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躁的世界里,请坚守你的职业尊严

群学君 群学书院 2017-03-30


 01

 

2016年10月1日,在亚洲最顶级的音乐厅——日本东京三得利音乐厅三十周年庆典演奏会上,两千名观众见证了三十年来古典音乐演奏史上史诗般的一幕。

 

在全场观众雷鸣般的掌声和维也纳爱乐乐团全体成员注目礼中,81岁的小泽征尔,佝偻着身子,颤颤巍巍的牵着80岁的祖宾.梅塔(Zubin Mehta),缓步走上指挥台。在小泽征尔调皮地向乐队吐了吐舌头后,《雷鸣电闪波尔卡》的首个乐音奏响了。

 

接下去的四分钟里,小泽征尔和祖宾·梅塔这两位20世纪仅有的能称得上国际大师的亚洲指挥家,共同指挥了一出震撼世人的演出。

 

台下许多细心的观众,注意到一个细节:小泽征尔的手臂,已经无法像正常人那样抬高,他甚至无法拿起细细的指挥棒——整首乐曲演奏期间,指挥棒始终攥在祖宾.梅塔手里。即便如此,当小泽征尔那头灰白乱发随着音乐上下起伏,舞动着双手精确地抓住了作品的分寸感的瞬间,整首乐曲的灵魂立刻出现在人们面前。人们仿佛看到整整三十年前,三得利音乐厅落成时,代替老师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站在舞台中央的那个盛年的小泽征尔。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瘦削的老人,刚从鬼门关前走回来。

 

75岁那年,小泽征尔被确诊患上食道癌,一度濒临死亡。与病魔的斗争使他体力耗尽。即便如此,他依然决心创作出震撼世界的歌剧,追求以往不曾企及的高度。2016年10月,当他再一次站在指挥台上时,没有人会质疑这位老人瘦弱身躯里所爆发出的无限能量。

 

演出结束的时候,小泽征尔对记者说:

 

现在我的肚子里装满了药,整个身体里都是抗生素,但只要能重返舞台,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从没想到,75岁才迎来第二段人生,但只有在舞台上,我才能真正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对于一位视舞台和观众为生命的指挥家来说,这就是他最高的职业尊严。


 

02

 

也是在2016年,千里之外的大洋彼岸,一位老人在万米高空迎来自己80岁的生日,她叫贝蒂.纳什(Bette Nash)。她是这个世界上年龄最大,服役时间最长的空姐。

 

整整六十年前,年仅21岁的纳什,成为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的一名空乘人员,那一年,美国总统还是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将军(Dwight Eisenhower)将军。

 

纳什回忆说,她刚入行时,每个航班的服务人员简直少得可怜,有时候整座机舱里,所有服务包括上菜,倒咖啡和饮料,甚至给乘客点烟(那个年代飞机里允许抽烟),都只有她一个人。在没有数字化手段的年代,纳什每天上午的第一项工作,是在机场信息板前确认自己当天的航班。

 

惊人事业如流水,六十年过去了,美国总统换了十二位,纳什却依旧是华盛顿国家机场到波士顿洛根机场这条航线上那位耐心、周到、和蔼的空乘小姐。尽管年纪大了,纳什却从未放松对自己的服务要求,她甚至一直在尝试着学习各种最新的数字化服务设备。

 

她成为了业内的传奇人物。

 

在纳什看来,尽管时代在进步,技术依然替代不了人性化的服务,这也是她引以为傲的几十年经验积累。

 

对于一个毕生从事服务事业的空乘人员来说,这就是她最高的职业尊严。


 

03

 

到今年夏天,小野二郎就满92岁了。他是全世界年龄最大的米其林三星大厨,也是全日本美食界顶礼膜拜的“寿司之神”。

 

小野二郎经营的那家寿司店,位于东京银座一座其貌不扬的写字楼的地下室。从寒碜的外表看,谁也不敢相信,这家名为“数寄屋桥次郎”竟然是全日本仅有的两座米其林三星寿司店之一。

 

古旧的木栅栏后面,只有十个座位,食客要方便,甚至必须要到店外的公共厕所。小野二郎规定,就餐者至少要提前五十天预订座位,而每餐的就餐时间不能超过三十分钟,人均最低消费三万日元(约合1900元人民币),但是仍旧挡不住如潮水般涌来的全世界的老饕。

 

每一个在这里用过餐的人,都会感叹,这是“值得一生等待的寿司”。

 

