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 见证者从地狱归来

南方人物周刊 2015-10-22




见证者从地狱归来

|绿妖 编辑|翁倩



《琅琊榜》的胜利也是价值观的胜利。在扶保明君、国仇家恨的大主题下,最终的落脚点很小,“情义千秋”,正派人士因相信情义而聚,蔑视情义者永远折于情义。“明君”因其执着情义而人心所向,并不试图展开政治伦理学探讨何为“明君”。牺牲了人性进一步的复杂,而换取这样简单而光明的价值观,因其简单,所以坚固,让人有安全感



《琅琊榜》是古装偶像剧,却以正剧手法制作,是杀鸡用了牛刀;融夺嫡、权谋、武侠甚至隐隐的耽美于一体,有国仇家恨、扶持明君、振兴山河等庞大命题,但其核心落在小巧的“情义千秋”,而获得各个年龄层的认可,成为网络播放近60亿次、阖家收看的国民连续剧,现象级作品。




《琅琊榜》的胜利是细节的胜利。正剧的共同属性是主题严肃、制作手法严谨。可怕的是,这个制作过“零差评”正剧《北平无战事》的团队,这次把做正剧的严谨拿来做一部偶像剧,“导演组全是丧心病狂的处女座”的呼声高涨,弄到各位导演在采访中不断解释:并不是处女座……


所有服装都右衽,男子服色按地位越来越深,成年男子皆束发结髻,士子皆佩玉于身体前侧、并依身份场合材质不同……剧组邀请研究古代礼仪的团队担任礼仪指导,服饰靠近唐朝之前,建筑为唐风,道具卡在宋朝,保证了服饰道具的严谨。



《北平无战事》海报


如果说服饰道具的严谨是画皮,动态的人物细节则是画骨。不说大受赞誉的主角演技,训练到后来,扮演管家黎刚的演员(副导演王宏),已养成看到靖王与长苏交谈就退后的习惯;比如殿外8个太监迎门跪成45度,皇上出来,第一组即缓缓跪正,再全景时8个已全跪正了。看时暗呼变态,谁会注意这些脚边匍匐的群众演员?也要调教到这个地步!即使一开始8个太监就跪正了,也没有问题,那么,为什么要费心思抠这些脸都不露的群演的戏?因为这样就有了动态。不是主角在麻木的群演中行动,群演动起来,空间活了,戏才有了日常生活的底色。建立在日常生活朴素底色之上,爱恨情仇、风云变幻才有真实感。正是下笨功夫抠细节,和雷人偶像剧相比,它有了质的飞跃。


最后是审美。《琅琊榜》赢在古风之美,不仅是其水墨意境,更有创作者对传统之美的理解和坚持。“中国古人的传统个性中,尤其是士绅阶级,讲究的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说话做事是节制有度的”,所以色彩节制。影像古朴,美术和服化不用艳色,梅长苏服装多为青白灰蓝,面料弃绫罗而用棉麻,和其他古偶剧亮瞎人双眼的配色相比朴素之至,古代士子的高洁气质却展露无遗;“有所为,有所不为”,太子与誉王争相结交长苏、相互贬低,旁观几位公子皆面露不自在,视为粗鄙。视权势为俗物,不为党争折腰,这才是世家子弟风骨。而太子和誉王那场几乎是这部戏中最“粗鄙”的段落了。最有资格歇斯底里的景睿,长亭告别时表现的豁达宽厚令我动容,终于有一部偶像剧大部分人都明辨是非,不胡搅蛮缠,某些时刻还表现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丰采。



《琅琊榜》赢在古风之美,不仅是其水墨意境,更有创作者对传统之美的理解和坚持


《琅琊榜》中男人之美是东方的冲淡之美,而非西式肌肉男的力量之美,其力量感来自人格,是“舍身取义”的士之弘毅。有时恍若看到《世说新语》中人物,萧萧肃肃,爽朗清举。古风古韵重点不是视觉上的东方元素,而是中国文化中推崇的到底是什么。画皮容易,做到骨清神秀难得,做到这一层,观众自然会认,因为这是血缘里的文化,仿如重逢一个多年不见的亲人。


