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罗富和:让语言之河澄澈明净

李香钻 中国政协杂志 2017-03-31

导语

近日,围绕民进中央提交全国两会的《关于新闻媒体要规范国家通用语言表述的提案》,本刊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第一副主席罗富和。


高尔基曾经说过:“作为一种感人的力量,语言的美产生于言辞的准确、明晰和动听。”然而,时下,一味标新立异、忽视语言文字传统的“时尚”,一些误用语言文字却浑然不觉的“无知”,在不少新闻媒体上屡见不鲜,以致流淌千年的语言之河有污染之虞。近日,围绕民进中央提交全国两会的《关于新闻媒体要规范国家通用语言表述的提案》,本刊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第一副主席罗富和。


“强国必须强语

强语助力强国”


本刊:据我所知,就规范国家通用语言表述的问题,民进中央已经持续推动了多年,请问为什么这么执着?


罗富和:强国必须强语,强语助力强国。语言文字既是文化的重要载体和基础要素,也是文化的主要内容和鲜明标志。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一个国家文化的魅力、一个民族的凝聚力主要通过语言表达和传递。民进中央之所以持续推动这个问题,主要基于两方面考虑。


一是传承民进传统做提案。推动语言文字事业发展历来是民进的优势和特色。民进创始人马叙伦先生是新中国第一任教育部部长,也是著名的语言文字专家。1952年2月5日,政务院下设“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马叙伦任主任委员。1954年10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成立,马叙伦为该会委员。他先后发表了《文字必须改革》《文改笔谈》等文章,为推广普通话和语言文字规范化鼓与呼。1994年,时任民进中央副主席许嘉璐、葛志成等22位知名人士投书光明日报,倡议语言文字管理要尽快立法。


近年来,我们接过这个历史的接力棒,就推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表达和加强推广使用的问题持续建言、不懈推动。2011年我们报送了《关于规范“双语教学”的标准解释的建议》。2013年9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开征求对教育法的修改意见,随后我们连续报送了《关于规范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表述和加强推广的建议》《关于规范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表述和加强推广的再建议》。2015年3月我们向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提出修改教育法第十二条的建议,同年6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主要领导报送了《关于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规范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表述的建议》。我们的辛苦没有白费。2014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法第十二条也已经改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为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的基本教育教学语言文字”。


二是弘扬科学精神做提案。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建言成果必须建立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为了搞好这个提案,我们共收集了419份文件,约8150万字的研究资料。我们认真研究了历史。我们发现,广义的“普通话”自古有之,从春秋时期的“雅言”、汉代的“通语”、隋唐时代的“正音”韵书,到元代的“天下通语”、明清时代的“官话”、民国时期的“国语”,最后形成新中国成立后确立的“普通话”,统一的民族共同语是“合四外为一心,联万方为一气”的“立国之要素”。


我们认真研究了政策。从建国伊始毛泽东、周恩来等确定“简化汉字、推广普通话、制定和推行汉语拼音方案”的三大任务,到1982年“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写入《宪法》;从2001年《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正式实施,再到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就传承和弘扬中华语言文化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我们都一遍遍研究、反复琢磨、吃透精神。


我们也集智聚力。在提案形成过程中得到了民进广东省委会、新疆区委会、北京市委会、内蒙古区委会,西藏自治区政协,首都师范大学、教育部语言司、教育政策研究院等会内组织和会外机构的帮助。


“我们不能不对他们

提出特别严格的要求”


本刊:与以往不同,今年民进中央的提案似乎更侧重于新闻媒体在规范国家通用语言表述中的责任。


罗富和:新闻媒体在传播信息的同时,其语言文字对大众起着引领、示范的作用。1956年,人民日报在《为促进汉字改革、推广普通话、实现汉语规范化而努力》的社论中指出,“要促使每一个说话和写文章的人,特别是在语言使用上有示范作用的人,注意语言的纯洁和健康。”新闻媒体促进国家通用语言的规范使用,对全面提高国民素质,加快经济社会发展,发展科学文化事业,增进民族团结,维护国家统一,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和国家软实力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因此,我们不能不对他们提出特别严格的要求。


本刊:当前新闻媒体在国家通用语言表述上存在哪些问题?


