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暴跌背后:伯南克与周小川角力中国式钱荒

华夏时报 2013-12-23

《华夏时报》已经入驻搜狐新闻客户端、腾讯新闻客户端、网易云阅读、ZAKER以及VIVA畅读,欢迎在各个客户端订阅《华夏时报》!

  金水


  周小川终于下了决心放出了2000亿元,一场类似6月份的钱荒暂时被化解。银行有央妈管着,股市却成为没娘疼的孤儿,每一次都是银行得病股市吃药。A股已经连续两周下跌,上周沪深指数跌幅扩大到5%。建设银行、中信银行等权重股蹊跷跌停,被空头利用,恶意做空,带动大盘恐慌性下跌。


  这次帮助中国央行松开阀门的是美联储伯南克,美联储决定缩减100亿美元QE规模。QE退出虽然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但毕竟有了实质性进展,这正好赶上中国银行间市场岁末流动性紧张的时刻,上海短期拆借利率直线上升;银行违约传闻不断,银行等权重股做空力量瞬间爆发。另一个让股市受伤的消息不是资金,而是供求关系。一位投行人士透露,深交所创业板首发办法将修改,取消业绩连续增长的要求,高科技和互联网公司可以不盈利上市,条件是收入超1亿元,挂牌新三板一年以上,同时,科研投入占收入连续三年达到10%。创业板降低门槛和新三板扩容给投资者带来心理上的压力。


  美联储退出QE并不是一件坏事,中国央行长期构筑的流动性大坝可以松动了,并开始准备泄洪流动性堰塞湖。过去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主要是应对美元泛滥和热钱涌入,如今美元有退潮的趋势,中国央行需要考虑下一步如何调整的时候了。


  长期以来,央行一直受流动性内涝之苦,海外资本涌入需要央行不断对冲,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中国实施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超发的货币已经很多,货币余额达到100万亿元,外汇占款余额达到25万亿元,占货币余额的四分之一。最终看得到的结果是,存款准备金率创下令人仰望的“中国高度”,外汇储备是另一座珠穆朗玛峰。美元贬值和零利率让这些巨额资金逃到中国,享受着高利率和汇兑收益,而我们自己却无时不担忧巨额外汇储备的缩水。


  裸泳者已经开始露出水面,巴西、印度和印尼等国家已经出现货币贬值和资金外逃的问题;中国问题刚好相反,美联退出QE刚好减轻了中国央行的压力。美联储缩减QE规模距离退出量化宽松,结束零利率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不过,今后央行开闸放水的动作会不断发生。


  央行货币政策回归正常效用,人民币适度贬值、降息和降准这些政策组合工具逐渐会有施展的空间,资金成本的水位降低,对中国实体经济和股市都是非常有益的。日本的“安倍经济学”使用过类似的工具对冲推动了经济和股市复苏,前提是通胀不会轻易上行;而短期内QE退出和美元的走强一定程度上会压制全球通胀。


  估计美联储将花不到6万亿美元的代价换来美国经济的复苏和美国股市的牛市。美联储已经买了5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抵押支持债券,这个规模已经接近中国GDP的规模,美联储如果继续购买债券,债券市场也会因为美联储操纵而失去流动性。可以预见,美国国会债务上限谈判接下来也会比较顺利,因为美联储已经缩减购债规模,美国债务扩张必须受到限定。考虑到未来美联储出售债券带来的冲击,美国的债务问题只能在经济复苏增长中不断消化,目前还看不到解决的出路。但至少目前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复苏还是比较满意的,接下来的重心可能转向关注通胀。


  中国是全球钱最多的地方,也是资金成本最贵和经常闹钱荒的地方,这样一对矛盾只有通过本币市场化才会逐步得到消除。人民币利率市场化改革步伐比较快,而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比较慢,是形成利率价格的飙升的一个重要原因,人民币升值预期稳定,热钱还在涌入,央行一直不敢松阀门。尽管实体经济回报被人民币升值和通胀蒸发,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和影子银行,推高了整体利率水平,股市受伤最深。


  中国货币政策继续紧缩没有空间,宽松的余地却很大,而且工具很多。人民币利率和汇率市场化后,央行敢于放水让资金成本降下来;而外部QE退出之后,美元升值,人民币可能适当贬值,热钱不可能再同时享受到无风险的利差和汇兑,跨境利差收益变窄,人民币汇兑风险增加,一部分资金可能会考虑撤出,至少房地产可能不会因为降息和降准继续飙涨。还有很多显性的收益,中国的外汇储备受冲击不会太大,还能享受美元升值带来的收益,央行不用再为存放仓库的20多万亿存款准备金支付利息。


  一旦美国经济强劲复苏,一般情况下,全球将开始一个低通胀高增长的时代,很显然,目前还看不到这样的前景,超级宽松货币政策的病症还不知道哪一天爆发。


  中国和美国是全球经济的两个优等生,美国是天资聪敏,而中国靠天道酬勤,中美两国的良性竞争有利于全球经济的繁荣与和平,双方共同经济体利益最大,中国是美国国债第一大外国买主,而中国100万亿货币余额四分之一来自外汇储备。双方的货币政策互相影响,周期也不完全相同,经常是美国紧缩的时候,我们宽松,美国宽松的时候,我们紧缩。背后与全球巨额的避险资金流动有关,全球资金市场是统一自由流动的,但监管是各国分散监管,缺乏类似世贸组织之类的全球统一监管组织,造成全球经济波动加大,金融危机经常发生。美国货币政策迎来走向收紧的第一步,而中国开始走向再宽松的第一步,在一个美元逐渐进入强周期的时代,包括A股在内的全球市场格局正在重新洗牌。(作者为本报编委)


文章首发华夏时报网:

http://www.chinatimes.cc

华夏时报官方微博:http://weibo.com/chinatimes001

欢迎收听华夏时报官方微信:可在微信公众账号里搜索chinatimes或者华夏时报进行添加!点击头像,即可浏览历史文章!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