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系长者脸”是一张什么样的脸? | 认个人

博客天下 2015-10-22
老干部把衬衫扣子系到了顶,少女们脱下了自己的衣。


文:泰斯叔叔

编辑:巴依依


娱乐圈的潮水是被一大群女粉丝们改变的。现在,以“禁欲系老干部脸”为标志的男演员正取代“小鲜肉”成为她们的新宠。


出演了《琅琊榜》、《伪装者》的三位搭档胡歌、王凯、靳东是公推的代表。胡歌在《琅琊榜》里饰演的“江左梅郎”梅长苏,从头到尾裹着厚厚的衣服,没有秀肌肉也没有“霸道总裁”的招数,却还是俘获了少女们的心。推及海外,英剧《神探夏洛克》中的“卷福”本尼迪克特,以及最近大婚的日本“国民男神”福山雅治也是以“扑克脸”完胜的翘楚。


面瘫是“禁欲老干部脸”最重要的特质——鲜少有表情,没有夸张地大笑、更不可能在兵败将亡时吓得坐在了地上。他们几乎任何时候都有泰山崩于前后左右而面不改色的本事。台词不多,适度沉默。


这样就不好了


这类演员基本上都拒绝传统的浓眉大眼。水灵灵的大眼会自带萌感,削弱冷峻的扮相,但眉毛一准的锋利,肤色白。最关键的部位是嘴唇,一般不会太厚或者丰满。面相学上认为,嘴唇薄的人更理智和寡情。帅是必须的,不过可以不拘一格,不能太漂亮和亲切,小姑娘看到就想喊“Yami”却怎么都不敢扑上去才到位。


网友将这样一张脸总结为,“话少面瘫表情冷,眉目犀利刻骨刀”。


霍建华被认为是“禁欲系老干部”风格的鼻祖,今年夏天火起来的修仙类电视剧《花千骨》正式为他打响了这个名头。霍建华在里面饰演的“长留上仙”白子画,身着白衣,水光溜滑的黑发垂坠至肩,除了偶尔深锁眉头,很少再牵动脸上其他肌肉。这位“尊上”住在与世隔绝的宫殿里,甚少台词,号称“谈话终结者”。



霍建华在《花千骨》里饰演的“长留上仙”白子画


这么多年,戏路变了又变,霍建华终于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一种。最初演《海豚湾恋人》这样的都市言情剧时,他的角色还总是被设定为痴情女主的奶油小生,这类角色的演技要求是所有的内心戏都写在脸上。扮演《仙剑奇侠传三》里的徐长卿把他推上了“天涯四美”的神坛,这个角色已经开始将儿女私情让步于天下苍生,有着清心寡欲的“仙”味儿,同样的路子在《花千骨》里的白子画达到巅峰,“原来华哥这么帅”,很多人为这张“扑克脸”路转粉。


这类角色出现时的衣着打扮也很有讲究,不论是白衬衫还是汉服,都要穿得一丝不苟,领子上的第一粒扣要系严,皮肤尽量少露。


早年内地的禁欲系代表陈道明,就经常以一件黑色高领衫和一副金丝或圆框眼镜示人,这后来几乎成为80、90年代禁欲系男神的标配。



陈道明是目前为止走禁欲系路线最成功也最持久的男演员


和陈道明同时代的男演员大多都是浓眉大眼,比如唐国强、郭凯敏以及后来的濮存昕,那时候流行的是自带正义感的“大义凛然”脸,体格也大多肩宽体阔。


左:唐国强年轻照片;右:唐国强饰演的毛泽东



左:《庐山恋》中的郭凯敏;右:郭凯敏在热播剧《虎妈猫爸》里演赵薇的“老公公”


戴眼镜和“禁欲系”没有必然联系,有些气质不符合、眼睛太小的男明星就长成一种类似“斯文败类”的脸,这样的扮相总让人想起心怀叵测的“坏叔叔”。



左:吴启华;中:陈启泰;右:林志炫


禁欲系的演员身材无需强壮,赢弱一点也无妨。霍建华在《花千骨》里演的白子画“六界武功第一高”,但不以八块腹肌取胜。




胡歌在《琅琊榜》中饰演的梅长苏身中火寒之毒,面色苍白、腰身不盈一握,却好像一下握住了观众的心。


能够用角色俘获人,“老干部”们在戏中的角色一定不惹人讨厌。他们一般都是剧里的正能量担当,很少和异性过从甚密或者关系复杂,却总为兄弟两肋插刀。王凯在《琅琊榜》里扮演的靖王因为替兄弟鸣不平而被父王冷落了十二年,但无论面对再多的薄待也不忘初心,“我并不在乎世上的人怎么看,可是死去的人应该也是有英灵的,我不想让他们看到这样一幕……”



无论是白子画还是梅长苏、靖王,都是深沉内敛的心性,对个人感情尤为如此,这些角色以不食人间烟火的姿态,拥有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的定力,面对感情却总是一副可有可无的样子,幽意内敛。


胡歌在《琅琊榜》中饰演的梅长苏有自小定亲的未婚妻,两人却几乎从不谈爱;陈道明在《围城》里扮演的方鸿渐本身就是一个被婚姻弄得一地鸡毛的人;靳东在《伪装者》里的角色心思深重,对最亲的亲人也不敢表露真正的心意;王凯在《琅琊榜》里扮演的靖王甚至从没有一位心仪的女子。至于日剧《神探伽里略》,多少人冲着看福山雅治和女主角谈恋爱去的,却也只能拾起一丝暧昧涟漪。




