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男性掌控女性的身体,居然有些国家仍在对女婴实施割礼

蒋珮伊 别处World 2017-06-05


一说到割礼,通常我只会想到非洲或者是阿拉伯国家那种极端虔敬的穆斯林信仰地区,想不到原来在泰国、印尼、新加坡乃至欧美,居然都有女孩在承受割礼——而且是在2017年的今天。

 

法律不让对女童进行割礼,他们就从女婴开始,在女孩刚生下来根本无力反抗之时就对她实施这种最残忍的身体残害。听上去有点吊诡又悲哀的事,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一边在争取女性平权,而且看起来还卓有成效(譬如实现了同工同酬),但另一边却依然停留在那么落后传统的语境中,拿残忍当信仰。

 

停止割礼,或许需要更多的立法支持。尤其是在不少发达国家中,更应该加强惩罚力度。而男人,同样对停止这种伤害负有责任。因为说到底,那些对女孩实施割礼的人,是在物化她们的身体好让其被更好地「献给」男性。如果全世界男性都坚定而激烈地「抗议」,那么割礼存在的必要,也就要被重新质疑了。


选凝

于台北



  ◆  ◆  ◆ 


2016 年圣诞节,一名女婴在坦桑尼亚北部偏远的曼雅拉(Manyara)地区出生。

 

5 天后,她的祖母亲手为她实施「割礼」。并发症随之而来,女婴因失血过多在送医后不治身亡,生命仅有 17 天。警方为此逮捕她的母亲及祖母。

 

2017 年 2 月 6 日,联合国在「全球反女性割礼日」提醒社会大众,在许多人或将割礼视为落后社会陋习的现在,全球仍有 2 亿女性有此遭遇,发生地甚至包括欧美、新加坡等发达国家。此外,被残割的对象,更从女童转为女婴。

 

「割礼」又称为「女性生殖器残割」(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FGM),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定义为「因非医疗缘故,部分或全部切除女性外生殖器,或对其造成其他伤害」,实际形式包括割除阴蒂或阴唇、锁住阴道开口、刺穿、刮伤或烧伤生殖部位等。


▲  在一些地方,阉割阴蒂的「割礼」从女婴便开始。摄:Brendan Hoffman/Getty Images


残割女性生殖器时会造成剧痛、大量出血、生殖器溃疡等问题,部分手段更使女性后来在经期、性交及生育时遭受剧烈痛楚,或影响生产时婴儿健康。例如为防止女性过早性交而执行的「锁阴手术」,必须将大小阴唇全部缝合,仅留一小孔排放经血,使得女性往后在生产时因阴道组织撕裂、严重出血,并可能导致死亡或并发症。

 

此外,反对割礼的女权团体指出,许多女童对于生殖器遭受残割根本无从置喙,割礼也没有明确的医疗助益,已违反女童的人权及医疗权。

 

种种问题使得许多国家皆已明令禁止女性割礼,但面对传统及宗教压力,效力却往往有限。


被割率下降缓慢,被割年龄却降低


根据联合国报告,接受割礼的女性遍布全球 30 国,多数集中于非洲、中东和印尼。在非洲,索马里、几内亚与吉布提 3 国的女性受割率皆在 90% 以上,索马里更有约 98% 的女性受过割礼。

 

其中,14 岁以下的年轻女孩佔全球割礼女性的五分之一,「反女性割礼网络」执行专员  Francis Selasini 表示,非洲女孩过去通常在 10 岁左右接受割礼,以作为准备好结婚的传统仪式。

 

各国逐渐禁止割礼以及大众对于割礼危险性的意识逐渐提高后,近年女性受割率有逐渐降低趋势,但速度并不快。

 

令反割礼运动组织担忧的是,有些将割礼视为必须保留的传统者,为了规避法律责任,将割礼的对象转为更年轻、没有能力抵抗的女童,甚至女婴

 