罗富和:一个比较突出的现象是,在播出的节目和刊登的报道中,经常出现“普通话”和“汉语”混淆使用,其负面影响是不可忽视的。“汉语”不是汉朝的语言,在维语、藏语、蒙语等民族语言中都直接翻译成“汉族语言”,在少数民族地区提使用汉语容易造成一个民族要学习使用另一个民族语言的误解,容易引起汉语凌驾于国内其他民族语言之上的误解,进而对民族团结产生不利的影响。


一是报道双语教学时用汉语教学覆盖了普通话教学。某电视台报道南疆喀什莎车县脱贫情况时,就使用了“学汉语”“学汉话、学技能”等错误表述。


二是中外教育、文化交流中翻译不一致出现的问题。在英语世界,从最早传教士来华后编写的游记、著作、字典开始,一向使用Chinese这个词,我们多翻译成“中文”,至今联合国中文网站仍称其官方语言之一是“中文”。后来有时却被不恰当地翻译成“汉语”。例如,扎克伯格2014年10月22日在清华大学全程用中文进行演讲和回答问题。他用的是“中文”,而有的新闻媒体在报道时却用了《扎克伯格汉语演讲“征服”清华称喜爱霍元甲》。


三是在对外教育和文化交流中,用“汉语推广”覆盖了中文推广。比如,国家汉办在其网站上表明主要职能是拟定汉语国际推广的方针政策和发展规划;支持各国各级各类教育机构开展汉语教学;制定国际汉语教学标准,开发和推广汉语教材。应将汉语替换为“中文”。英文“Chinese Bridge”,不少媒体译成“汉语桥”活动,确切地表述应为“中文桥”。


“新闻媒体规范国家通用语言的使用

是《宪法》赋予的责任”


本刊:对此民进中央有什么建议?


罗富和:为了进一步发挥新闻媒体的影响力和渗透力,促进国家通用语言的规范使用,我们建议:


一是贯彻全面依法治国方略,提高依《宪法》推广普通话的自觉性。《宪法》第十九条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新闻媒体规范国家通用语言的使用是《宪法》赋予的责任,要加大利用报纸、电视、广播和新媒体在全国推广普通话的工作力度,加大推广普通话宣传周的宣传力度,创新宣传形式,进一步增强各族人民对中华民族、中华文化和国家认同感。


二是在双语教学的报道中,明确双语教学中“双语”是指民族语言和普通话。双语教学是民族地区学校使用民族语言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组织教学的一种教学形式,其初衷是使少数民族学生基本熟练掌握并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本民族语言文字,提升融入现代社会生活、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人才竞争的能力,从而推动民族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近年来,我国民族地区学校的双语教学已成为少数民族地区基础教育重要的教学形式,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但在国家部委颁发的个别文件中,也出现了对双语教学就表述为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授课的教学形式。媒体发表视察民族学校的消息就经常出现表扬民族学生的汉语说得很好的误导。所以,要尽快统一双语教学是“民族语言和普通话教学”的准确表述,以免被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和别有用心分子所利用,影响社会稳定。


三是在报道对外宣传、教育和文化交流活动时,统一使用“中文推广”。采用对外推广中文教育和中国文化交流,拟定中文和中国文化国际推广的方针政策和发展规划,支持各国各级各类教育机构开展中文教学,制定对外中文教学标准,开发和推广对外中文教材等标准表述。在报道海外华侨华人有关活动时,也可以沿用海外华侨华人习惯使用的“华文”“华语”的表述。


本刊记者李香钻

本文刊登于《中国政协》2017年第6期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