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书房味道:是杂货铺,是二手书店,同时也是文化社区

精彩KINFOLK四季 2015-08-14


2013年的圣诞夜,“书房味道”在台湾新北市林口的一间老房子里低调开业,这是一家复合式的店,除了卖书,也卖生活杂货、茶叶、器物等。它既是生活杂货铺,又是二手书店,同时也是在地人热爱前往的小型文化社区。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店的“recycle”理念,从贩卖的书籍、物品到装修设计,全部使用大多数人会忽略的“废品”——那些生产过剩的物品、那些不影响使用的微疵品、那些被搁置而无奈变身为“二手”的书与器物。○○○



“书房味道”所秉承的这种“Recycle”理念,让人想起了日本的D&DEPARTMENT;——由长冈贤明主理的D&DEPARTMENT;,贩卖本地二手家具、再造旧物,亦融合了咖啡馆的元素。D&DEPARTMENT;提倡“Long Life Design”,期望改变人们随波逐流的消费观念,也借此引发对于可持续性使用的思考。
而“书房味道”这家店的元素非常复合:店里会有各类艺术展览,也有茶道的传授课程,还会举办聚会。除了文艺青年,你还会在店里见到不少在地的居民,平时未必热爱读书的中年人群,也逐渐被“书房味道”的阅读精神所感染。一家兼具了“社区”功能的书店,在纸质阅读不断萎缩的年代,显得尤其弥足珍贵。我们采访了“书房味道”的创始人陈辉龙先生,他是一位台湾作家,目前已出版十七本小说,今年还即将出版新的短篇小说集。同时,陈辉龙还曾创办过多个网络媒体,在写作、音乐、版权、品牌等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关于开书店的故事和乐趣,就让店主为我们娓娓道来。
为什么会开“书房味道”这家店?

2011年时,我曾经在上海成立一个品牌,使用一些废弃的“垃圾”面料——当然不是真的垃圾,而是一些品牌在中国生产的产品,生产过剩之后就会丢弃,不会再贩卖。我觉得这太可惜,感觉资源被白白浪费,所以我找人收购这些面料,打算先从书房的用品开始,先在网络上进行贩售。但后来合作的伙伴出了一点问题,所以我回到台湾延续这个理念,开了这间实体店。

虽然在上海的计划最终泡汤了,但当时我们已经编订好了一本有点像菜单的迷你书,就叫“味道”,里面写了很多食谱,免费发放给大家。我很喜欢那本书,所以后来回到台湾开店时,就把店起名为“书房味道”了。至于英文名字“A Book Room”,是因为有一个朋友在台南的咖啡馆就叫“a Room”,我就开玩笑说,那我以后开店的话不如就叫“A Book Room”好了,结果没想到真的成真了。我很满意“书房味道”这个名字,它会让人联想到很多,很有味道。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书衣都是亲手缝的。因为很多残疾妈妈没有工作,但她们会使用那种老式的脚踏缝纫机,所以我曾请她们来使用江浙一带的蓝染为“书房味道”里的书缝制手工书衣。而且,我在店里的书衣,必须是“垃圾”面料。一直以来,人类都做了太多新的东西,居然没有用完就把它扔掉。我对于recycle这件事太喜欢了,希望在此方面可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我也很希望,能多与弱势群体一起工作。


为什么会选择把店开在一栋上世纪70年代的老房子里?

这条街是上世纪70年代的一条商业街,这间房子里,原本住着一对做招牌、牌匾生意的老夫妇,随着年岁渐长,他们就结业了。我的一个亲戚正好是这间房子的产权持有人,他不放心租给外人,就问我说:“要不要在这里开店?”

最吸引我的,是这家店的地板,居然是“洗石子”——洗石子,就是把很多石头框在一个铜框里,然后再把它磨平而成的建筑材料,还蛮有台湾特色的。这些材质的特点,就是永不过时、历久弥新。我本来回台湾就有开店的打算,加上房子跟地板又都那么酷,就决定在这里开店了。


“书房味道”除了卖书,也卖器物、茶叶、文具等生活杂货,原因何在?

我们这家店,是“书房”,而不是“书店”,更不是像诚品这样的巨型书店。它本来就像是一个私家书房一样。茶叶、文具、杂货,你在书房里本来就该拥有类似的这些东西。你在书房里喝茶、你在书房看书、你在书房使用你大部分的生活工具,这些东西就是书房里该有的。


你当初是如何构想出这种多样化的复合理念的?

其实,“书房味道”似乎更像是一家卖书的杂货店。上世纪80年代的台湾,每一个城市、乡镇,都有一个既卖文具、也卖书、卖茶叶、甚至还卖锅碗瓢盆的杂货店。我们都有过这样的记忆:小时候爸爸妈妈叫你去买茶叶,你会顺便买两支铅笔,再偷偷买一本漫画;晚上吃饭时碗打破了,可能饭吃到一半就跑去杂货店买一只新的碗……这就是老式的杂货铺。我觉得现代人也应该有一个属于现代的杂货铺。


这家店同时也具有“社区”的功能,你是如何做到的?