以印尼为例。2001至2002年的研究显示,85.9%的女性割礼是在女孩 9 岁之前进行的,但到了 2013 年,却有 96.7% 的女童在 5 岁前便进行割礼,在 0 至 11 个月实施的婴儿更佔其中的 82.8%。

 

此外,割礼也仍然发生在被视为进步的发达国家。相较联合国的保守估计,致力于消除割礼的兰花计画(Orchid Project)便认为,全球至少有 45 国仍奉行割礼,东南亚和中东的普及情况超过一般人认知,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汶莱和泰国南部穆斯林皆默默奉行着割礼

 

另有报告指,在欧美,估计各约有 50 万妇女和女童接受割礼。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估计,美国接受割礼的族群主要是来自加纳、尼日利亚和埃塞俄比亚。他们甚至有所谓「割礼假期」(vacation cutting) , 让女童在暑假回故乡受割,甚至有家庭专程请助产士来美国为女童施行割礼。

 

割礼关乎社会认同


路透社指出,割礼在新加坡的存在显示出各国政府及人权团体在对付这项根植于文化、传统及归属感的行为时,所面对的挑战。

 

对不同族群而言,割礼有着不同的意义目的。

 

例如,非洲有些部族将割礼视为成年礼,或是准备好步入婚姻的证明。肯尼亚的伦迪尔族群(Rendille)的新娘曾表示,若能承受割礼的痛楚,代表自己已有能力承担女性责任,因而割礼是种骄傲。

 

另外,也有族群将割礼作为减少女性性欲的方式,以确保女性守贞,或减少出轨的可能。

 

研究男性在割礼文化中扮演角色的「男性出声计划」(Men Speak Out Project) 报告指,有些男性喜欢跟没有接受割礼的女性进行性行为,因为接受割礼的女性往往较性冷感。然而当论及婚事,男性总会选择后者,他们认为未经行割礼的女性「四处与男人上床,因为她们太需要性爱了」。

 

「反女性割礼网络」执行专员 Francis Selasini指出:「在此区域(指坦桑尼亚)根除女性割礼的最大挑战在于割礼与传统信仰相联结,年长女性是监督此仪式的人,而这为她们带来了社会地位。」

 

在此观念下,割礼通常由年长女性带着自己的女儿或孙女执行,以避免女儿遭受社会歧视或排挤。

 

另外,「反女性割礼网络」也指出,掌控割礼也使得这些年长女性获得社会地位,倘若女童不进行割礼,就会影响年长女性在社群的参与度及阶级地位。

 

割礼也有宗教动机,部分穆斯林认为,割礼是先知穆罕默德所认可的。


▲  Photo: Egypt Independent


在印尼,大多数穆斯林遵循萨拉菲派(Shafi'i)教育,为男女孩实施割礼。虽然印尼官方曾在 2006 年试图禁止割礼,但该国穆斯林神职人员却另外发布诏书,宣布割礼是宗教实践的一部分。

 

于是,2010 年,印度卫生部转而允许让医疗人员为年轻女性实施割礼,认为这比传统方法更不容易导致严重感染。然而,此方法也引来争议。由医疗单位进行的割礼实际上可能更加危险,因为传统执行割礼者往往使用小刀,在女性的生殖器上进行更类似象徵性的刮擦或摩擦行为,但医院或诊所的助产士则更倾向使用剪刀,实际上真会切割生殖器

 

有受割礼的女性指,即便印尼政府的这项规定减少割礼对于女性造成的痛苦及健康风险,但却等同于为割礼开了合法的大门。

 

反对割礼的女权团体 AWARE 的 Filzah Sumartono 便表示,割礼的存废与否跟其形式及造成的伤害强度无关,当她在新加坡与自己的穆斯林社群谈论此事时,后者往往认为割礼不过造成了「小伤口」,但 Sumartono 认为,它仍旧违反女性权益,并巩固了女性的性欲必须被掌控的观念

