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动人心!全纳教育建议案要被交上全国两会了!

大米和小米 大米和小米 2017-03-06



《大米和小米》特派记者 当当 春桃 发自北京


2017年3月2日,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从广州,从深圳,从河南,从上海,从山东······一路风尘仆仆,来到北京一个酒店的会议室里。


这会议室里坐着的近100人中间有人大或政协代表,有大学教授,有公益热心人士,有家长组织的代表,有媒体,还有残障人士,但是当他坐下之时就只有一个身份——“全纳”教育建议案的倡导者和支持者。

他们来参加的正是救助儿童会和全国家长组织联盟联合主办“2017·全纳教育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会上将发布的是全国家长组织联盟历时两年做出的《关于提升全纳教育的专业能力及建设支持体系的建议案》。

全纳教育:是指在一切可能的情况下,让所有儿童一起学习,而不论他们有何种困难和差异,针对特殊需求儿童,需要通过建立专业化干预支持体系以确保他们能够在普通教育系统中享受同样优质的教育。

2017·全纳教育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现场



1次成功的家长联盟建议案

这是第一次由民间家长联盟向全国两会提建议案,对于全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而言是一个起点,也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对于特殊家长而言,提建议案已经不是专家的专利,家长作为需求方来主导了与自己孩子息息相关的事情,这正契合了融合国际那一句全球性的口号:“没有我的参与,不要做与我相关的决定。”

缘起

融合教育是心智障碍人士生命周期里面建立人与人交往的最基础的部分,它决定了孩子未来是否能有一份工作,是否能够独立生活。

家长组织联盟做过一个成年心智障碍人士的调研,调研结果显示已经工作或者曾经工作的心智障碍人士的最主要特征有二:

一是生活自理能力

二是他们都在普通学校里长大

所以即使家长组织联盟成立的时间很短,还有很多事要做,依然要把融合教育这个最重要的部分作为切入点。但,融合教育进展之难推进的根源,是我们缺乏有特教知识和背景的老师。

全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的理事长的戴榕说,建立这个体系的重点是

 一方面我们要让更多的大学生投身特教学习;

 另一方面普通学校的老师也要培训,让他们懂得特殊教育,从源头解决融合教育最关键的点。

3月2日全纳会议的成功召开,戴榕表达了她激动的心情:

家长组织联盟成立之初联系人大或政协共同向两会献言献策就像一个遥远的梦想,而在两年后的今天它却超额实现了。我们希望中的3年提2个全国建议案,6个地方案,只在一年时间就完成1个全国融合教育建议案,5个地方性有关融合教育建议案,我们还得到了这么多人的支持,这是我意料之外的!


2年的艰辛准备

研讨会结束后,全国家长组织联盟秘书处主任梁志图终于松了一口气。

梁志图告诉《大米和小米》的记者他们这两年来的艰辛路程——

从2015年开始筹备,到在7个不同地区家长组织的支持下,2016年11-12月间先后进入7个地区(包括北京、广州、兰州、郑州、新余、长沙、肇庆等东中西部城市)的42所学校(28所小学、14所初中)根据进行实地问卷调查收集。

当时有很多学校都拒绝我们入校收集调研,很多都是趁着老师们课间10分钟给到老师填写调查问卷,还有的甚至是在中午吃饭时间。

幸运的是,经过一个月努力,七大城市最终收集2140名老师样本数据以深入了解目前国内随班就读师资现状。


6962心智障碍家庭的迫切诉求

梁志图告诉的记者:从2016年12月13日开始到12月19日一个星期的网上特殊需要学生家长调查问卷中,一共有6962个心智障碍家庭参与了问卷填写。

9岁自闭症孩子母亲兼深圳市四叶草家长支持中心理事多吉妈表示第一时间填写了代表心声的问卷。

多吉妈认为每个孩子都有自己适合的融合教育方式,对于多吉而言,普校里的特教班最适合他,多吉妈希望每个幼儿园中小学都有特教班,有专业老师给予同龄分层教学。

因为根据现在多吉的能力,如果把他放在普校里的普通班级,他一定跟不上同龄孩子的学业进度,但是每个孩子都需要普校这样的一个融合的环境,如果它会有一个特教班然后把特殊孩子集中在一起,同龄不同孩子来进行层次教学,每个孩子都会有自己的IEP计划。这对做过中学教师的多吉妈来说,这就是她渴望的教学形式。


为了“拿下”两会代表,使出“浑身解数”

调研小组根据调查的信息和数据完成了《随班就读师资现状及家长需求抽样调查报告》和《全纳(融合)教育形势分析及政策倡导趋势研究报告》。

调研做好了,建议案也写好了,怎么向全国最高全力机关提交呢?

