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软件葛航:社区医疗可能超乎你想象

季敏华 健康点healthpoint 2017-04-06


2017年以来,跨界医疗圈里最热的话题除了人工智能,就是连锁诊所,一个是线上最热的技术,一个是线下最新的业态,“微不足道”、看不见商业价值的社区医疗依然少有问津。

 

然而,总部位于杭州的创业软件股份有限公司(300451.SZ,下称创业软件)董事长葛航不这么认为,他说,任何行业的生态圈、生态链,在链上的每个节点都有其商业价值;用匠人精神做好、做深、做强最重要。过去十年创业软件只围绕一个核心——社区医疗,未来十年此心不改。“过去20年,在大健康生态圈中薄弱的一环是社区医疗与健康管理;创业软件坚持整体布局,又在这个基础环节狠下苦功,未来十年不忘初心坚持专注,社区医疗可能超乎你想象。”

 

医改+社区医疗,重塑行业机会

 

2017年是创业软件公司成立的第20个年头,截至目前,这家2015年上市的公司在深市总市值约84亿元(截至4月5日收盘)。1997年初立之时,创业软件的前身偏居杭州一隅。当年,杭州市政府把该市医保接口信息化项目交给创业软件,由于是全国第一个做医保信息化的省会城市项目而受各地瞩目,因此创业软件走向全国。



创业软件的另一个关键机遇是2006年承接了上海市闵行区社区卫生信息化项目。时任上海市闵行区卫生局局长、现任上海市医改办副主任的许速希望把基础医疗与公共卫生在社区层面结合起来,其纽带就是公民的个人健康档案,涉及政府关注的慢病管理、卫生监督、健康管理,为此许速多次到创业软件进行考察沟通,葛航对此下了最大的决心,在闵行卫生局没有财政预算的情况下,将公司三十几人派驻上海,投入四年时间探索研发社区医疗信息化建设。“中间很多挫折,一些团队成员离开,但我相信医改的未来在于社区医疗,这就是创业软件要做的事。”葛航说。

 

2007年,闵行社区医疗信息化初步完成,50万居民的电子个人健康档案入库,这一数字到2017年扩大至200万份。以信息化为基础的“闵行模式”引起了卫生部的关注,成为当时国家医改办和卫生部的双重示范基地。此后几年内,3000多批各地政府卫生部门到闵行学习考察。

 

创业软件以此为契机,将社区医疗信息化推广至全国上百个城市,不仅覆盖了上海、杭州、苏州等江浙地区,广东、深圳等省市也全面与创业软件签订或者已在实施相关项目。“我的竞争对手那时候都在做大做强、上市,创业软件就是努力做社区。”葛航说,“国务院2013年10月文件确定的医疗产业大数据专门列出健康档案数据、居民健康卡与电子病历三项,其实就是闵行模式的成果被推广出来。”


其中,创业软件在广东中山的“中山市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建设营运项目”被称为“中山模式”。该市公立医疗机构已基本接入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并打造了居民健康门户网站、健康中山APP、预约挂号平台等应用。创业软件希望将中山项目的“项目建设+特许经营权”模式在全国推进。

 

2015年5月,创业软件在深交所登陆创业板。2017年3月创业软件公告上一年营业收入为5.49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为5189万元。

 

以家庭为核心的社区医疗

 

医疗是一个高度政策敏感的行业,基础医疗是中国新医改的盲点与难点,分级诊疗指明了改善底层体系的紧迫。而信息化是打开基础医疗效率难题的钥匙,当所有的成本、效益都在数据面前一览无遗时,动奶酪的基础医改就有了事实凭据。

 

葛航透露,创业软件花了十年时间坚持做社区医疗信息化,目前在全国范围内的市场份额居首。从技术标准而言,创业软件参与了卫生部健康档案基本架构与数据标准、电子病历基本架构与数据标准、基于健康档案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建设指南及基于健康档案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建设技术解决方案等国家卫生信息标准和规范的研发、编制。

 

