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你心里有兄弟吗?”说的是你不?

宁向东 清华经管EMBA 2017-02-27

作者

宁向东,清华经管EMBA《公司治理》授课老师。现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创新创业与战略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公司治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宁向东教授的主要研究领域覆盖了公司治理、战略管理、一般管理、企业理论、中国企业的改革与发展等多个方面。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读到一个系列文章,议论某著名单位几十年来的历任领导。写得非常好看!其中少数几位领导,我作为晚辈相对熟悉一点,觉得写的比较客观,所以,值得拿出来借题发挥一下。

 

该系列的最后一篇文章,议论的是刚刚退位的领导。文中说,这位领导既不贪财、也不好色,唯一的喜好就是忙工作。领导每天睁开眼睛就忙事业,底下人被他支使得团团转,疲劳不堪,穷于应付。作者由此评论说:如果这位老兄好点色,起码可以消耗他的一部分多余精力,也可以让底下的人能有机会喘口气,破坏性也可以小一些。读到此,我忍俊不禁。

 

我与这位领导没有任何交集,只有个“擦肩之缘”。去年,我参加在这个著名单位举行的一个颁奖活动,才第一次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领导。他是当晚出席典礼的最大领导。按照中国的规矩,他本应该呆在休息室中,陪着贵宾,等大家都进场完毕之后,才和贵宾算着时辰、一起走出来,在大家的掌声中走向第一排的显要位置,沉稳地落座。

没想到,这位老兄却在开场之前的时间里一直站在讲堂的门口,与不同的人交谈着,指挥着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他穿着朴素,人也不是他那一级领导应有的做派,不时地与人耳语,然后,我看到人们纷纷从他身边散去,执行着各自的任务。我以前从未见过这位领导,所以,我以为他是这个著名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呢。直到后来领导上台致词,我才发现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原来在讲堂门口见到的竟是这几万人大院的主帅。 


坦率地说,在看到前面所提的文章之前,我对这位领导的第一感觉和印象不错:主帅冲在一线,一个个调度,一个个指挥,一点架子都没有,身居高位却能事必躬亲,颇有诸葛亮当年治蜀的风范。直到看了这篇从内部人的身份、和另一个角度来评价该领导的文章,才意识到事情可能还真会有另外一种可能。

 

该文的评价特别直白,说到底,这哥们儿是在过官瘾。据说过官瘾的方式有很多种,受贿是在过官瘾,睡人是在过官瘾,把自己时刻保持在“工作状态”、因而把下属折腾得苦不堪言、又无法诉苦,也可以是过官瘾的一种方式。按照该文作者的意思,这位领导几十年如一日,不读书,不思考,闲下来五分钟就觉得不舒服,就缺少存在感和价值感,所以,他要不停的忙.也只有不停的忙,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快乐和充实。


我不愿就事论事,但联想到这位领导在典礼致词中的“不知所云”和“车轱辘话反复说”,我倒是一下子相信了文章作者的看法:这位领导十有八九真是一个没有头脑的庸官。我突然意识到,原来被包裹着光环的高大上是那么的脆弱,在我头脑中,因为不了解而建立起来的神圣,顷刻间因为人生体验和想象而瞬间坍塌。

 

一个人做了庸官,事业遭到损失自然不用说,更可悲地,是作为他的下属,被无端浪费了大好的时光、甚至生命。一个人,在一个单位工作,其实本身并不是要受制于某一个人。但是,有时阴差阳错,你就要把生命的支配权交给了某一个人。


比如,你干得好好的,突然来了一个领导,就像前面所说的那样一位领导,自己昏庸无能不说,关键是他还把你的生命轨迹无形中给弄变了形,把一个本来好好的日子折腾得天昏地暗。而且,你辛辛苦苦地伺候他,而他却喜欢新人,而不是提拔那些鞍前马后为他服务的兄弟。

 

当老大的,一定要学会经常反省,问问自己:是不是在做正确的事情,在做一件有前途的事情?是不是心里还有一杆公平的秤?是不是能够看到下面兄弟的不容易?是否也会换位思考一下,想想下属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前些天,和一位企业领导聊天。他说:“现在像我们这些人哪里还有心思游山玩水,到了美国下了飞机,马上就谈事,谈完了第二天就直奔里约,再奔下一站”。他说,要是二十年前,肯定会停一停,转一转,现在真没有心情,整天想着的都是如何实现更好的业绩。企业的事情一大堆,哪有心情去看这些景致?再说,该去看的都去过了,哪还需要再去。”

 

这位老兄的话,我相信是真心话。企业的业绩日新月异,老兄像管自己的独资企业一样来管着这家上市公司,一个大家业摆在哪里,事实胜过雄辩。但是,我没有接他的话题,转而感慨了另外一件事,想借着这个话题劝他把节奏慢下来。