它让我想起曾是礼仪之邦的我们,怎么变成如今电视上为鸡毛蒜皮吵闹而不以为粗鄙,拜金而不以为粗俗。


《琅琊榜》的胜利也是价值观的胜利。在扶保明君、国仇家恨的大主题下,最终的落脚点很小,“情义千秋”,正派人士因相信情义而聚,蔑视情义者永远折于情义。“明君”因其执着情义而人心所向,并不试图展开政治伦理学探讨何为“明君”。牺牲了人性进一步的复杂,而换取这样简单而光明的价值观,因其简单,所以坚固,让人有安全感。


是“情义”而非现代意义上的“正义”,古代之“义”,义气、道义为先,作为一部古装剧它并未突破封建社会的政治观,梅长苏慷慨说出“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已是此剧最先进的国家观念。别笑人家落后,直到如今许多人也未必有这样的见解。



以正剧标准衡量,《琅琊榜》仍是一部偶像剧


好人的手上没有无辜者的血。反派要从牢里换出问斩官二代,找个相似者便是;梅长苏换出誉王妃,用的是一具女性尸体。即是说,制作者对此是自觉的。这是现代文明角度的自觉,是对的。


当然,以正剧标准衡量,《琅琊榜》仍是一部偶像剧,梅长苏不可一世的帅美出场,脚下小舟无桨而行,是牺牲物理真实,衬托主角炫酷狂拽;反派不堪一击,是牺牲戏剧冲突,衬托主角算无遗策的智商碾压。我个人定义的偶像剧是会让观众产生强烈代入感,有和主角谈恋爱的感受,所以许多人形容看完此剧“犹如失恋”。主角耍帅是偶像剧天然属性,无法修改。而逻辑破绽一旦洞开,大部分偶像剧即放任自流、向雷人剧一路狂奔,因为就低容易,求真太难。此剧难得之处是在逻辑洞开之处坚守,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收复真实感,终于守住一条严谨制作底线。


几年前,我任职一家影视公司做文学顾问,当时流行抗日神剧、于正雷剧以及婆媳斗剧,大家都觉愚蠢,“可是观众就吃这一套”。精心制作是在冒险,迎合粗俗才能成功。


朋友说她父亲看了《琅琊榜》后,再看他往日喜欢的抗日神剧,完全无法忍耐而牢骚不断。而这正是此剧的意义,它的胜利是良币驱逐劣币。这部剧用牛刀杀鸡,做不白痴的偶像剧,观众买账了,观众并不蠢。剧中反复强调,不管风云如何变幻,但持赤子之心便能始终,相反,弄权者皆死于斗争。而现实中,侯鸿亮、孔笙、李雪也颇有赤子之风,该团队执导过《北平无战事》,叫好不叫座,被业内人士称为“一曲谈着理想主义的市场悲歌”。精心做的剧不叫座,没关系,换个类型,仍然诚意不减,这样的人,才有傲气说《琅琊榜》只是保持了正常水准。而这样浩然正气、热血满怀的故事,虽然让年轻人嘀咕“现实中不可行啊”,却无论如何也是价值观的明亮坚持。



《琅琊榜》的胜利也是价值观的胜利。在扶保明君、国仇家恨的大主题下,最终的落脚点很小


市场被这样的良币占领,总胜过为教人厚黑、争斗、权诈的电视剧占领。


追看《琅琊榜》的同时,我在看《曼德施塔姆夫人回忆录》,这两者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在我心中叠放,同是一份地狱归来者的证词,不同的是,后者告诉我们,你绝对无法让一个暴君认错,所谓的翻案只能等到暴君死后,而代替他的,也不过是另一个版本的暴君。因为在一个专制的体制中,领袖必须成为暴君,方能克制住这位置的反噬。


这,大概才是真相,才是《琅琊榜》中皇上告诉梅长苏的:“景琰登基后,也会变成我这样。你要的天下,我给不了你,他,也给不了你。”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