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连载】《高智商犯罪》紫金陈(第7期)

2013-09-18  每日好书推荐

悬疑大师麦家,《心理罪》作者雷米,《邪恶催眠师》作者周浩晖,网络鬼才马伯庸强烈荐读。

【内容】    

突发恶性案件,工商所员工在旅行途中被绑架,所有人员连同司机在内,全部凭空消失了。在高速监控调查中,看到了这辆商务车驶入监控,却再没有看到此车驶出监控。警方把这段高速及周边寻了个遍,始终找不到车子的半点踪迹。有什么办法能让一辆车和整车人集体在高速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案件陷入僵局,视线转移到以前的一起命案:一次聚餐中,还是这家工商所的队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毒杀。现场至少有十多位目击者亲眼看到了全过程,却无一人出来指认凶手。

全省顶尖的犯罪心理学专家高栋和美国加州大学的逻辑王子徐策各显神通。背叛、忠贞、公义、邪恶,仇杀?情杀?命案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更大的隐情!牵一发而动全身,真相归于何处?凶手到底是谁?难道真的是死神在出手?

【作者】

紫金陈,一个有态度的推理作家。2012年度天涯文学“十大作者”和“十佳作品”双榜榜首。已出版《少年股神》、《资本对决》、《禁忌之地》等。在尝试多种题材后,于2012年6月开始推出“高智商犯罪”系列本格推理小说4部:《逻辑王子的演绎》、《化工女王的逆袭》、《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死神代言人》。轰动国内推理界。

该系列本格推理作品被读者评为可媲美东野圭吾推理系列的佳作。作品专注于细节推理,全局设计宏大,文风严谨,结局总能出人意料,是创新风格的新派推理小说代表。


第7期

13

  晚上八点,高栋回到县局,简单吃了盒快餐,就去找张一昂要结果。

  站在门口看到里面的几十个刑警依旧在忙碌着,他招手把张一昂叫出来,见他低着头,显然还没结果,心里顿生不满,微怒道:“还没查到?”

  “嗯……”张一昂的表情不置可否。

  高栋冷声质问:“就两个探头,就算从1月9号中午算到1月10号晚上12点,合起来也就七十个小时的监控时长,我给你安排几十号人,从早上弄到现在,还没查出来!你当电视看也看到吐了吧?”

  张一昂不敢对视,低头小声解释道:“不……不是,监控每个时段至少有四个人看过,不过……不过不知道怎么搞的,再没见过那辆车出来了。”

  “不可能!”高栋毫不犹豫地否定,“监控查不到别克车出来,难道它自己飞回白象县的!”

  “可是……可是……”张一昂正准备分辩,想着在领导面前承认失职比争辩要好,只能道,“我已经把人员重新分成六个小组,再从头查一遍监控。”

  高栋鼓起嘴,默不作声地踱步几下,转过头道:“我感觉有点不对。”

  “什么不对?”张一昂不解。

  高栋掏了两支烟,一支给张一昂,一支自己点上,深吸了口,道:“以往大范围查监控的工作做了很多了,这类工作经验很足,似乎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过去有些案子的监控光线条件差,最后还是找出来,抓到嫌疑人了。这次光线条件非常好,每段监控分别交给四个人看过,不太可能还会看漏吧?”

  张一昂也点头:“这次我也觉得奇怪,按道理早该查出来了。”

  高栋点了下烟灰,低声道:“这种绑架一车人的案子我从警至今也没遇见过。对了,下午查了别克车的高速通行证,通行证显示没下过高速。现在监控里也查不到别克车出来,有没有可能是别克车开上了一辆货车,直接运出去了?这样连通行证没下高速也能解释了。”

  张一昂否定这个猜想:“服务区是客货分离,监控中看到别克车开进客车区域了,客、货两个区域之间有绿化带和铁栏杆隔开,并且有保安一直在引导车辆,不会允许大货车开进客车区的。”

  “先别下定论,人为管理容易有纰漏。要把别克商务车装进货车里,中小型货车当然不行,你要查监控,看是否有大型集装箱货车或者半挂车开进别克车所在的客车区。”

  张一昂点点头:“好的,我马上重新安排一下工作。”

  “嗯,”高栋想了想,又道:“你确定服务区没有另外的后门直接通到高速外的?”