我跟他说,老兄,你想想后舱的那些弟兄吧。你飞美国是在前舱,一路躺着,到了地方直接出机场,分公司或者客户的车接你直接去酒店,有人帮你办理入住,有人帮你等行李。你进房间还可以再休息一会。可是,你知道吗?在你休息的时候,后舱的那帮跟班兄弟可都在忙着,有办杂物的,有处理业务问题的,而且,这一路他们可都是坐着过来的。


有些人确实是小年轻,身体的底子好,但有些人却五十上下了。再说,名胜古迹和展览馆,你确实是去过了,但这些弟兄不见得都去过吧?忙了一天,都跟你去了南美,一年下来,去的地方确实很多,但仔细看过的,几乎没有。您觉得老是这样,合适吗?我把话题在往大了说,对于企业长远发展,这是最好的安排吗?另外,您觉得这样是最合适的带队伍的方式吗?

 

老兄直愣愣地看了我一会,然后问我:你什么意思?我开玩笑地说:“回老兄的话,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劝你把节奏慢下来,换位思考,多想想别人”。我强调说:“如果你觉得效率上合适了,那就一定是快了;如果你觉得略微有点慢,但却没出什么错,我觉得这是一种刚刚好的节奏。你自己觉得最高效的时候,弟兄们一定是苦不堪言;如果你觉得慢了一点,也许是刚刚好。所以,我建议你要有意识地把节奏降慢一点。我说,开会的时候,大家给你提意见,说你应该多注意身体。你不要以为这仅仅是开玩笑:你确实身体也不好,每天一把药;但是,你也要听出大家也是换了个说法表达心声,说你太快了。”

 

我进一步建议说,不仅要把节奏降下来,而且,还要多想想后舱那些兄弟的发展,不仅仅是基于你的事业要用人,更要想想怎样安排这些人,他们的职业生涯会更加灿烂。依我看,跟在你身边的那些弟兄,不少都是一些极有前途的家伙。假以时日,都是人中龙凤,现在正是见世面的年纪。走南闯北,安排点时间让他们多见识一下世界文明,这对于企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他们跟着你学了做生意的本事,如果再把眼界打开到一定的高度,企业再过二十年,想不成为一个世界级的企业都不行。”

 

我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否会影响这位老兄,但却是我的肺腑之言。很多企业,效率超高,但往往昙花一现。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老大视野一流,但后边的人差距却相当明显。所谓“月朗星稀”,后边的人干了太多的细活、杂活,得不到应有的历练。虽然一些兄弟后来都获得了一定的职位,但是能力与职位却不匹配,这样的企业很难有持续的竞争力。

   

我以为,企业发展的早期,看的主要是核心领导人。而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它的后劲如何,主要看接班人和骨干的本事,以及板凳的厚度。决定一个企业水平高低和事业长久与否的,不是技术,不是资本,而是有眼光的人。所以,当企业渡过了最艰难的成长期之后,领导人一定要把时间和精力转到培养人上面。培养人不仅是要练业务,也要练眼光、培养人自我修炼的本事。正如古人所说: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


我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公司给骨干和关键员工带薪休假,以及无任务工作。台湾有家企业叫夏姿,店面开到了LV的隔壁。它可以把设计师带薪放在巴黎半年,让设计师可以随意参看欧洲的博物馆。三星集团,这几天再出事端,这是它的宿命。但三星每年都会有安排一些无具体任务的骨干,工作在全球各地的公司里面,做一些储备才能的工作。


中国现在富了,是否也有一些企业逐渐给员工创造一些带薪休假、无任务工作的机会?就算这个套路不行,能否也给骨干员工一些借着工作的机会,去自由参访的机会?

   

在管理上,我有一个观念:做领导的,心中要装着下属的事情,而不只是让下属想着你的事情。准确地说,是你想着他们的事情,而让下属想着你的事情。


陈凯是在房地产领域颇为成功的企业家。我们有一次闲聊,他有一句话让我特别佩服。他说,我做企业的负责人,一定要和最好的医院院长、最好的学校校长搞好关系。我问他为什么?凯总回答我:“企业的骨干大多数都是三、四十岁左右的人,这些人的大事就两种:一个是小孩上学,一个是老人看病。我花点时间和院长、校长们搞好关系,对于企业来讲所换来的收益,不知会有多大。”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可是,中国有多少企业家这样去想问题?有多少人又是想了之后,亲自去做了呢?很多人都是用人的时候严格要求,顶多靠大秤分金、大块吃肉这些比较直接的激励方式来招呼人,然后再一茬一茬地换人,有多少人真正关心过下属的要求、下属的真实想法,又有多少人替下属真心地考虑过生活和事业的未来呢?

培养产业领袖 塑造企业未来
www.emba.sem.tsinghua.edu.cn
ID:清华经管EMBA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戳原文,报名清华经管EMBA,做有远见的思考者!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