在小野二郎先生的店里,没有常规菜单,只有当日主厨定制菜。也不卖其他菜品,只有握寿司。

 

小野二郎从最好的鱼贩子那里买鱼,从最好的虾贩子那里买虾,从最好的米贩子那里买米。从醋米的温度,到腌鱼的时间长短,再到按摩章鱼的力度,小野二郎依然亲自监督。他会根据顾客的性别、用餐习惯精心安排座位,时时关注客人的用餐情况以做调整。为了保护双手,他每天都戴着手套睡觉。

 

在小野二郎看来,他一生的使命,就是重复这一件事情,精益求精。小野二郎曾说,“你必须要爱你的工作,你必须要和你的工作坠入爱河……即使到了我这个年纪,工作也还没有达到完美的程度……我会继续攀爬,试图爬到顶峰,但没人知道顶峰在哪里”。

 

对于一个终身严格、敬业、追求卓越的厨师来说,这就是他最高的职业尊严。


 

04


美国著名的伦理学家麦金太尔(Alasdair MacIntyre)写一本书,叫做《追寻美德》After Virtue)。

 

麦金太尔说,人的追求有两种不同的利益,大部分人只追求外在的利益,如权力、财富、知识,这些都是外在的。当以外在利益为动力的时候,你很容易改行。今天做这个行当赚钱不多,明天改成另一个赚钱多的行业。而人的美德是内在利益,意味着我非做不可,不做这个就满足不了自己内心的渴望,那是金不换的。

 

学者许纪霖说,经济发展是靠欲望来推动的,但并没有解决自我承认和自我肯定的问题。也就是说,你的被承认和被肯定是建立在什么意义上的?如果仅仅建立在欲望的满足和对稀缺资本的占有上,你永远也无法自我肯定。就如同奢侈的消费无法赋予你贵族精神一样,因为你永远觉得有不满足感,即使受到他人的肯定也是有限的,你永远觉得自己是卑微的,内心永远存在一种紧张。

 

自我肯定是一种内在的标准。它和各种各样对稀缺资源的占有没有关系。不管你能力有多大,拥有的东西有多少,关键在于你是否做到了最好的自己,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衡量自我。

 

从这个角度说,职业尊严的本质,就是一种“内在的利益”。

 

在许纪霖看来,中国各行业普遍缺乏的,或许就是像小泽征尔、贝蒂.纳什和小野二郎那样对所从事专业的“宗教感”。对自己的领域、对工艺的敬畏感,既要靠外部的竞争,也靠内在的信仰。中国今天是世界工厂,却没有高端领先的技术工艺,因为企业家缺少这样一种精神。专业精神一旦出现,人才会变得比较自律,会觉得生活的意义不再是花天酒地,天上人间。不是以财富来炫耀自己,而是以一种创造力和工艺的完美来得到别人的尊敬。

 

职业尊严在今天的中国,俨然成为一种稀缺资源。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每一个全情投入自己手艺——不管这手艺是写代码、炒股票还是扫大街、盖房子——不苟且、不应付、不为任何人而把自己的内心安宁当做最大的理由的人,都值得我们深深的尊敬。

 

世界属于那些不把财富作为终极理想的人。




参考文献

许纪霖《专业精神就是信仰》,许纪霖之窗(xujilin57)2016年12月9日


群学书院今日荐书


《追寻美德》

麦金太尔  著

宋继杰  译

译林出版社2003年


在本书中,麦金太尔从现代社会的道德无序出发,对西方道德观念与整个现代性的精神进行了全面的检视与反省。这是一部关于伦理思想史的著作,也是一部对西方文明的基本动力与假定进行深刻批判的著作。它的论证的力量与气魄,它对美德生活的强调,有力地推动了当代伦理学从元伦理学向实质伦理学的转变,使其不仅成为“当代伦理学研究的转折点”,也成为近三十年来思想界激烈争论的焦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群学书院 热门文章:

终身未嫁的她们,是岁月带不走的女神    阅读/点赞 : 82979/535

斯文与侮辱 | 一个中国文化世家的传奇    阅读/点赞 : 69616/495

一段被争相传诵的婚外恋    阅读/点赞 : 39615/366

请文雅地说一句中国话    阅读/点赞 : 34993/285

浮躁的世界里,请坚守你的职业尊严    阅读/点赞 : 27971/203

你根本不知道这个民族有多优秀    阅读/点赞 : 24797/208

人的最高尊严,在于他的思想    阅读/点赞 : 23407/185

照常生活,就是对不幸最好的反抗    阅读/点赞 : 11878/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