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那些即将消失的记忆

吴月泽 中国产经新闻 2014-08-23

日新月异的不只是城市的面貌,还有城市的生活,似乎每天都有新鲜的事物出现,让我们有些应接不暇。新事物的出现总是能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便利和高效,却也有一些曾经时常在我们生活中出现的人与物伴随着新事物的兴起而逐渐被我们忽视与淡忘。也许有的终将会消失,成为我们关于旧时的记忆;有的则以新的形式再次进入我们的视野。

“板儿爷”是老北京人对骑着三轮板车帮人拉货者的称呼。夏天搬两袋西瓜,冬天运点蜂窝煤、大白菜,早先穿梭在胡同里的“板儿爷”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方便。如今,人们大多住进了楼房,汽车也越来越普及,拉不多又跑不远的“板儿爷”们渐渐没了生意。但火起来的北京胡同游却让新“板儿爷”们受到了欢迎,游客都喜欢坐着人力三轮车游览北京的胡同街巷,一路上听着“板儿爷”们说着老北京的故事,老“板儿爷”失去了市场,新“板儿爷”变成了导游。

近日,北京72家报刊亭一夜之间被拆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曾经的城市文化符号,如今成为了拆除的对象。原来人们到报刊亭是去买一份报纸或者一本杂志,现在路过报刊亭,人们停下脚的原因多数是为了买一瓶饮料。

曾经,在城市的繁华干道,IC卡公用电话可说是“标配”,在手机还未如此普及的年月里这种公用电话为人们带来巨大的便利,IC电话卡也曾是热门的收藏品。而现在,IC卡公用电话大多成了摆设,话机上布满灰尘,已经很难看到使用它们的人。虽然就话务量而言,IC卡公用电话已经到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但因为IC卡公用电话还是可以不受时间限制地为人们提供应急通信帮助,还可以免费拨打110、120、119等应急求助电话,所以很多公用电话还一直存在着。很多地方也在对IC卡公用电话进行改造,希望公用电话亭在外观上更加美观,并尝试提供WIFI服务。

一辆三轮车便可以装下一个剃头匠老李的全部“家当”,两张折叠椅、一块镜子还有几把理发工具。曾经每日走街串巷为人们理发的老李,如今也只有周末才会在公园摆起他的便民“理发店”。街头手艺人们正在远离我们的生活,剃头匠、磨刀匠、锔碗匠、修伞匠……

买唱片来听歌似乎已经是件难以理解的事,每个人的智能手机或MP3里可能都存着上百首歌,但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下载的歌曲可能存在盗版问题。实体唱片可以被更好的音乐载体所替代,但却不应该输给盗版。

将写好的信装入信封,贴上邮票,投入邮筒,期盼对方早日收到信件,这样的通信方式,似乎应该属于上个世纪。现在的人们平时用手机、电脑交流,有重要事情就发电子邮件,写信寄信被认为是既费时又费力。写信寄信的人少了,路边的邮筒也变得有些落寞,但邮筒属于城市公共服务设施,它的服务效益要高于经济效益。所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邮筒还是会继续“站”在那里,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务。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