不表现爱,却不是没有爱。隐忍克制正被越来越多的人视为美德,这可能也是这类角色对女观众来说最有的吸引力的地方。她们相信,把深情藏于胸间而不轻易外露的人,才会对感情视若珍宝,这让人心中一动——也许自己也能被如此对待。


另一种说法认为,对于“禁欲系”的偏爱,源于女性对男人守贞的需求,她们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在人前正人君子,只对自己风流一场。观众喜欢的是“非卿不可”,是对除自己以外其他所有人的那种禁欲。



所以女观众宁愿脑补剧中的男演员们之间的“超友谊”


不光在戏里保持八风不动,几位演员本身被视作“禁欲老干部”,也因为自身的生活有一些寡淡气质。


在社交场合中,这可能会被认为是不合群。但是在模式固定、人物性格鲜明的电视剧里,极端化很容易为脸谱化的角色加彩、描红,甚至成为一个引人注意的标签。而演员的真实性格,在明星光环和角色加持下,被保护起来得到原谅。


据说霍建华被“娱乐圈纪检委”风行工作室跟了3个月,最后只发了一篇《霍建华街头吃冰淇淋,摘掉面具做自己》的文章。


歌手李健却是少数几位凭借日常作派就收获“老干部”殊荣的明星。客观上说,李健并不是标准的美男子脸,鼻子不挺眼袋明显,“寡淡”脸却给他沉静气质。


这位清华理工男自出道开始,就喜欢穿衬衫和T恤,冬天围着“五四式”围巾,脸上很少有大开大合的表情,轻皱着眉头,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他在参加节目时说了一堆“冷笑话”,却因为沉着自得的表现,让人觉得他展现的是幽默和智慧。



“我不是禁欲,我是节制欲望,和尚才是禁欲气质。禁欲是没有意义的,克制欲望是对的。”李健曾说。


几乎每个“老干部”男星在生活中都有几个处级干部的习惯。霍建华多次被粉丝目睹身着背心和大裤衩在晨间爬山。有人则会在遣词造句上讲究,比如李健管自己的歌迷叫做“我的听友们”,靳东管粉丝叫“戏迷”,后者还经常在微博上用繁体字发24节气和方言段子,并养成了一种双手叉腰,挺胸抬头眺望群山的拍照站姿。




再正宗一点的“老干部”还会带有远离现代社会的特点。霍建华不用社交网络,李健在参加《我是歌手3》时,被披露还在用蓝屏的64和弦手机。这种远离可能会带来信息的鸿沟。《我是歌手》工作人员当面称李健“呆萌”的时候,差点引起李的不快,以为这是在骂人。霍建华曾因为粉丝说自己是“吃货”,伤心得眼睛都红了。


然后有人说你是“吃货”

一说“货”就是(不好的词)

我姓霍 这不讲了

人家骂你什么

都是用货来形容的

其实我很伤心的

我非常伤心的

你们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伤心

我写了一封很长的信

给那个影迷

我说请你帮我转发

我说我也是人

我也要吃饭

我一个人单身

我没有家人

家人不在我身边

我妈没有办法做饭给我吃

为什么要用那种

我觉得那个形容词不好



也许几位“老干部”自己都没有想到,正是这种因远离社会产生的疏远感,一步步把他们拉进了热搜榜。看惯了大红大绿的繁复铺陈,也需要青山远黛的极简风格来洗洗眼。在小鲜肉“横流”的娱乐圈里,老派、严谨的作风清晰地提供了一种“反差美”。


不过没有人爱“老干部们”永远冷着脸,嬉戏后的认真、木讷里的深情,面瘫10集后的展颜一笑,才是在社交网络上、电视剧播完后真正俘获人心的最后一击。




与“禁欲老干部脸”对应的,是一种充满情欲的脸,套用“二次元”的说法,叫“工口脸”。“工口”是日语“情色”一词的形译。日本的很多男演员都走这种路线,比如日剧《昼颜》里的男主演斋藤工、成宫宽贵、混血男星成田优等。




他们的长相并无一定之规,却都涌动着挡不住的荷尔蒙。共同特点是嘴唇形状更丰满,唇色饱而亮,斋藤工上嘴唇就非常宽厚,连自己都承认这是他“最性感的部位”。不论拍戏还是写真,“工口脸”男星更喜欢微张着嘴唇,翘起嘴角,挑着眼直视镜头,眼神里都是钩子。


他们在戏中的角色常常感情丰富、性格开朗。斋藤工在《昼颜》扮演的生物老师,因为迷恋上一位有夫之妇而出轨。成宫宽贵的标志角色则是热血而长情的青年。


这是一种长盛不衰的星路,某种程度上说,“禁欲系老干部脸”打破的正是这种“性感垄断”。“工口脸”男演员的受欢迎,代表了受众最本能的欲望和冲动——俊脸美胴。黄晓明、李晨纷纷用晒肌肉传话:原始欲望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这可能是大多数明星不顾受众口味,坚持健身、美颜的动力。他们明白,观众喜欢禁欲扮相,喜欢的也许只是一时的角色塑造或久违的新鲜感,但性感、健美才能将喜爱直接链接自身,经久不变。


说到底,不论是老干部还是“工口脸”,都不是一咬唇、一锁眉就能办到的。在“颜好哪儿都好”的风潮里,今天的“老干部”性感转型,“工口脸”绷起脸演戏,一样会被人喜爱推崇,只不过是换一种标签。


关键还是,他们够帅。

彩蛋



附真正的“禁欲系老干部”一张






文章首发于《博客天下》新媒体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