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出潼关 爆三样 2017-02-11

音乐资源加载中...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以前翻看《诗经》,对这句诗是有些印象的,当时理解为七月的田野最美,八月的天空最美,九月的美在院落之内,十月里蟋蟀跳入床下。尽管理解完全错误,却感觉到一丝美感。

 

16岁的少女武亦姝脱口背出这句诗后,我才查看了它的准确意思。原来是说蟋蟀七月野地鸣,八月檐下唱,九月进门槛,十月藏床下。方知是通过蟋蟀的迁徙,表现季节变换。瞬时,一股深秋的寒意扑面而来。

 

有释义说,诗文中的寒意其实是表达社会底层人的哀叹,我却仍感觉到了美感:十月,酷暑已消,严寒未至,深秋的天空格外高远,月明星稀的夜晚,院子里蟋蟀在深情地吟唱,远处的高树上猫头鹰时而发出凄厉的叫声,大地无比寂静,每一丝声响都清晰入耳,远比夏天白日里的“蝉鸣林愈静”惬意得多了。

 

少小学文,写过许多次关于春夏秋冬的习作,其实最爱的是秋天。秋季的天空澄澈高远,秋季的田野稻谷飘香,让人心旷神怡,充满希望。在这样的季节里,白天,人的眼睛是享受的,看到哪里都舒畅;晚上,人的内心是享受的,想什么都不会被扰乱。

 

秋夜的静谧与白日的澄净一样,纯粹无暇,直入心灵。苏轼曾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过是经历过冬的严寒,感受到一丝暖意便惜春如金罢了。倘在秋夜,空气清新凉爽,从野外吹来草木和泥土的香,劳作一天的人们一身疲惫瞬间拂去了。月光清凉如水,透过窗棂洒在床的一角,思绪也如这纯洁的月光一样清净,大可以思接千载了。

 

衬托秋夜的静谧的,就是秋虫的吟唱了。它们躲在墙缝里,草丛里,时而独奏,时而形成合唱,仿佛至清的水里游过几条小鱼,细微却清晰无比,更加显现出夜的安静了。绝不像夏夜,各种动物躁狂鸣叫,愈热愈乱;也不像冬夜,只剩下院子里的狗偶而狂吠,尔后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静。

 

我在农村长大,夜夜听着秋虫的鸣叫入眠,却不知道晚间奏出天籁之音的来自哪些动物,能说出的似乎只有蟋蟀。这种黑色的小动物长腿善跃,夜里便发出“唧唧”“嘟嘟”的叫声,那声音清脆响亮,不含任何杂质,陪伴你安然入眠。

 

在古往今来的诗词歌赋中,蟋蟀带给人们的意象并非如此惬意清新。诗人往往以蟋蟀抒发对生命的吟咏,对秋天的悲叹,对故土的怀念,蒙上一层沉重的色彩。在我的意识里,蟋蟀和世世代代的农民一样,他们一生与土地为伴,上下几千年生生不息。他们餐风饮露,在历史的长河里走过,他们怀着对土地的热爱和对生活的期望,在秋天的夜晚孤独地吟唱。

 

从田野向床下的迁徙,是蟋蟀避寒趋暖的本能。当代农村居民也不再终老不离故土,纷纷走进钢筋水泥筑成的城市,那里没有黄土,却有更多挣钱的机会。蟋蟀的乐土在田野,进城的农民工是否也会在暗夜里唱起忧伤的歌?

 

愿清凉的十月,有蟋蟀入我床下吟唱。这夜晚月光皎洁,大地沉寂,整个世界如蟋蟀的鸣唱一样纯洁无暇。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并转载包括二维码在内的所有内容)


⬇️点击标题阅读


【周末】远方的村庄,弥漫着年味

【周末】某年某月某一天

【周末】骂大誓与仪式感

【周末】2017,与世界真诚以待

【周末】雾霾·乡愁·颜色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