞相下吏,赵高皆妄为反辞。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论腰斩咸阳市。斯出狱,与其中子俱执,顾谓其中子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史记 李斯列传》

9)初,宦人孟玖弟超并为颖所嬖宠。超领万人为小都督,未战,纵兵大掠。机录其主者。超将铁骑百余人,直入机麾下夺之,顾谓机曰:“貉奴能作督不!”机司马孙拯劝机杀之,机不能用。超宣言于众曰:“陆机将反。”又还书与玖,言机持两端,军不速决。及战,超不受机节度,轻兵独进而没。玖疑机杀之,遂谮机于颖,言其有异志。将军王阐、郝昌、公师藩等皆玖所用,与牵秀等共证之。颖大怒,使秀密收机。其夕,机梦黑幰绕车,手决不开,天明而秀兵至。机释戎服,着白帢,与秀相见,神色自若,谓秀曰:“自吴朝倾覆,吾兄弟宗族蒙国重恩,入侍帷幄,出剖符竹。成都命吾以重任,辞不获已。今日受诛,岂非命也!”因与颖笺,词甚凄恻。既而叹曰:“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遂遇害于军中,时年四十三。二子蔚、夏亦同被害。机既死非其罪,士卒痛之,莫不流涕。是日昏雾昼合,大风折木,平地尺雪,议者以为陆氏之冤。——《晋书 陆机列传》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陶太郎 热门文章:

马英九的自我毁灭    阅读/点赞 : 10万+/3134

历史将记住默克尔 她毁灭了整个欧洲    阅读/点赞 : 10万+/2806

特朗普对华外交 真正的流氓来了    阅读/点赞 : 96077/644

王林之死:多少人楼起,多少人楼塌    阅读/点赞 : 53807/374

无论谁当选 伟大的美国都将滑向衰亡    阅读/点赞 : 22299/362

“辱母”悲情背后的另类真相    阅读/点赞 : 18552/320

僵化的道德 走向灭亡的西方文明    阅读/点赞 : 18214/575

特朗普会因“穆斯林禁令”蹩脚吗?    阅读/点赞 : 9755/357

历史的纪念:河山重振赖邓公!    阅读/点赞 : 8050/364

王陶陶:五毛?美分?匪谍?    阅读/点赞 : 5147/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