我们这家杂货店,不仅卖书、卖杂货、卖茶叶、卖器物,它同时也是一个在地人的交流中心、一个社群。这就形成了一个“社区”的概念。附近的人都会经常来店里看书、挑选货品。我们也卖茶跟咖啡,大家在店里读书品茗、谈笑聊天,这正是我们店所兼具的“社区”功能。


店面设计秉承着怎样的设计理念?

装修大概花了七、八个月,房子的清理、打通、泥作、水电、管线、油漆等,全都是由我们亲力亲为,也有许多朋友出力帮助。初期我在上海打造整个“书房味道”的设计理念时,有不少大陆朋友帮忙出谋划策。有一个安徽的哥们儿帮了我不少忙,然后一位浙江的朋友帮我做设计、排版。到了装修店面的时候,台湾林口的不少在地人也一起帮忙。

在设计方面,我们依然秉承着“Recycle”的原则。比如,我们在吧台使用的收纳容器,其实是台湾上世纪50年代做窗户使用的日本侩木;做架子的“L型钢”,则是某建材公司的瑕疵品,他们本来想要全部丢弃,却被我买来装点自己的店面。在店里的每一处做到“Recycle”,大概就是我的设计理念。


你觉得这家店的“魂”是什么?

Recycle。我开店的主要目的,是传递“用之美学”的概念,希望更多人来看书,也希望资源不会被浪费。这有点像古巴式的思维,他们那边的人都会这样想:你先投入一笔钱,全心全意地把一件事做好,先不去考虑盈亏。“书房味道”这家店的“魂”绝对不在运营,因为如果是以资本式的眼光来看这件事,我大概一开始就不会开店。


开店初期是否有遇到困境?又是如何解决的?

几乎没有怎么遇到过困境。这并不是说我在开店过程中没有遇到困难,而是对我来说,开店这件事,本身就是十分有趣的。每天亲力亲为地完成一点点,非常有成就感。遇到困难时,比如“吧台如何排水”,谁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最后我们还是自己摸索着来,还想出了使用“悬浮球”的方法。很多人会在遇到困难后抱怨麻烦,就全部外包给建筑公司,我当然也可以这样,但我没有。因为我相信一句西方的谚语——“魔鬼在细节上”。


请谈一谈店面的运营以及进货渠道,你有什么秘诀?

店里大部分以二手书为主,大部分是跟学校、图书馆收购而来的。其次,店里会有卖一些独立出版物,像中国大陆的、台湾地区的、香港地区的、日本的、美国的……其实,台湾的图书出版量非常大,但由于价格昂贵,导致很多书卖不出去,最终就浪费了。这些书大都是全新的,搁置在旁无法发挥出它的价值,所以我就把它们收购过来二次出售。虽然从营销的角度而言,价格卖低一点是比较负面的做法,但这样做就会多了更多人买书,从而起到图书本该有的价值与流通性。

打造一个传递艺文与审美的“社群体系”,这对我而言更加重要。比方说,我在店里放置的那些器物,都是亲自去日本买来的。同样地,它们也是未经使用过的、全新的“二手品”。我不会因为它们都是进口货就待价而沽,而是依然以人们都能接受的价格出售。这样一来,人们第一次来店时,就会开开心心地把东西买回家,下次一定还会来。并且,下次来的时候,他们就又多了一份审美。反之,假如我把价格定得太高,它因为太昂贵而被束之高阁,Recycle的意义就不复存在了。
你的作品也被很多80后、90后所喜爱,你亦因此而心怀感恩。店里是否经常会有年轻族群的客人光临?购置书籍、装饰环境时,你也会考虑到新一代的喜好吗?

非常多!不仅有80后、90后的年轻人,甚至还会有许多小朋友来我们的店。有一次,店里居然来了一个6岁的小女孩,她拿着很多铜板,说要帮别人买书。我问她“你要买给谁”,她竟然说是“要买给3岁的弟弟”!所以,我们店里的书有不同年龄层的考量,也会摆放许多儿童刊物。为了这些小朋友、未成年人,一些软性色情或恶趣味的书,我们绝对不会考虑。此外,店里经常出现很多观光客,所以也会卖一些英文、日文的原版书。
店里也有售卖类似林口台地蜜香红茶之类的特饮,在原料选择方面,你们有特意考虑“在地”的元素吗?