葛航说,社区基层数据的互联互通已不是难题,完全不像各大医院之间的信息孤岛一时很难打破。社区医疗信息化在过去十年里,国家卫计委已悄然完成了各项标准的设定,例如电子病历和健康档案,每个家庭的健康档案都是统一的模式,后台一致,具体包括了三块数据——医院病历数据、社区医生公共卫生数据以及居民自己个人填写的健康管理问卷调查。不久的将来,基因数据也会逐步补充到这一庞大的基础数据系统中。

 

葛航认为,医疗信息化不是简单的拥有数据库,在创业软件主导的社区医疗信息化平台,社区、公共卫生系统的数据都是以个人健康档案为核心,并且能运营起来的数据体系。在这样的基础上,建云平台,以及把社区基础医疗与医院连接起来已不是难事。这与新医改的方向也是一致的。“社区医生管健康,政府管医保,以后大医院的专家就是接分级转诊的病人。”

 


此外,创业软件还参与了保险公司的发起设立。2016年7月,创业软件发布公告称拟投资金额不超过1.05亿元,参与发起设立长寿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筹)。未来将基于对社区医疗与社区医生的深刻理解,尝试适合基础医疗与家庭健康管理的保险产品,形成与保险连接的闭环。葛航认为,商业健康险一定需要线下服务的配合,纯粹互联网的方式做健康险是不可能深化和扩大规模的,“只有家门口的健康管理保险才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才可持续增长。”

 

2016年6月,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联合制定的《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正式公布,提出2017年家庭签约服务覆盖率达到30%以上,重点人群签约服务覆盖率达到60%以上;到2020年,力争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扩大到全人群,形成与居民长期稳定的契约服务关系,基本实现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的全覆盖。政策驱动下,家庭医生的远景业内都有共识,但在现实中却“叫好不叫座”。对于这点,葛航承认市场对家庭医生、社区医生的认同还有一个过程,“至少还有三年”。

 

构建中的亿家健康

 

近几年,葛航去欧美、日本、澳洲等国了解医疗行业,最终确立了未来的发展策略——健康、医疗统筹布局。

 

以患者为中心,以医院、医生为关键,是很多互联网医疗创业者的共识,但葛航并不这样想。他认为,互联网医疗的“最后一公里决战”在家庭,谁掌握了社区医生和家庭医生,谁就掌握主动权。“或者说,家庭医生才是最后能把互联网业务做起来的关键,包括慢病管理、疾病预防、儿童成长等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社区医疗。”

 

基于对行业前景的认识,葛航踏入了医疗服务的领域,并投资成立了一家由创业软件参股的健康管理公司——深圳亿家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亿家健康)。

 

创业软件与亿家健康,互为依托,互为补充。创业软件专注做医疗和公共卫生信息化建设;亿家健康专注于家庭健康服务,基于互联网云平台和移动技术连接医生和居民,总部位于深圳,上海、杭州、南京等地已有多家分公司。这一平台已聚集了全国约30万名家庭医生,五年内计划发展到50万名家庭医生。目前,试点已从上海闵行,增加到南京浦口区、浙江杭州市、广东中山市、北京朝阳区、武汉黄陂区等多地市区。

 


亿家健康的设立也与BAT大举进入医疗领域给行业带来的紧迫感有关。葛航说,BAT在C端的实力是不言而喻的,那自己的机会在哪里?“亿家还是专注于做个人健康服务,通过社区医疗服务中心做家庭健康管理,与BAT是竞争与合作并存的。”他表示。

 

葛航理解的基础医疗并非仅从商业价值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他说,做社区医疗首先是从政府的角度来考虑服务老百姓的需求。首先考虑如何为老百姓的真实需求提供服务。随后,如果老百姓在基础需求之上有增值需求,才是亿家未来的商业空间。他认为,医疗服务版块还需要至少3-5年的市场培育期,对于这块他有很大的耐心。

 

本文部分内容摘自财新健康点与埃森哲咨询公司联合调研撰写的《中国医疗信息化行业公司市场梳理报告》,该报告近期将对外发布,敬请关注。


 



作者  | 季敏华    

微信 | janejiminhua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