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同庆第一消息!!中央下文整改全国托养中心和寻亲救助系统!

大米 大米和小米 2017-03-22


音乐资源加载中...

在万人体育场  金色的跑道旁

人们工作繁忙  今晚有人登场

等待消失的光   看到人们入场

他们有些疯狂  我们有些紧张

灵魂歌手开唱瞬间   能击碎万颗心

面对那些无法形容的表情

那些寂寞的从前   被眼前的喧嚣淹没

让我有些依依不舍

他和他的乐队

演奏出的乐章

陪伴孤独的人

一夜一夜播放

他经历过的事

他深爱过的人

他选择走的路

不是愤怒,不是疯了,因为

灵魂歌手开唱瞬间

能击碎万颗心

他不属于瞬间他属于永恒





文|大米(姜英爽)



两个小时前,民政系统的朋友给了我民政部办公厅紧急文件《关于对救助管理机构站外托养等工作进行检查整改的紧急通知》,里面规定全国进行托养中心彻查,并规定救助人员信息马上及时上网。


真的,我的第一反应是想嚎啕大哭。



《大米和小米》经历的雷WF事件


2月13日晚上,16岁自闭症男孩雷WF的父亲来到深圳《大米和小米》编辑部,在儿子死后并火化三个月后,如梦初醒般的雷洪建四处上网发帖举报无果后,在热心的启爸介绍下,他们找到了我的办公室。


他们呆了几个小时,当我发现雷WF的尸体已经被火化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悲哀。


16岁的自闭症少年雷WF是在遥远的韶关XF托养中心700多受助人员里,凤毛麟角可以重新找到家属的。


然而,他已经死了。


而且,他的尸体已经被火化了,直接死因变得无可追寻。


而且,在那些用无名氏代替的名字里,雷WF是唯一被救助站,被托养中心,被临死前的医院都知道他的姓名的人。那里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智力精神残疾人,都无法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所以长久地,被托养也是隔绝在了那里。


能走出那所看守所改造的高墙的理由,似乎只有生病被送入旁边的医院。然后他们回去的几率非常小,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另外一侧的殡仪馆,在那里,一天的冷冻费是140元,据说全国标准价只是70元一天。


然后经过送他们来的救助站在报纸上发布的死亡公告一个月后,他们根据规定,被火化了,一个人的火化费是几千元。



16岁的湖南自闭症少年跟随父亲在深圳观澜打工,雷WF是去年8月8日,莫名奇妙走失,又莫名奇妙流浪到东莞,被人在汽车站救起,送入了救助站。


雷WF的父亲判断他在深圳流浪失踪,然而却没想到,他去了隔壁的东莞。而在那里,虽然他会清晰的写出自己和母亲的名字,但,救助系统没有及时把雷WF的信息登上寻亲网络,而被登记到了东莞内部系统和电视台播放——就这样,雷WF错过了被亲人发现的最后机会。


一个多月后,雷WF被送入了韶关XF lianxi托养中心。谁也不知道雷WF最后经历了什么。1个多月后的11月下旬,我们看到他被送入新丰人民医院,然后,11天后,他死了。他的死亡原因是两个问号:“消化道肿瘤?伤寒?”


然后他的父亲终于辗转知道了他的信息,在殡仪馆找到了他冰冷的尸体。


据说,雷是托养中心送来的三个死者之一。


再然后,发呆的雷父做出了他永远后悔的决定,放弃了给孩子尸检的结果。


雷WF就这样,化为了灰烬。


从托养中心里拿出来的雷WF照片


一两个月后,从悲伤中清醒过来的雷父,开始想到其他的被托养的孩子。他四处上网发布雷wf的故事,然而没有人理他。


在深圳,还有一个出自南方都市报的记者,她曾经是个优秀的记者,因为八年前女儿莫名奇妙的误诊为自闭症,她做了一个自闭症家长的公益组织,又心血来潮做了一个关于智障、自闭症群体的自媒体,天天为精神智力残疾孩子的权益摇旗呐喊。


大家都叫她大米,她的女儿叫小米。


去年她做了辽宁自闭症孩子嘉嘉死于广州番禺一家非法机构的新闻被国务院领导批注。她认认真真地对着每一篇报道,每一篇都可以影响一个家长或者专业人员,多好啊!


