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无不尽】“ 田英章炮轰”国展评委不懂楷书,甚至书法都是外行

砚田书院 2017-03-06



田英章,字存青、存卿,1950年生于天津,书法研究生,国家人事部干部。先后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日本东京学艺大学。书法家。著有《田英章系列书法字帖》《田英章作品精选》《田英章最新书法专业教程》《田英章书法专业教学录像带、VCD光盘》等150余部书法教材。


记者:您对当前书法的现状怎么看?您认为当前书法的发展状况是健康的吗?

田:谈到了当前书法的现状,是一个使人非常痛心的话题。受西方美学抽象派和日本书道前卫派的影响,当今的中国书法走进了一个怪圈,在这个怪圈中有一种极为新奇的理论,以为视觉冲击最强烈的就是最好的作品。他们认为“当在一个大展厅里,面对几千件或是上万件作品时,我们怎样找出最好的作品呢?方法很简单,就是确认对我们视觉冲击最大的,让我们一眼就看到而久久不能忘记的那件作品,就是最好的作品。如果我们还拘泥于欧、颜、柳、赵、苏、黄、米、蔡那种书体和形式,即使再现王羲之也是保守的和落后的。今天的书法要走向太空!


记者:您认为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

田:其最初的原因是一场“文革”浩劫,国学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中国几千年优秀正统的书法,受到了严重歪曲和挑战。但随着经济上的改革开放,西方快餐文化凶猛侵入,我们许多同胞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美,忘记了什么是丑,在书法上,是非不分,良莠不辨。许多人视古人书法为陈腐,以新奇怪异为时尚,逐使得丑书恶扎,充塞市井。他们愿意接受书法里的“韵”和“意”,因那是抽象的,不愿意承认书法里的“法”和“度”,因那是具体的。空泛欺世的书风,打着“时代进步”的幌子,成为各种书法展览的主旋,使得那些积学不深、识见已成的学子们彷徨于歧路,瞢然于泥途。又因受害者众,假托各种腐败,形成当今一大潮流,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书法已经走入了历史低谷时期。

记者:现在许多人把书法当成一种杂耍、杂技,您怎么看待书法艺术本身?

田:书法是艺术,更是一门学问,她的真正属性是文化,她既是东方文化的核心,也是西方美学的盲点。书法的民族性,立足于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历史,她的纯洁和独立,是不可侵犯的。也正因此,如果我们只简单地把她看成是一门艺术,或是单纯地认为她是一种技能,那就无疑地亵渎了她。如若那样,我们将会丧失了书法的精髓,最终会把书法送上了不归之路。


记者:田老师您是中国书协会员吗,在您的简历中没看过任何关于中国书协的内容。

田:我1981年就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

记者:中国书协主席张海的字那么难看居然还能当书协主席,我认为这给中国书法造成太坏影响了,如果书协主席的字都这么难看,我们都能当书协主席了,还有那个沈鹏。我认为您的字绝对是中国一流水平,怎么您在中国书协没有职务。这到底是为什么?

田:中国书协主席这个职务实际上是个行政管理职务,它并不代表他是一个艺术的权威,要求凡是中国书协主席的书法都是中国一流水平本身就是荒唐的,包括中国书法家协会他本身就是一个管理机构,它并不是一个学术团体,并不是一个专门研究学术的机构,如果我们非要要求他们是中国书法水平的最高代表,就好比是在问医院里边为什么不管修理汽车呢。至于我在中国书协中为什么没有担任职务,其实早在1983年的时候中国书协就曾经考虑过让我成为驻会干部,但被我当时的单位国家人事局的领导阻止了,其实现在想来我单位的领导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我真要是到了中国书协工作,我真不敢想象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记者:您是怎么看待展览、比赛的?

田:当前举行的各类书法展览和比赛包括“国展”有许许多多的评委是不懂楷书的,甚至于对于书法都是外行,只是因为他们有着便利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条件,才当上了评委,因为他们不懂楷书,你交上的楷书作品不被选上是太正常不过的一个现象了。加入中国书协并不是你提高影响力的唯一途径,也不会给你任何帮助,首先你要明白你的书法是为什么而练的,如果你是为了加入书协入选国展,那我就无话可说了。现在的书协并不是个艺术团体,并不以艺术水平来决定高低,它是一个政府对书法家进行管理的部门,你非要钻进去纯粹是自寻烦恼。



编后记:编发本文之前,特向田英章先生询问,可以确定这是有人假用田英章先生之名,自行编纂的文章,与田英章先生本人无关。
但田英章先生同意文章的基本观点。但是说评委们全部不懂楷书,有些不切合实际。

为此,特把标题加上了引号。

特此说明



推荐




声明:【文章及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本文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觉侵权,欢迎联系小编(xz100sf)】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