 

因而女性主义者认为,无论割礼以何种形式存在,仍会使得许多女性在未经了解的情况下受割,日后才理解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伤害。女性主义者认为,这无助于解决割礼在剥夺女性的身体主控权及享受性快感权利的根本问题。



根除割礼,男性也有责任


若要根除割礼,女性权益组织 Equality Now 计划成员 Grace Uwizeye 指出,从国家层面制定相关反对的法律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传递了来自政府的强烈讯息,指出实施割礼者或家庭成员会遭受处罚。

 

然而,更重要的或许还是执行效力,例如割礼普及率第二高的几内亚,在1960年代即通过法例,规定为他人进行割礼的人会被判处终生劳动,却从未真正执行。

 

因此,不少反割礼组织转而从女性所处的社群进行改变,并呼吁男性在反割礼运动中扮演积极角色。他们表示,有些人可能认为男性不应该干涉由女性主导的传统习俗,有些男性甚至在社会压力下,只能娶接受过割礼的女性。但事实上,男性拥有的影响力比自身以为的大得多。

 

「男性出声计划」的报告便指,虽然女性是实际主导及监督割礼仪式者,但割礼的目标是为让男性更能掌控女性的身体;并指出,割礼是父母双方沟通的结果,父亲往往拥有最终的决定权,也是为仪式出钱的人。

 

然而男性因为默许,被女性视为认同或希望女儿接受割礼。报告更发现,在欧洲仍施行割礼的社群中,只有12%的女性认为男性想要停止割礼,但实际上,想停止割礼的男性比例却有42%。

 

一名27岁的比利时籍几内亚裔男性就认为:「男性在其中有扮演角色,但他们不要扮演。如果你不反对否决这件事,也意味着你想要做这件事。」


▲  Photo: India Times, YouTube


研究指出,男女之间对割礼的影响进行沟通是终止割礼的关键,特别是夫妻共同讨论并决定不要女儿实施割礼。然而研究及媒体报导也指出,即便是认同割礼的社群,也甚少谈论此事,因此要男女双方一起破除禁忌并不容易。

 

报告指若能获得适当资讯会让双方更容易做出决定,因为许多人支持割礼纯粹因为无知。

 

反割礼团体也发现,藉由女性启蒙及赋权,以及公开让女性与村落长者、社群领袖等对象讨论割礼,能让女性更了解割礼在对生理、心理上的影响,进而抵抗社会压力。

 

在几内亚比绍,藉由女性启蒙,女性不再受制于被男性诠释的宗教传统中;国际非政府组织 Tostan 则藉由推广的社群教育、小额信贷、村庄管理及同侪教育,为终止割礼带来显着效果,这远远胜过法律及国际决议的效力。

 

但即便女性割礼广为社会抨击,反割礼团体的计划也往往引来不尊重当地文化的批评。在学术界,也有意见认为主流道德观点无权评断及贬低各地风俗民情,使得终结割礼的运动者不只要面对鞭长莫及的无力感,也会被外界从根本质疑其意义何在。




割礼虽然是个离我们看似遥远的话题,但如果你了解相关故事,或是身边有朋友在NGO服务推动有关的反对计划,欢迎在评论区留言给我们,告诉我们那些我们多数人不知道的事。



浪游者 | 蒋珮伊

台湾台南人

目前在努力写新闻

喜欢阳光、食物与跑步

眼睛离不开土地与上头的人

 

原标题:

当代割礼:不让割女童,就割女婴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烦请留言获取授权 


  ◆  ◆  ◆ 

长按扫描二维码

请别处的浪游者们喝杯咖啡吧


 一群浪游在「 别处 」的人  

行走列国

洗涤三观

捍卫开放社会

热爱并嘲讽人类


长按扫描二维码可关注我们


欢迎置顶「别处」公众号

欢迎将你喜爱的文章分享至朋友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