  “我们问过服务区负责人关于服务区的整体情况,从对方的介绍来看是个全封闭区域。”

  高栋思索了一下,道:“好吧,暂时就先这样,你们再辛苦一下,明天上午一定要有个结果。”

  张一昂应了声,又问:“老大,你们刚才新发现的那具尸体可有什么线索吗?”

  高栋摇摇头:“具体情况老陈还在查。不过这案子到现在,越来越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了。”

  “怎么?”

“刚刚发现的被害人是工商所里的唯一一名女性朱梦羽,死的地方离车子直线距离不到两公里,初步判断死亡时间,也是1月10号晚上。按道理,凶手既然要杀她,直接杀死在车上就行了,拉出车外杀人,通常是为了性侵犯,但老陈说了,死者生前没有遭遇过性侵。所以这里面有个矛盾点。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还是在你这边。只要监控有结果,凶手马上浮出水面。”



14

  高栋刚回到办公室,李卫平就找上门来,神色匆匆。

  “什么事?”高栋略感疲惫地问了句。

  李卫平皱眉道:“工商所一帮家属找上门了,现在马局在会议室安抚,马局通知了县里的主要领导赶紧过来,等一下一起给家属做思想工作。不过家属说要见你。”

  “见我?”高栋冷哼一声,“见我干嘛?不见!”

  李卫平为难道:“他们闹得挺凶的。”

  高栋不满道:“不是说了让你们暂时先告诉这些家属是车祸吗?具体怎么安抚,你们县里商量着办呀。”

  李卫平露出一张苦脸:“本来通知他们是车祸,他们虽然不信,但我们说一切正在调查,很快会出结果,他们也只好等着。今天朱梦羽尸体挖出来了,结果这些家属知道了,完全不信是车祸的说法了,还打听到省厅派了你这位领导来督办,知道你是刑侦总队的,车祸的说法藏不住了,他们都知道是特大命案,就一起闹到县局要讨说法。”

  “讨什么说法?人又不是我杀的,也不是我们已经知道了谁是凶手故意不抓,讨个屁!”每个领导都最烦别人讨说法这种事,高栋自然不例外,冷声问,“我一早就说了案情要保密,给我查,谁透露给家属的?”

  李卫平道:“都是县城里的人,这事我们保密再严,迟早也会被他们知道。而且车祸出在这条封闭的老公路,他们也不信。”

  高栋无奈皱着眉,道:“你和马局商量一下,再找你们县领导说明情况,这案子影响恶劣,无论如何要压下去,决不能让家属闹开来。你们县的维稳工作,我不方便参与,我也没权力替你们拿主意。有问题直接请示市政府,或者省政府。”

  “可是……”李卫平看着高栋一副敷衍的样子,深知他半点儿都不想过问这事,但高栋要求把事情压住,实际上显然不止是高栋一个人的要求,所有上级领导都希望把这事压住,具体怎么压的工作,领导们都不会有兴趣参与的,只能由他们县的地方政府想办法了。想了想,只好道:“好吧,我找马局和县领导再去商量。”

这种案件以外的事让高栋感觉很麻烦,比查案还要麻烦。


(未完待续)


连载由出版社或作者提供,只提供一部分。

小每微博@每日好书推荐(新浪的),每天有赠书活动。

——————————

小每:每晚十点发一条,有时发送时间要比较久,十点还没收到,请回复1即可阅读。

回复1或2或3可以阅读最近的三条。

回复100可以阅读我收藏的书单。

回复200可看连载目录。

回复300可以看书店目录。

点击右上角小人图标可查看历史文章。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十点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