戴榕向我们讲述了拿下两会代表背后的故事:

从两会前的几个月我们就开始留意媒体上有哪些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在关注特殊教育;

通过互联网公布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名单以及各地家长组织的关系网络,找到关注特殊教育这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联系方式;

然后以写信的方式(以我的名义来写)和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建立联系。

我们前前后后找了十个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之间也遭到拒绝,中间的磨难与艰辛,也不一一言说,但幸运的是最终有6个代表和委员答应了提交我们的建议案。

家长组织联盟写给代表们的信

这六名代表、委员包括全国人大代表梁晓婧、焦文玉、李欣蓉以及全国政协委员马蔚华、王名、吴明。

他们将递交6962个心智障碍家庭沉甸甸的迫切诉求、凝聚了2140名教师、42所学校、7个家长组织迫切愿望和心血的“关于提升全纳教育的专业能力及建设支持体系”建议案到两会。

李欣蓉在3月2日全纳教育座谈会发言


融合教育,从陌生到熟悉到议案

《大米和小米》也采访到这6名代表委员之一的李欣蓉女士。

李欣蓉回忆,是全国心智障碍家长组织联盟最早联系了我。他们刚开始向我提到“融合教育”的时,我对这个词还有些陌生,而当我对它进行全面了解之后,才发现在我的亲身经历中也有很多与融合教育息息相关的案例。”

为了能帮助更多的贫困学生上学,李欣蓉曾经在家乡广西发起一个助学项目,资助的孩子当中有一个患轻度精神障碍的。家长把他送去普通学校,老师不愿意接受,去特殊学校,特校也觉得他不太适合。

就这样,他被学校拒之门外,孩子的家长找到李欣蓉想办法,但当时广西忻城县还没有全纳(融合)教育的概念,她无可奈何。这个案例和全国家长联盟提交的丰富详实的调查数据报告,最终打动了李欣蓉。

当李欣蓉在3月2日研讨会上听到:“曾经就读普通学校残障学生家长中,有27%的表示有被要求退学的经历”时,她表示很震惊。“我想如果社会公众能够认识、理解“融合教育”,退学率是不会这么高的。”

李欣蓉认为,在全国心智障碍患者家长组织联盟的建议案中,用了大量的调研数据支撑,比起很多空泛的建议来说,是比较有说服力的。她还会在全纳教育的重要性方面做更加详实的一些补充,因为这一份提案不仅仅是给有关部门看的,也希望可以还没有接触过融合教育的社会大众也可以看到,在最短的时间获得他们的支持、理解。

李欣蓉说,需要接受融合教育的孩子比起普通孩子来说还是少数,因此突出全纳教育的重要性会让社会大众更好地去接纳我们这一弱势群体。

“不管议案的结果到底怎样,至少第一个普及了我,第二个普及了采访我的记者,同时也普及了关注两会和关注我们人大代表的社会群体。我们做的这一次努力,都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了心智障碍这个群体,了解到融合教育还不太受重视的状态。”

座谈会结束后大合影


李欣蓉和其他五名两会代表委员一起,把这份牵动人心的建议案提交到全国两会,我们期待着两会上传来我们家长强有力的发声,期待着提案的最终落地。

戴榕说:“作为家长,我希望我们每一个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在学校都能接受平等的教育,简简单单的一个平等。作为一个家长组织的负责人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会关注和支持我们这样的家长组织去推动社会的进度,推动政策的出台,希望得到更多的人大代表和政策委员的支持。” 

附录:


关于提升全纳教育专业能力及建设支持体系的建议案(节选)

全纳教育是指在一切可能的情况下,让所有儿童一起学习,而不论他们有何种困难和差异,针对特殊需求儿童,需要通过建立专业化干预支持体系以确保他们能够在普通教育系统中享受同样优质的教育。

针对当前亟待解决的全纳教育师资能力建设及支持体系建设的问题,特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修订《义务教育法》,确保教育法律体系与时俱进

推动《义务教育法》的修正,进一步明确全纳教育理念,建议将目前的《义务教育法》第十九条修改为“各级人民政府根据需要设置全纳教育资源中心,支持残障适龄儿童、少年进入到普通学校接受教育。

普通学校应当合理配置相关设施和专职特殊教育资源教师(参考台湾地区比例1:7)以确保残障适龄儿童、少年在学校内获得优质教育。原已经设置的实施特殊教育的学校向资源中心转型,为特殊需要儿童提供全纳教育支持。

第二,加强多方沟通协作,实现资源体系互通。

政府部门间要加强协调支持,建议卫生、教育、民政、残联等部门建立数据共享机制,从源头上了解不同类型特殊儿童的数量分布、健康状况等;

教育系统内部要加强普校与资源中心协作,统筹区域内各幼儿园、中小学、职业学校,确定安置适龄儿童的教育机构,并根据需要设置、改进、调整人员和资源设施。

,加大师资培养力度,提升所有教师全纳教育的专业能力。

第四,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建立多元支持体系。

通过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合作的方式整合社会组织资源,充分发挥社会组织专业作用,为普通学校开展全纳教育提供技术支持,协助普通学校建立全纳教育多学科团队。 

第五,建立监测评估体系,确保政策落实到位。

建立规范、 科学 、有效的义务教育督导评估体系和监督制度。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