在店里,我们有卖一种口味精致的蜜香红茶,他们来自林口台地面积最小的茶园,这应该也是台湾全岛最小的一个茶园。茶叶全部都是在茶区自制的,在技术上,在地的茶农也接受了我的建议,我们一同培养出口味最完美的蜜香红茶。

在书房里,我们有供应冷泡蜜香红茶,让顾客可以一边看书、一边品茗,喜欢的话还可以把茶叶买回家冲泡,上面有我们“书房味道”的小贴纸。贴纸上没有我们店的地址,却有茶业的产地;没有印营销式的广告推广,却印上了茶叶生产年份所对应的十二生肖图像;我们不去设计包装袋、礼品盒,却在茶叶的包装纸上选用了最优质的铝袋……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不是一个“商店”,我们只是想为顾客在看书、选书时提供一抹茶香。
最近你在店里增加了茶艺的部分,接下来还有什么想尝试的新项目吗?

茶是我们店2015年的重心,之后也会继续往茶这个方向继续延伸下去。我们的红茶是由台湾最小的茶园种植栽培的,最神奇的是,接下来台湾最大的茶园也要跟我们合作了。我们即将推出特别研制的“红水乌龙”,也就是带有红茶味道的乌龙茶。此外,插花也是未来店里想要尝试的新方向。
“书房味道”这家店未来有怎样的计划?

我会在书房里举办一些课程,像茶道之类的。其实之前就有举办过一个“日常吃茶”的茶道课,在社群里传播茶道:该怎样沏茶、怎样品茶。不管你是独身的上班族,还是经常聚会的一大家子,你都需要学会如何喝茶、怎样把茶泡得更好喝。我们并不教大家毫无意义地学习一些所谓的“日本茶道”式的表面功夫,因为有的人买了很多好看的茶具、茶叶,到头来却不知道该怎样泡出一杯好茶。

今年店里举办了一个名为“用之美”的饮食器具展,这为你带来了怎样的启发与灵感?

这次的“用之美”展览,有日本本州岛岐阜县的北欧风细瓷、唐津柴烧的茶杯、小鹿田烧及小田原烧、岐阜的“粉引”茶碗、美浓烧的大色拉片口钵……我还亲自翻译了日本柳宗悦的相关书籍里的一些段落,以配合展出,出来的效果也不错。今后店里还会举办类似的一些展览,因为这是我们非常偏爱的一种艺术形式。台湾的一些艺术家,也会在店里陈列他们的手作品。今年6-8月持续展出的“一只椅子 A Chair”展览,也是我以“书房味道”名义策划的展览,目前正在台北松山烟厂文创园区的诚品书店展出。


你在诸多方面已经取得了不少成就,是什么让你萌生了开店的念头?

因为刚好当时有一段时间的空档,而且之前又构想好了Recycle这个概念,就想说不如开店试试看吧。如果没有那段空档的话,我大概也不会有开店的冲动。只要店一开,就肯定会一直开下去了。

当你在写作界、音乐界取得一定成绩时,有没有想过未来可能会在城市一角开一家这样安静的书店?

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我做什么都习惯了走一步看一步。像我之前创办音乐公司,也是没有想太多,只是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你在许多不同的杂志、网站都有自己的专栏,方向也很五花八门:读书、音乐、旅行、美食……你是如何在多重身份里保持平衡的?

这是因为,我找到了一个把这些都结合起来的办法!因为我是职业作家,所以,不管是在蚂蜂窝写旅行专栏、在豆瓣写文学专栏、在KKBOX写的“陈老板的唱片行”音乐专栏、甚至是美食专栏“台湾偏食”……我都会以小说的形式来完成。也就是说,不管我所涉猎的内容属于哪个领域,但内核或形式都是相似的——那就是“故事”。即使是短短的一篇专栏文章,我也会写出一个与之有关的故事。
你一般会如何度过周末?如果一周有八天,你会怎样过?

我一般没有周末,因为周末正是店里最忙碌的时候。周末会有很多特地赶来的观光客,也有我们的老朋友……所以,周末还是照旧工作。但我们每周一、周二都会休息。如果每周都有八天的话,我大概会选一年当中天数最多的那个月去一趟远途旅行吧。

你是否认同KINFOLK所传达的生活理念?

我非常喜欢KINFOLK的生活方式,也经常翻阅。KINFOLK主张大家多聚会,我们店也经常会有类似的这种聚会。像是我们下个月会举办的书房料理会“秋之味道”,我会邀请一些主厨来做菜,大家一起聊天分享,这很像日本的“仓库料理”。很多人都会忽略器物的使用与价值,所以我们最开始的目的是,希望教会大家怎样使用店里的一些器具,让餐具真正变成“餐桌上的风景”。

对于那些自己想开店的朋友,你有哪些建议呢?

其实开店并不难,但一定要有一个主旨,你必须要向公众传递这个主旨。没有主旨的话,店很容易就会散掉,此时赚钱就成了唯一的目的,不再有乐趣。这样的话,店就不会持久。其次,店面的选址也很重要,我认为没有必要把店开在市中心,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店;但是,我觉得还是最好选在公共交通能覆盖到的位置,地点偏一点也没关系。这样既可以避免承受租金的巨大压力,也有几分避世的乐趣。最后一点,“投入”很重要。


林口区中正路356号,新北市,台湾省



Words by 黎想

Photographs by 李昌元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