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点儿的喜欢应该是能持续很长时间的

新世相 2015-10-11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2 篇文章

读到这篇文章的,也许有很多是新读者。但今天这篇文章,是给“世相”老读者的。写在世相被封的一个多月之后的7月份。想了想,还是把它发出来。

在读文章之前,我能不能请你们帮个忙?假如你认识身边某一个读过世相的人,把这篇文章发给他或她。每一段关系发生,都要经过复杂离奇的偶然,我想有些人会再也不知道新世相的复活。说不定你们可以帮着重新实现这些偶然性。


以下是正文:


世相停掉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人们是多么容易说出“你对我很重要”这种话。语言会给心理加码,说出的语言又绑架心理,当你这样说了,你会不好意思承认其实并不是那样的。

很多痛苦都起源于此:起源于那些被匆忙说出口的热爱。

是的,世相读者们,你们对我没有那么重要,反过来,我想我对你们也没有那么重要。

这段时间,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来思考跟世相读者的关系。过去两年里,我几乎从未间断地跟你们对话——微信公众号提供了一对一的关系,每篇文章,我都是想着是给一个人而不是一群人写。当然,这个人面目一直是模糊的,动态的,但也正因为这样,它是迷人的,它有所有人的气质,但跟每个人都不像。不可总结、还有悬念。

所有关系最开始都因为有悬念而美好,最后又因为悬念被解开而失落。

没有深交过的人,总会有一些自以为是的重视,大家使出浑身解数把最好的一面显露出来。当决定进行一次长远的交往时,会以为未来比现在更好。

世相停掉之后,我觉得失去了特别重要的东西。一个永远没有办法再互相找到的人,总让人不停想起来。所有被突然掐断的关系,都会得到比实际情况更大的遗憾。但这些天里,我照样在吃喝、工作,认识新的人和规划未来的生活。

我的确有把自己的一大部分才华贡献给了世相,说我不用心,那真的太不公平。你们也的确把很大一部分认真的重视给了世相。

但我最终意识到,我其实并没“那么”想念你们。这是要有勇气才能说出来的。

我不想骗人说,世相的读者是对我最重要的人,或者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我们都是彼此生活的构成元素之一,也许是重要的元素,我给你们带来了一点见解,一点安慰,你们给我带来了鼓励和信心,以及非常珍贵的关注。这样刚刚好。但也得坦白说,其实你们经常任性霸道,反复无常,忽冷忽热,我也在天天算计,自以为是,沾沾自喜。

我只考虑我自己喜欢什么姑娘来选择封面照片,只根据我的心情来取标题,偶尔有好朋友的文章,我就想推荐给你们,不管你们喜欢不喜欢,你们留言的时候我也会看看是不是说得好听,来决定要不要回复。

有几天晚上,我的确看完了后台的上万条留言。但这件事也一点不值得感动,因为我是在沾沾自喜——所有热爱都是自私的。我在意你们从未超过在意我自己。我很高兴我说出来这一点,也希望你们同意到这一点。

我知道做到并不容易。说真的,听到一个人说极为在意你,谁会不觉得温暖呢?承认更爱自己并不容易,要经历很多事,学会很多甄别。我也是在这些天里,才觉得有勇气坦诚地说出这些话。

因为当彻底失去联系后,我才敢试着不用在意你们的感受,说一些真实的想法。我想,如果能就这一点达成共识,我们会拥有更自由和更亲密的关系。

因为,彼此胁迫一定不是好的生活。我们之间如此,在漫长的生活中,也许我们和别人也是如此。

一个人要很多次误以为热爱一样事物胜过自身,才可能慢慢回过味儿来。只有当一个人是因为对自己的热爱而热爱别的人或事物,这种热爱才有基础,才不会突然消失,才说得通。

假如你身边恰好有个人,他或她告诉你,他对你的热爱超过了他自己,你也一定要当心。如果你有一天,发现自己对某个人或某件事的迷恋超过了对自己的热爱,你也不妨再想想。

希望世相跟所有你们身边的事物一样,对你们来说一直都是值得喜欢、但又没那么重要的东西,因为,轻松的喜欢应该是能持续更长时间的。


题图,也是新世相的头像来源:油画《LADY GODIVA》




倡导有物质基础的精神生活

文章兼顾见识与审美

也许长,但必定值得耐心阅读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家的自媒体组织“文艺连萌”发起者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