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苦楝树

出潼关 爆三样 2017-04-08

声音资源加载中...

文 | 出潼关

 

我小的时候,院子里有棵楝子树。与它同处一院的,还有一棵泡桐树,树高叶阔,泡桐花去掉蒂吸吮,有甜甜的味道;有一棵槐树,树干和枝条遍布结实的刺,初夏开出一串串洁白的花,是难得的美味。


无论是泡桐树、槐树,还是榆树、枣树,它们总会带给我们一些美味,因此受孩子们喜爱。只有楝树,从根到叶,从花到果都是苦的,且是结结实实的苦。生活已经够清苦了,我们从心里讨厌一切苦的味道。那棵苦楝树始终清净,没有人愿亲近它。


其实,枣树低矮且弯曲嶙峋,槐树硬刺护身,榆树干上被虫掏出洞,污浊不堪。只有泡桐树和苦楝树是干净挺拔的,而两者又很不同:泡桐树干的中央是虚空的,看上去像个浮肿的大个子,用硬物可以很轻易地扎进树干,流出充沛的水来。而苦楝树却是结实的,像它与生俱来的苦,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槐树靠近厨房,似乎是为了缩短槐花与锅的距离;泡桐树靠近临街的墙头,庞大的树干洒下一片绿荫,在墙外也可乘凉。苦楝树种在我家的房子和我大娘家的房子的直角对角线上,毗邻鸡窝和牛槽。有段时间,黄鼠狼频频夜间造访,天黑的时候,鸡不敢进窝,纷纷从房顶飞到苦楝树上过夜,这棵孤独的树成了它们的避难所。


院中的三棵树应该是同时种下的,而我却只记得苦楝树落户我家时的情景。父亲将树种下,母亲在厨房的檐下对我说:楝木是最好的,等我儿长大娶媳妇的时候,就把这棵树砍了打床。


很多年后,我去南方旅游,被导游对香樟树的解说吸引。他说,香樟木有清香驱虫之效,适合做各种箱子。按照当地风俗,谁家生了女儿,就会在院中种一棵樟树,待到樟树长到一定程度,从院外走过的人便知这家有女当嫁了,可以进门提亲。亲事成了,主家便会将樟树砍掉,为女儿打制嫁妆。尽管导游又说“这是以前的风俗了”,我仍觉得这种风俗很美,远比泸沽湖畔的走婚浪漫得多了。


那一刻,我想到老家的苦楝树。尽管它不如樟树的天生清香,甚至苦味弥漫,但因为母亲的一句话,让我将它与自己的成长联系在一起,于是有了特殊的意义。


我有时想,一个人在世上走一遭,像极了树的一生。你无法选择脚下的土地,只能顽强地向下扎根,向上生长。风雨俱来的时候,一切击打和抗争都融入在年轮里;风和日丽的时节,就沐浴阳光浑身舒展不断向上。


就像苦楝树,你看它苦味弥漫,却能开出一簇簇紫色的花来,楝花浓香馥郁,让人不愿近闻,只得孤芳自赏了。楝花落尽,结出密密的楝子,楝子只如山枣大小,肉极苦,核坚硬,被鸟儿啄下,又迅速吐出来。楝子落地后极少能发出芽来,一旦成活,便要结结实实活一回。

我家的老宅翻新之后成了弟弟的家,院子里全是水泥路面,只种了一棵柿树,一棵石榴。那棵苦楝树早已被砍掉,它没有被打制成床,或许直接被卖掉了吧。


我在网上查找资料,才知道苦楝树的花、叶、种子和根皮均可入药,楝木抗虫蛀,适合打造高档家具。然而,这种树在老家已经很少见到了,院子里种的多是果树,没有人为材质选择树种。


那棵苦楝树始终挺立在我的记忆里。我希望像它一样,安静不浮夸,同时以一个有价值的生命存在。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并转载包括二维码在内的所有内容)


⬇️点击标题阅读

【周末】爱无来生,我自珍重

【周末】举手

【周末】流行时尚消亡史

【周末】你是我人生旅途中最美的风景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