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我怼武亦姝?你们都错了,来看看我赞赏的诗词教育

杨早 早就说过 2017-02-11

看过《少年人,背个诗词算什么本事》的人,很多人没有看完,更多的人没有看懂,恰好这一批人特别喜欢表达,真是让人无奈的事。

五岳剑派那些蠢才随他们去吧。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为什么很多人评论中国诗词大会,都预测“父母会拿武亦姝小姑娘作榜样让(bi)孩子背诗”?看中国诗词大会燃起对诗词兴趣的你们,充分甚至盲目肯定背诵诗词的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好好背背诗,要转过身去让(bi)你们的孩子做这件事?

自己实现不了的梦想,就呼叫转移到孩子肩上是吗?加油吧孩子(握拳)

今天是元宵节,吃完汤圆/元宵,我们来平和地谈一谈由武立姝引发的诗词教育问题,先不管中国诗词大会和莫名其妙的“公众反应”了。

请不要再说早叔挑衅女中学生了好吗?明明是写给你们这些父母准父母看的。

首先,我不反对小孩子背诵诗词。

我的朋友肉唐僧说:“我觉得小孩子在没有理解能力的时候多背诗词,对他今后对辞章之美和韵律之美的敏感是有好处的,这就是童子功。”这话我完全赞同。

但是,“多背诗词”,多背哪些诗词?有限定没?

有识之士一直在呼吁电影分级,是为了在“自由表达”与“儿童不宜”之间,寻求一种制度的平衡。春节被爸妈拉去看了《西游降魔》和《西游伏妖》的小朋友们,你们好可怜啊。

读的书其实也需要分级。中小学阅读教材里不放《废都》,没毛病吧?尽管《废都》是很有价值的小说。

诗词决不会例外,几千年积淀下来的,如柏杨说的酱缸,里面什么东西没有呢?一直以来,我们靠的是选本、课本,还有“师保”来保证儿童读物的“适宜”。

孔子删《诗》,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诗可以兴、观、群、怨,可以言志,可以抒情,还可以洩愤,有很多东西并不适宜未成年人体会,也体会不了。

所以儿童读诗,要选平白浅近的,呈现汉字的魅力,辞章之美,韵律之美,哪怕无意义都行。

也就是说,儿童读诗或背诗,不是买大米或洗衣粉,没有必要追求加量不加价。

传统士大夫家庭,很多长辈是懂这个的。他们不会使用《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来教自家孩子,因为那些是方便面一样的替代食品,如果有更好的营养品,为什么要舍高就低?

鲁迅的祖父周介孚,因科场舞弊案判了斩监候,就是死缓。他在杭州监狱里待死,还曾将一部木板印的《唐宋诗醇》寄回家中。书中夹有一张字条,是写给樟寿(鲁迅)诸孙的。全文如下:

初学先诵白居易诗,取其明白易晓,味淡而永。再诵陆游诗,志高词壮,且多越事。再诵苏诗,笔力雄健,词足达意。再诵李白诗,思致肖逸。如杜之艰深,韩之奇崛,不能学亦不必学也。示樟寿诸孙。

周介孚一生,用现在的话说,情商不高,从上司到亲友,得罪了无数。但他是进士出身,对诗词教育的理解,有他的独到之处。特别他提到陆游诗“且多越事”,考虑到乡土知识教育,这是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优秀之处。

他列出的读诗序列,很有道理,合乎我们前面说的“辞章之美和韵律之美”。

(1)白居易,重点当然不是那些具有“人民性”的讽世劝上的乐府诗,而是“老妪能解”的平易;

(2)陆游诗。陆游诗中多有向上不屈的色彩,因此梁启超夸他“集中十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加上是乡先贤,能让绍兴的小朋友增强对家乡的认识与热爱;

(3)苏东坡。苏东坡一肚子不合时宜,但胸怀宽广,多逢逆境又能随遇而乐,词作一洗花间之绮靡,东坡肉也很好吃;

(4)李白。与杜甫相比,李白更适合少年人,一是诗中无际无涯的想象力,一是任侠仗义的豪情。作为一名唐朝的老共产党员,值得信任。

总之,这几个人的诗(不是所有,也要选汰),比较适合少年人对世界与时代的无限想象。杜甫、韩愈,可以留待成年后的自我选择。

其次,我一直坚持一个信念:每一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没有一本育儿书放之群孩而皆准,也没有一套新的诗词选本,放之群孩而皆准。

为什么在丰富的资讯已几乎没有任何门槛的今天,全世界好学校的慕课都能在网上看到,“好老师”仍然是稀缺资源?

因为好老师会根据你的个人特点,帮你选择与设计知识的进阶之路。

就像鲁迅祖父的儿童读诗法,换个家族可能不同,换个地域也会有差异。

现在不是清末以前,不好好学诗,考科举会受影响,交际也进不了上流社会。

如果你的小孩喜欢诗词,愿意背诗,那当然很好,但也要注意选择。是药三分毒,文字正负面的力量都很大。

如果你的小孩不喜欢诗词,天也塌不下来,TA可能有各种别的才能,过年不能表演背诗,唱首“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也很可爱。

前两天我在群里说,最好不要劝别人生小孩。有人不服气,问:那杨老师你为什么要推荐书?

我说,我很少向某个人推荐一本书,除非我确信我了解TA的需求,TA的层次,才会谨慎的建议。

一般我只是写出我的读后感,供人自择。

须知参差多态,方是幸福的本源。这句话我特别相信。而自主的选择,才是幸福的前提。

最后,我要说,我不赞成未成年人上综艺节目。

聚光灯下,其实很残酷,竞赛的体制,也是巨大的心理压力。同是游戏,在家里玩,在学校玩,与在电视上玩,完全是不同的感受与难度。

更何况电视这只怪兽,为了它自己的利益,会制造出很多的幕后,很多的假象。

当然不排除有孩子天生大气,视名利如无物,但是,我们为什么把赌注押在一个未成年孩子的定力之上?

我希望孩子的世界里,都是真实的交流与竞争,TA做出的选择,只代表TA自己,不承载家庭、学校,乃至社会国家荣誉的重负。

这个理想是如此美好,以致它根本不可能实现。大量的事例中,孩子仍然被视为资产。尤其那些聪明的、有才艺的、特殊的。

但这是我的主张,我作为父亲会努力的实践。

至于你们,请随意。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论世

微信:mingguole

杨早讲史

搜索yangzao1

周二周四更新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