让大米头疼的是,特殊孩子走失的消息每天每刻都在发生。


去年,广州还有一个孩子走失后堕入山崖。


做了很多期如何防止特殊孩子走失的新闻后,大米也觉得无可奈何和疲惫、麻木了。天天都有,回来就是命大;找不到或者出了意外,那也只有接受。


“安啦,这样的孩子被人拐卖也会被退货的。”她喜欢这样自嘲安慰家长们。


“你很难找回公道了,我们只能说东莞救助站有过失,但是我们已经非常难找到直接死亡责任人了。”大米研究了所有的雷父送来的消息和病历,对雷父说。


雷父回:“殡仪馆的人跟我说,那天死了三个人呢。”


大米说:“这个可能性很小啊,除非是大规模瘟疫或者集体性事件。”


但是雷的病例显然看不出这一点:他是送来11天后才死的。


然后夜里11点,大米和雷父一行告别,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因为女儿在市区读书,她每天都要这样晚穿过大半个城市坐滴滴回去。


📹


第二天,大米看到了壹基金儿童项目的官员王凯,抱怨现在的公益基金只会一对一提供快餐式帮助,给点钱,举办点活动不能改变长远问题。


“为什么没有人做一些普法的事情,比如有人去教雷父出了事要找法律人士求援,而不是匆匆忙忙火化尸体?” 一直到一个多月后,雷的事件全中国人尽皆知,王凯才明白那天大米的抱怨是什么。


情人节的晚上,大米看到了编辑当当写的雷WF初稿很不满意,“我们只能写个教训稿,”大米反复看雷父提供的资料,发现了一个重大的信息,“咦,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他叫雷WF?既然知道他的名字,为什么他还会找不到亲人?”


大米重写了稿子,把矛头指向了救助站:“因为我只能确定,救助站工作有失误。如果救助站认真点儿,把雷的消息上了寻亲网,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


当天夜里,第一篇报道在《大米和小米》发出,同步在搜狐、网易更新,反响巨大。


三天后,大米发现微信端的文章被删除了,但是大小米在搜狐网易的订阅客户端依然阅读累积了十几万,网易的跟贴达到4千多条。



2月14日在微信平台发出,而后被删除的稿子



《大米和小米》在搜狐平台的报道


在网易的报道


大米回忆起调查初期的情景:


“与此同时,我还发现了后台中有民政系统知情人留了言,也是一个我长期的粉丝。我们开始了接触,并且我们的同事开始去xf采访,经过波折采访到了里面工作人员。


随着我知道的越来越多,手头证据越来越多,托养中心的影子开始从模糊变得日渐清晰。


我也知道了里面惊人的死亡数据,甚至是部分死亡记录。


经过调查,托养中心的问题有——不具备收留未成年日资格,不具备收留精神病人资格,但是实际上各地救助站送来的这两种人都有。消防常年有问题,一间屋子住30人,水泥大通铺。被托养人员七八百,结果只有30个工作人员——大家想想30多人如何照顾那么多不能自理的精神智力残疾人?


当时,我的愿望就是,真想变成一只小鸟或者苍蝇,飞过那座高墙,去看看里面真实的情况。或者,我好想变成xf人民医院的一个护士,每天数一数到底是多少托养中心的病人来就医。


我还想让大文妈扮成求职的,去中心工作一段时间。”


《大米和小米》编辑当当、孙龙拍摄于lx托养中心



与此同时,也有干警上门,请我说明文章的情况。


那几天,我真的被吓坏了。我说,我对我写的每个字负责,咱们写的都是建设性的事实和意见,应该没有问题。


后来费了一番周折,终于证实是一场”误会“,他们只是想问一下稿子的来龙去脉。公安有关负责人还给我打电话致歉致谢,他妹妹的孩子,也是一个自闭症。


3月初,我得到了托养中心被彻查,托养人员被撤离的消息。很不幸,连发了两次,稿子都被和谐了。期间很多记者来做选题,但是都收到命令回去了。我也决定,自己很忙,而且我已经不是记者了。


这事暂时,我就不再参与了。


连续被删除的稿子



后来,因为利益之争,托养中心前负责人罗丽芳的老公找到了我。


我在旧东家南方都市报的大楼和同事吴笋林与他们见了面。


他们说,托养中心是他们独资的,并且举报了县民政局前负责人李某长期从托养中心拿款。结果去年9月他们被认为只是股份代持人,所以被撤,他认为是不公平的,并且四处上告。


“案子本来定于3月2日开庭,结果没开庭,罗丽芳却以挪用公款罪被抓了。”他出示了拘留通知书。



几天后,罗丽芳的老公告诉我,他太太和其他相关人士都已经被拘捕了。


我首先要肯定,相关部门在我的报道后,就开始了彻查行动,这是非常值得表扬的!!!而不是从昨天被传统媒体报道开始,感谢政府!!!


《新京报》的介入


这时候,新京报编辑,我的老同事胡杰找到了我,表示了想重新采访这一事件的消息,并对之前对我的误会(之前派了个新记者过来,担心我和他们抢新闻防备我,什么也没采访到回去了)。然后,新京报刘子衍,一个很好的小伙子来了。


我们交流了信息,我也认为传统媒体去介入是最合适的。


小伙子在我家睡了一夜,采访去了。


此后多次交流略过不表。


让人欣慰的是,最后稿子出来了。当然,其中我的付出,你懂的,咱就做个默默的,幕后的人吧。最重要,咱们的孩子受益。


另一方面,我还知道了各地救助站送去的人接回来体检,发现已经在那里感染了肺结核,梅毒,hiv。而据记者朋友透露,今天某救助站已经对记者承认,他们当初送去的受助人员就有梅毒和hiv 。在托养中心交叉感染之后,更多人被传染。


这是怎么样一个悲剧!!!!!!!


