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北京城,为何容不下南锣古巷里的一家小书店?

王燕 出版人杂志 2017-04-22

今天,朴道草堂书店主人周一方一篇《谁是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被朋友圈很多人转载。这家在喧闹嘈杂的南锣鼓巷里开了九年的书店,在昨天(4月21日)被告知,书店门口要求封闭,原因是影响市容。我们杂志的微信公众号在2月24日曾对这家书店做过《朴道草堂书店:择一处静谧空间,享一份光阴美好》的报道,当时京城正值一场春雪过后,站在书店屋顶上眺望,薄雪覆盖着南锣鼓巷一带四合院儿群落,这样的北京城,让人觉得美好又安静。

“于此地,但谈风月温情,莫问帽子腰包。半卷诗书,一杯清茶,两棵古树,三五老友。”这是店主周一方给朴道草堂的定位。

2017年第一场春雪中的北京南锣鼓巷

朴道草堂书店位于一年四季人声鼎沸、游人如织的北京南锣鼓巷。然而,当你步入这家书店,却能够从中发现一种嘈杂都市中难得的静谧。

草堂中原木书架上整齐摆放着的不是畅销书,多是人文类书籍,还有不少英文原版书。这里的书全部都是书店主人一本一本挑回来的,按照四个标签分类——“美好情感”、“高贵灵魂”、“简朴生活”和“匠人精神”。这是店主周一方选书的四种价值标准:读了让人变得更美好、更善良、更文明;读了让人更热爱创造美好,更珍惜敬畏工作;读了让内心充满爱,更珍惜人间真情;读了可以减少奢华、贪婪,更加环保朴素。熟悉这家书店的人都爱称呼平时话不多,又总有一份敬畏和感恩之心的店主周一方“老周”,老周说“无论世界多么复杂,一个人应当依靠创造真实美好价值的劳动活着,拥有美好真挚的情感,安于朴素自然的生活,对文明高贵的灵魂有所追求。” 

            朴道草堂书店正门,门口这个书架如今也已被勒令搬走

静谧与光阴,走进书店自然能体会阅读的美好

高冷的喵店长每日值守,来往书店的客人都很爱讨好它

草堂的书并不多,总共只有三四百种,每一本老周都仔细阅读过,有的甚至读过5遍,才摆上书架,推荐给读者。在老周看来,如今人们并不缺少书,缺的是能打动自己的好书。他想做的便是把自己甄别筛选之后的好书推荐给读者,用书籍传递美好,作为卖书人,这是一种本分。

书店二楼是私人阅读空间,一杯清茶一本书,静享纯粹好时光店主老周为人谦卑宽厚,善于倾听,许多来过草堂的人都会把这里当做自己的书房,也会视老周如兄长草堂四季都有属于自己的格调与韵味

老周在文中写到:“九年来,书店虽小,却也招待了不少知名的客人,从像龙应台、茅于轼、野夫、余世存、曲磊磊、瞿小松、杨葵、老村、资中筠、柯文辉这样的作家、画家、音乐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很多客人把这里当作来北京的第一栖息地。一个日本老师每次来北京,都先来书店,再去宾馆住下。她说:这是我对北京唯一的惦念。”

朴道草堂店内时常举办“我和我钦佩的人在一起”半步集微沙龙分享活动,以分享与践行小而美的事物为主旨,在书店创立的“我们大家的半步集”微信群里,有个读者说“无数次路过北京,这是唯一让我有念想的地方。”

九年来,老周几乎把全部心思用来打理书店,他曾说“我从来没有奢望,一个小书店的存在会对这个浑然的世界有任何宏大的意义。我一生注定做不了大事,我只会做一些细微的小事。我也希望凭借小店的存在能让我遇到那些与我怀着同样梦想的人,遇到那些愿意甘心做一些小事、甘心做一些好事并甘心与人分享的人。”

南锣鼓巷帽儿胡同4号朴道草堂书店,曾为众多来南锣鼓巷的游客提供歇歇脚的椅子,给走进店内的读者一个安静的阅读空间,九年来,这家书店8:00开门、20:00闭店,明天呢?(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谁是杀死一个书店凶手》)



出版人杂志 
[publishers]

随性读书,认真写字

严肃活泼,偶尔脱线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关注


点击下列红色文字查看精选内容

行业2016书业年度评选出版超级新星书业年度评选翻译奖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全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出版上市公司半年报分析数字出版年度报告丨 馆配市场报告少儿出版教育出版美术出版古籍出版中南传媒新华文轩中文传媒南方传媒世纪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当当京东


阅读:《出版人》每月荐书全民阅读十周年年末书单合集高校借阅特色阅读空间公版图书丢书大作战中国最美的书海峡两岸最美的书罗辑思维十点读书中国人爱不爱读书?编辑爱不爱读书?公版著作大盘点


人物:龚曙光何志勇童健傅伟中杜乐盟童之磊成湘均阿来苏童曹文轩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