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朗读亭的声音 |杭师大教授黄岳杰:最爱海子,也最不忍读海子

大家朗读 杭州之声 2017-03-03


不是所有的声音都能被听见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能被理解

但因为一座朗读亭的到来

架起了人们聆听的心桥

我们能够感受到

朗读不属于某些人

它属于每一个人

现在

杭州的朗读亭虽已远去

但“朗读者们”正席卷而来



今天起

大家朗读”将陆续采撷来自朗读亭内外的声音

与你一同分享那些

声音的温暖、故事的温热




声音资源加载中...


日记(海子)丨黄岳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今夜我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惟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惟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1988年7月25日火车经德令哈










黄岳杰

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校园戏剧耕耘者,人称“校园莎士比亚”,学生尊称为“老黄”。流霞剧社编剧、导演。1988年,曾带领学生去长途旅行,去敦煌到青海湖又沿长江回来,途经德令哈。


故事伴


海子抒情短诗《日记》


普通人于海子,也许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共鸣,也许是《以梦为马》的爱国情怀,而黄岳杰于海子,却有着一段说来奇妙的机缘巧合。


2月25日那天,浙江图书馆的朗读亭外,走来一位衣诀飘飘学者模样的男子,他就是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主任黄岳杰。


黄老师的读本就是1988年,海子在德令哈写下的这首流传甚广的《日记》。


就在写下这篇诗章的8个月后,伟大的诗人海子卧轨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海子去世那天,正好是黄老师的生日。


选择朗读这首诗歌,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一巧合。


更巧的是,《日记》的末尾写着“1988年7月25日,火车经过德令哈”,而那一晚,黄老师就在德令哈.....


那是1988年的7月25号,黄老师带着6个学生从敦煌出发到大柴旦,因为没买到车票就搭了别人的车,当晚到了德令哈。


“我印象非常深刻,虽然是夏天,但是天气非常凉,水是从很深的地下抽上来的,刺骨冰冷。后来有一天我读到海子的诗,里面写着‘1988年,火车经过德令哈’,他那次是去西藏,火车经过德令哈的时候写下了这首诗。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那天我们和海子擦肩而过!


冥冥之中的关联,让黄老师在海子的众多诗中偏爱这首。


等待排队的时候,他说,“朗读是文学落入人心的时刻。课堂上是概念,当朗读时就变成情感,有了形象。


采访时侃侃而谈的黄岳杰


一直到现在,黄老师都在琢磨海子的这首《日记》应该用什么样的情感去拜读。


他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些许遗憾,也许是因为那一晚的错过,又或许是因为自己无法挽留那孤独的抒情......




欢迎投稿


感谢这些可敬可爱的人

多么庆幸

还是有人鼓起勇气读出自己的心声

还是有人愿用文字唤起沉淀的感情

也许你也曾在朗读亭外排过队

也许你还没来得及赴这场有仪式感的约

那么机会来了




现在,“大家朗读”诚邀爱朗读、有故事的你投递自己的朗诵作品(音频文件),题材不限。


投递邮箱:dajialangdu@163.com(ps:来稿请附上您的简介、照片、联系方式、朗读音频的文字稿件以及你想说的故事,邮件标题注明“大家朗读投稿”。)


下一个朗读者,会是你吗?



·END·


关注大家朗读公众号

遇见更多朗读和故事


大家丨经典丨诵读丨电台

文字采编:叶璐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