这件事,民政和公安系统信息不对流是一个原因;如果信息都是流通的,残障人群走失事件将大大减少。


另外深层次来讲,逐步减少大型托养中心,让残障人群得到社区化服务,一直是残障家属努力的方向,其实并不只是流浪人员。


大家还记得我写过卢莹在去过一个民政收留残障孩子的托养中心后痛哭流涕的稿子吗?(点击👉即可阅读:当我们老了,孩子要去哪里住?


咱们未来努力的方向,就是社区化服务加上有效的监督,而不是被隔离。


今天晚上,终于,内部人传来了民政部公开发文,明确规定:


对托养机构的承接资质、设施条件、服务质量、安全管理、招投标程序、经费来源及标准等进行全面的检查,同时,对站内受助人员的管理服务情况进行全面检查。


二、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民政厅(局)对全国救助管理信息系统和全国救助寻亲网使用情况进行督促检查,要求各地及时、准确录入每一位受助人员的救助信息和托养等服务情况,对所有滞留人员除在当地等媒体发布寻亲公告外,立即通过全国救助寻亲网发布寻亲公告。


这意味着,雷WF之死已经成为历史。


也就几天前的全国两会上,民法通则做出修改,允许父母指定自己死后孩子的监护人。


感谢那位民政系统的朋友,因为是我长期的粉丝,所以他无怨无悔地信任我,提供给我无数珍贵的信息。感谢他的信任,感谢他,也感谢我自己的坚持不懈的努力。


今晚,我们干杯! 🍻🍻


一切都在进步。


我是个理想主义者,也是个现实主义者,我从不怨天尤人抱怨现实。我永远想的是现在应该干什么。明天应该干什么。


我相信努力,相信社会和国家的进步,相信我们每人努力一点点,明天就会更好。我也相信,我们的努力,会让我们几十年后,我们的环境,前进一大步。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爱脚下这块土地爱得深沉。


这一生,幸运一直在做着自己觉得有意义和值得做的事儿;


这一生,哪怕仅仅为了今晚的来临,值了。



在大小米对话框页面输入关键词

即可收看被删除的报道

“LWF”


⬇️

16岁自闭儿子深圳失踪,118天后SI于韶关一家托养中心


“LWF2”


⬇️


逃离高墙!733位人员正撤离LX中心!


附:中央和国家机关发电全文 




中央和国家机关发电


发电单位:民政部办公厅

等级 特急·明电


关于对救助管理机构站外托养等工作

进行检查整改的紧急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民政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民政局:

近日,有关媒体报道了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受助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各地民政部门要吸取教训,举一反三,引以为戒,切实履行民政部门工作职责,保障流浪乞讨人员合法权益。为做好相关工作,现紧急通知如下:

一、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民政厅(局)迅速作出部署,按照民政部、公安部《关于加强生活无着落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的意见》(民发[2015]158号)要求,对托养机构的承接资质、设施条件、服务质量、安全管理、招投标程序、经费来源及标准等进行全面的检查,同时,对站内受助人员的管理服务情况进行全面检查。发现问题的,要及时整改;对不适宜继续开展托养服务的托养机构,要立即终止托养,妥善安置托养人员;发现违纪违法行为的,要严肃查处,追究责任。

二、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民政厅(局)对全国救助管理信息系统和全国救助寻亲网使用情况进行督促检查,要求各地及时、准确录入每一位受助人员的救助信息和托养等服务情况,对所有滞留人员除在当地等媒体发布寻亲公告外,立即通过全国救助寻亲网发布寻亲公告。

请各地于4月10日前将检查整改情况报民政部社会事务司。

民政部办公厅

2017年3月21日




广东省直机关发电


发电单位 广东省民政厅办公室

等级 特提·明电


广东省民政厅办公室转发民政部办公厅

关于对救助管理机构站外托养等工作

进行检查整改的紧急通知

各地级以上市民政局、佛山市顺德区民政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省直属救助管理机构:

现将民政部办公厅《关于对救助管理机构站外托养等工作进行检查整改的紧急通知》(民电[2017]36号)转发你们,请按《通知》要求,务必抓紧对辖内救助管理机构站外托养等工作进行认真检查整改,狠抓工作落实,并于4月5日前将检查整改情况报省厅社会事务处。

广东省民政厅办公室

2017年3月21日




当你成为我们
我们正越来越多
明天,会比今天更好一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