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8-1 许章润:一辈子站讲台

许章润 三会学坊 2016-03-18

1993年,春夏之交,学院路41号。法大聚会,志念研究生院创院十周年。时在北大法学院任教的王铁崖先生作为导师致辞,峨冠博带,危乎高哉。我代表毕业生发言,装愁弄恨,自由散漫。散会后,王先生走过来拍拍我肩膀:“词锋犀利,语词优美,章润。英文怎么样?”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王先生又说:“怕是只能一辈子站讲台!”这会儿我想答茬,不料,一众簇拥,呼啸而去。

 真的,回头一看,我已经站了三十年讲台了,不曾做过别的。此生余日,一定、肯定、笃定以及必定还将站讲台。我思故我在,其实,我这样思故我在,则思换成站,站原来也就是思,抑或,思才能站,并且,站直了。生存方式决定思想方式,还是思想趋向决定生存方式,有定律,扯不清。流年似水,黑板粉笔磨嘴皮子打发昏晓阳秋,是站着思,思着站,还是别的什么,同样扯不清。大致这么说吧,站讲台就是我,我就是站讲台。要是哪一天站不了了,或者,不让站了,思还在,躺着就是了。——那个我去哪儿啦?!

当年懵懂,听不懂王先生的话,也没多想。王先生呢,也就是那么一说。如今早已年逾半百,王先生魂在天堂。多少回绿叶红英都过了,依旧懵懂,又仿佛有所启悟。


这事早忘了。今日清华园雾浓霾重,参加“《楼邦彦先生法政文集》暨清华法政传统研讨会”,楼家公子主场,王先生三位女公子莅临。他们谈旧忆往,叙说当年这园子里岁月如歌,王楼诸贤击楫中流,这才猛然想起。会散曲终,孤衾独醒,挥笔记下。

灯前对故事,镜中满把霜。噫嘻,尚飨。

 

2016年3月18日拂晓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